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故乡行(二)偶遇校庆

标签: 

故乡行()偶遇校庆

这次回家,小妹夫向我传递了一个信息,我的高中母校前磨头中学12日举办建校60周年校庆,问我想不想参加。这时我才下意识地一想,我高中毕业都50年了。50年,半个世纪了。50年的记忆已经模糊,往事已如雾如烟。

小妹夫告诉我,因为“文革”前的档案已经散失,与“文革”前的校友已经失联,所以请的校友都是1978年复课以后的毕业生。我素来不喜交际应酬,如果去了,可能一个熟人也看不到,我想还是不去的吧。但是小妹夫动员我去,他是那个中心校区的校长,也要参加会议,可以带我一起去,他说,旧地重游,看一看那个地方也好,开完会我们就走,他带我去吃柴锅炖菜贴饼子,于是成行。

12日,雾霾重重,天气阴冷,我们从市里出发一路南行25公里到达前磨头,在会议开始前几分钟“踩着点儿”进入露天会场。会场中间的位置是老校友老教师的席位,左右两边是学生们的席位,还有一些同学没有座椅,站在会场后面。看着那一张纸稚气的脸,我仿佛看到了50年前的我们自己。当年的我们也曾这样年轻吗?也曾这样充满朝气满怀梦想和抱负?岁月的脚步如此之快,消磨了我的如火青春,剥蚀了我的华彩中年,毫不留情地把我变成了一个步履蹒跚的白发老太。

然而,我只是感叹,并没有悲伤。50年,我活得充实,活得精彩,50年中有平淡本真,也有新奇惊险;有如诗的行板,也有暴风骤雨的历练;曾经被打入社会最底层,也进入过上层社会的空间,如今这一切都化作我的精神财富,拓展了我宽广的胸怀和高屋建瓴的视野,打造了我强大的内心世界。我虽然没有做什么大官,也没有成为什么名家,但我活出了一个天马行空自由随性明明白白的真自我。

我上学早。因为小时候像男孩子一样爬树玩水满街疯跑经常被丢难于管理,那时候农村没有幼儿园可上,被当教师的父母早早关进了学校。上小学时我还未满6周岁,高中毕业时还未满18周岁。那时候农村孩子上学晚,同班同学一般都比我大一、两岁。让父母没想到的是,我这个熊孩子一入小学就收了心,成了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而且一路高歌,到高三毕业都是年纪的第一二名,数学竞赛物理竞赛化学竞赛的优胜者,作文篇篇是范文。正当我豪情满怀准备叩开清华大学校门时,“文革”开始了,学校停课了,工厂停工了,全国大乱了,大学不招生了,我的大学梦清华梦也成为了泡影。

196811月,我们这些折腾了两年多的中学生被作为“知识青年”发配到农村广阔天地去插队,我回到了老家种地。母亲是中学教师,因为出身不好,被打成了“黑帮分子”,挨斗,隔离审查,监督劳动改造,停发工资,我们作为“黑帮”子女,也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坠落近生活最底层,回乡后村里知识青年开会都不让我们参加。

在农村,我们艰难求生,踯躅前行,奋力挣扎,终于盼来了母亲“落实政策”,恢复工作,我也因在农村表现好,于1972年被推荐上了大学。从1966年高中毕业到1972年上大学,中间耽误了我6年最美好的青春年华。

经历了人生的跌宕起伏,改变或者说造就了我的人生观,厘清了人生中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明白了自己在意什么不在意什么,变得淡泊名利,宠辱不惊。扯远了,也算有感而发吧。

陪我一起去的还有小妹和侄女。这个小妹是继母的女儿,在我家长大,小妹性情温顺随和很懂事,和哥哥姐姐们关系都非常好。校庆完后是演出,小妹夫指挥我们撤退,我们就驱车向东20来公里,寻找柴锅炖肉贴饼子去也。

这家的柴锅炖肉贴饼子要预定,临时去是没有位子的。到了我们预定的房间,只见房间里没有饭桌,只有一个偌大的锅台,炉灶里木柴哔哔剥剥在燃烧,锅里嘶嘶冒着热气,锅台上放着碗筷餐具和几个凉菜,看来我们是要趴着锅台用餐了。我们预定开饭的时间还没到,贴的饼子还没有熟。等了十多分钟,饼子熟了,炖菜也好了,炖菜里面自制的炸肉丸、香糯的五花肉、筋道的宽粉条、肥厚的口蘑,咸淡适宜的肉汤,真好吃啊。贴饼子铲下来,黄黄的嘎巴,切开后加上酱肉,看得口水直流。

等我们吃完饭打完包出来时,停车场已经没有车位,连马路对面也停满了来用餐人的车。

这锅台就是我们的饭桌

看这一大锅炖菜20个贴饼子,我们4个人哪吃得了

迫不及待下筷子捞了

贴饼子夹酱肉,这中式热狗比西餐热狗好吃十倍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一刀的头像
 #

校庆挺热闹;柴锅炖菜贴饼子更具特色。

 
一刀的头像
 #
 
司马冰的头像
 #

我们上学时的平房都没有了,都是楼房,但是很简陋,看上去很穷。

这柴锅炖菜我以前也没见过,第一次吃,典型北方大锅菜,不过真的很好吃。

 
梅子的头像
 #

人生就是这样,斗转星移,峰回路转。我老公后来到我的高中母校任教,我们一家又住回到我的母校,也是我儿女的母校。

读你的经历,就翻腾我的遭遇,呵呵,同类项。

 
司马冰的头像
 #

同类项,年轻时多坎坷,老来我们还是有福的,保重,珍重。

 
予微的头像
 #

活出了一个天马行空自由随性明明白白的真自我。”

为冰姐喝彩!

 
司马冰的头像
 #

我就觉得我是信马由缰地走,不跟别人较劲,也不跟自己较劲,所以觉得是自由随性。

 
李荷的头像
 #

同感!同样经历的同类项!

 
司马冰的头像
 #

对,从梅子姐那里得知了,你也是我们的同类项。

 
玮仁的头像
 #

这趟故乡行的内容可真丰富。

热气腾腾的柴锅炖肉贴饼子,看着就香!

 
司马冰的头像
 #

是啊,五天,折腾了不少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