首页

你在这里

吐槽这一场大雪

 

喊了一个多星期的大雪,昨天晚上终于下来了。

早起,虽然雪不是特别大,但是终归是有积雪了。

于是,朋友圈开始各种晒雪。

本来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情,比如娃娃们接到通知今天开始休息。明天因为天气异常寒冷,会有冰冻于是想着可以窝在家里温暖一下。

但是接到通知,说加班啊,扫雪啊,等等等等。

忽然特想念在美帝的日子了。

去年春节在美帝,遭遇我所见过的最大一场雪最低的气温。

从洛杉矶往东飞的时候,在芝加哥转机,已经听说芝加哥方向很大的雪,就怕在转机的途中就被困在芝加哥机场了。刚好遇到一个头天从芝加哥过来的,问了一下,说,没关系,除非正在下大暴雪,一般航班都会正常。

果真,很顺利。只是从洛杉矶的30°C到匹兹堡的零下20°C,着实不太好适应。

到了匹兹堡的时候,虽然有厚厚的积雪,但是晴天。超同学因为怕晕车,坚决不肯坐出租车,于是我们坐上去市区的大巴。(因为他在加州游玩的时候因为晕车已经很多天没有好好吃放了)。

下了大巴,往住的地方走的时候,略微有点艰难,虽然路上的积雪都清理到边上,但是毕竟拖着两个大行李箱。路上一开始有辆车停下来,问我们需要帮忙吗,我说不远谢谢,过一会有个胖胖的女人开车路过停了下来,问我们去哪里她送我们。其实前面说完谢谢后我已经后悔了,这时候就忙应了回去。她把我们送到家,帮我把行李搬上台阶,我还没有说谢谢,她已经开车走了。这件事情我一直在心里记挂着,就好像前年在匹村的时候,那个送我到车站的胖胖的女司机给我的大大的拥抱一样,一直温暖着。

Amy已经做好了面条等着我们。

吃完面条,我躺下来好好睡了一觉,近傍晚起来,去找M同学。

到了晚上,开始下很大的雪,风很大,而且不知道刮的是什么方向的风,就看到漫天的雪,胡乱地飞舞着。

我开始发愁。

第二天是除夕,已经约好了M同学带上她的同学过来吃年夜饭,也约好了Amy一家一起,我得一早出门去买各种食材。如果这雪一直下,我如何出门?

早起,从窗户外望,厚厚的积雪,还有小动物的脚印在雪地上,花园里的鸟架上啄木鸟和各种说不出名字的小鸟过来吃食。

我推开房门,Michael已经把台阶上的雪清除了一遍,结冰特别严重的地方都撒了点除雪剂,外面大路上,铲雪车早已经把正路上的雪铲尽,傍边住户也已经把各家门前的雪清理了一下,让雪水不至于结冰。

突然就发现,很多年因为大雪的雪后各种路滑各种积雪原来是一件非常容易处理的事情了。铲雪车、除雪剂,就这么轻易把困难的事情变得简单了。

勤劳善良的中国人民,很多时候,觉得苦干才是干活,巧干就是偷懒。

比如今天这场大雪。

南方已经有很多年遭遇大雪了,雪后的几天的确不好受,一夜雪下,加上降温,上面一层冻成了冰,走去路滑,而近地面的却是积水,踩下去上面的将人滑到,踩进去满鞋湿透。

这么多年下来,始终没有在雪后处理积雪的方式,除了让一大群人上街扫雪外。

是我们真的勤劳,还是我们已经习惯了不思考?

外面的雪积雪下着。

写这篇文章,其实内心是想念匹兹堡了,想念在匹兹堡冰天雪地中的M同学。

今年春节,是她第一次没有我们陪在身边的春节。

而且今后,这样的日子越来越多。

所谓成长,就是我看着你逐渐不再需要我,并且在没有我的时候,过得也非常快乐。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父母,在孩子不再陪伴的时候,也要过得温暖而幸福,活在当下。Laughing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