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长篇小说 梦断北极星 (67)


〔长篇小说〕梦断北极星 (67) 

原著  []  彼得尼柯尔斯

翻译  []  棹远心闲

  

“威尔,北极这个地方您一共来过多少次?”他问博登。 

“三次吧。第一次跟着纽伯尔德·麦肯齐一起来的,是在二十年代初,搭乘他的阿伦德尔号船。另外两次,我是驾着自己的船来的。” 

“这里您最喜欢的地方是哪儿呢?” 

“我整个儿都喜欢。我想,越是往北边走,我就会越喜欢。巴芬岛东海岸上所有的峡湾,我都很喜欢。不过,二一年到二二年,我那个冬天全都呆在阿伦德尔号上,就在此处向北大约五十英里的地方,我至今对这块地方还怀有许多美好的记忆。” 

“您是说整个冬天都在这儿过?都呆在同一艘船上?它后来沉没了吗?” 

“没有。麦肯齐十分喜爱北极,所以他想在这里度过整个冬天。他的那艘阿伦德尔号就是请人专门为越冬设计打造的。它的船身形状被做成了这个样子:一旦它在冰层里被封死并且被挤到冰上头,它就可以仍然在冰层上面跑。那是一段很精彩的日子。船上弄得暖暖的,我们有大量的食物,再加船上的人都很不错。我们天天做着许多的测量,观察野生动物,我们在海冰上面穿越了整个弗罗比舍湾,走过不少的地方。那个冬天过得实在是太棒了。” 

“就是现在这个海湾吗?它在冬天会全部冻住吗?” 

“硬得跟陆地似的。到了冬天,便会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番天地。白茫茫的,到处是冰天雪地,天空上黑压压,再加上一片死寂,除非是风呼啸,或者是船的边上有浮冰磨蹭的时候。” 

“天黑的时间有多长呢?” 

“哦,我们就在北极圈的下边,所以当碰到没有太阳出来的日子,我们根本就分不清白天黑夜。但是,我们遇到了很多白天的日子,那时太阳在上午十一点升起,但在下午两点就日落了。一连好几个月,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我们尽是在暮色中度过的。” 

“这会不会让您情绪低落呢?”哈丽特突然问道。她也一直在看着他用力划桨。 

“不会,因为我喜欢那样。”他微笑着回答她。“我认为那个样子挺美的。天空里并不是那么黑得跟不同的深蓝色影子那样。海平面上你所看到的天空里,总是呈现出如珍珠一般的粉色与橙色。不过呢,它也的确让一些船员压抑得受不了。” 

“好家伙,”小贾不禁叹道。他以为,这听起来会像是世界上最妙不过的事情。

“那个冬天看到很多的动物吗,船长?”坐在船头的申克从博登的背后问。 

“所有的我们全都看到了,先生。迁徙途中的北美驯鹿来了又走。白毛的北极狐狸。矛隼和雪鴞—— 

“看到熊了吗?” 

“是的,数量还不少呢。” 

“在什么地方?” 

“我们在这个海湾的附近被冰封住了。就在洛克斯兰德岛的北侧。离此地大概五十英里以外的那个地方。”他用头点了一下方向。 

“北边您到过的最远的地方是哪里?”小贾又问道。 

“贝洛特岛,在巴芬岛顶端以外,庞德湾的对面。” 

“那里有动物吗?”申克问。 

“不如这边多,先生。这边总是要暖和些,所以小生物们也要更多些,大动物靠着它们喂饱呢。” 

“你是不是说你会更喜欢一点更靠北一些的地方?” 

“那里被破坏得要更少些,所以我喜欢那里。” 

“这里被破坏了?” 

“还可以,不过在这个海湾头上那里,你会看到一个聚集区,那里有一个哈得孙湾公司的驿站。这个聚集区正在扩建中。那里住着猎海豹人,爱斯基摩人,还有贸易商人。现在还要加上我们。而北边那儿要更安静些。” 

“我们离开这里后,我想要去那边。”申克说。 

“只是那里的冰太多了。” 

“我早就从你嘴里听说过这个了!”申克大笑着说。 

他们全都沉默了一会,望着浮在海湾上的冰。 

很快哈里特打破了沉默:“博登先生?” 

“嗯?” 

“您的那艘船现在哪儿呢?” 

先是一阵静默,然后他才回答:“我把它弄丢了。” 

“您的意思是,它沉啦?” 

“几乎是沉了。我当时带了一船孩子在上面,后来船遇到了麻烦,结果我们只好放弃了。” 

哈里特见到小贾正对着她在做一个眼色。她却置他于不理不睬。 

“那您的船后来怎么样了呢?” 

“有人去把它打捞上来,拖进了港口。” 

“您不能把它要回来吗?” 

“不能。” 

“海上救助!”申克带着一种快乐的语调欢呼道。“这就是海洋上的法则。” 

一块很大的浮冰上有两只小海豹,正在附近漂过。哈里特和小贾开枪击中了它们。没人愿意给它们剥皮,但申克却无论如何想着要把它们放到北极星号上的滑轮上运到大船上,好叫自己站到它们的身旁拍照,所以大家只得将两具沉重的香肠似的海豹尸首拖进白厅小艇里,每一只死海豹重得像个成人。死去的海豹被放在博登和莫伊尔正坐着的横梁底下,身体上正流淌出鲜血。血很快就开始在舱底形成一摊,并随着小艇的摇晃,弄得地板上的木头和梁架上到处都是殷红的血迹,像黏稠的石油一般。几分钟后,博登不得不叫小贾开始往外舀血。 

博登首先注意到,在船后面四五百码开外有个东西正稳稳地在水里移动着,由它那儿发出的V字形波纹在不断扩大着。全身白白的,只是在头部有个黑色的斑点。它正在向他们游来,愈靠愈近。毫无疑问他晓得那是什么东西。他转过头朝后面张望那艘大船。它离他们有一英里之远。 

莫伊尔扭头看了一眼博登。 

“是的,我看到它了,”博登对他说。“申克先生,您看见我们身后正在靠近的那个东西了吗?” 

“在哪里啊?” 

博登用手指了指。“正朝着我们过来。看见了没?” 

“哦,看见了。那是什么呀?” 

“那是一头北极熊。我和莫伊尔会给您让出一个斜角,然后请您对准它周围的水面上开枪。尽力不要朝它开枪,先生。您试着看看能否让它改变方向。” 

莫伊尔和博登两人将左舷一侧的桨抬高,使劲划动右舷的桨叶,于是小艇带着满载的重量一边沉沉地摇晃着,一边朝一侧转了方向,这样便给申克造成一个毫无阻隔的射击角度。 

“我的天!我想再等等,一直等它再靠近些,然后就开枪击毙它,这样我们就可用一根缆绳扣住它。” 

“先生,我们是无法拖得动的,我们早已超载了。我们决不可能再拖上一头北极熊的。小贾,你们当中的一人,请赶紧开枪射击。” 

“瞄准它的四周吗?”小贾问。 

“对。别伤到它。我们只要让它走开就可以了,而不是让它受伤或者发怒。” 

“我可要留下它!”申克喊道。 

博登说:“小贾,开枪。” 

“年轻人,别开枪!”申克命令道。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