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司马冰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7 小时 之前
注册: 03/01/2013 - 07:50
积分: 7764

你在这里

故乡行(一) 弟弟的新居

故乡行() 弟弟的新居

前次回家看了大弟弟新买的房子,当时刚刚交工,还未装修,那时就充满期待,想住一住大弟弟的新房。这新房子堪称我家乡那个县级市的“豪宅”,小区房子建筑档次高,位置好,北临市里的植物园,大弟弟买的是最北面的楼,属于景观房。大弟弟微信告诉我说房子装修好了,暖气也正常了,他已经入住了。借着新年放假,我回家小住了几天,姐弟们在宽敞明亮的新房子里谈天说地,做好吃的,很是惬意。

客厅的电视墙,墙角是我给做的空调罩

餐厅

大弟弟说来很不容易,虽然老家有大院子有房子,市里却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他在市里工作时,一直住在儿子家,两年前才下决心在市里买下了这套在当时是价钱最贵的单元房。历尽艰难,奋斗了大半生,退休了,才有了属于自己的独立生活空间。

我和大弟弟是患难姐弟,感情非同一般。文革时母亲挨斗被隔离,工资停发,下面的弟妹们年幼,我和大弟弟已是成人。1966年时妹妹10岁,二弟6岁,三弟3岁,父亲要上班,无暇照顾弟妹们,我们俩担当起了照顾弟妹的任务。到1968年我们俩一个高中生20岁一个初中生18岁,被下放到农村插队,我们俩就带着三个弟妹在农村正式过起了日子。回到老家,破房残院,缺吃少穿,我们要到生产队出工下地干活,还要修房子垒院墙,洗衣做饭,纺纱织布,缝衣做鞋,养鸡养猪养羊种菜,腌咸菜做大酱……最悲催的是,我们是黑五类子弟,是社会的最底层,看不到任何希望和光明。然而我和大弟弟没有消沉,没有怨天尤人,勇敢地担起生活的重担,起早贪黑地干活,学会了一切农村生活必须的本领,第二年我们家就有了余粮,一家人就不再挨饿,还有蔬菜鸡蛋肉类吃。

我俩和弟妹年龄相差大,他们又小,管教他们也自然是我们的事儿。我们那时年轻气盛,生活压力又大,难免对弟妹们严厉训斥甚至付诸武力,所以弟妹们都很怕我们俩,真有“长姐如母,长兄如父”的意味,甚至我们比父母的权威还大。那时的弟妹们可能是敢怒不敢言,所以若干年后,妹妹看长篇小说《飘》里的郝思嘉,联想到当年的我,理解了我当时为什么那么“厉害”。

大弟弟聪明、正直、仗义,他办事我放心。这些年,我有难事、大事、重要事,都是找大弟弟商量,需要他帮忙的他会全力以赴,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事就是他帮我办的,非常圆满,我永远感谢他。他的事,我也是全力以赴,尽管很多事他怕我工作累家庭负担重不愿麻烦我,我只要知道了或者我想到了,我会不遗余力。我发现,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是越老越亲,退休前我们忙于工作忙于养育孩子,无暇顾及手足亲情,如今退休了,连孙子也养大了,“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词用在这里虽不恰当,却是蓦然发现,这么多年后,姐弟之间的情感还是那样贴心贴肺。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一刀的头像
 #

苦尽甘来。恭贺!

 
司马冰的头像
 #

对,可以养尊处优颐养天年了。

 
梅子的头像
 #

手足情深 ,要抓紧享受这种亲情。今天,我送走了我的大姐,阴阳两隔了。

 
司马冰的头像
 #

是呀,人生最重要的是亲情啊,梅子姐节哀。

 
予微的头像
 #

抱抱梅子姐,保重,节哀!

 
梅子的头像
 #

谢谢予微,谢谢!

 
海伦的头像
 #

喜欢冰姐这个系列!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河北老乡,乡土同风,在农村待过,很多东西能理解。

 
予微的头像
 #

姐弟共同承担重责,共患难,又能同享富贵,真是难得!

 
司马冰的头像
 #

不避其他弟妹的嫌地说,和这个弟弟的感情与其他弟妹不一样。

 
予微的头像
 #

因为你俩年龄接近而且一起担负养育弟妹们的责任--在战斗中培养的革命友谊--Smile

 
李荷的头像
 #

多天没有上文轩了,今天打开就看到冰君的系列文章—故乡行。正想细细品味,又看到梅子的评论,才知道梅子也失去了大姐,抱抱梅子!深表同情!更羡慕冰君的姐弟情深了!

 
梅子的头像
 #

谢谢李荷,谢谢司马冰,是司马的同胞情引得我不由自主地留此言。

 
司马冰的头像
 #

本没想大写特写,写着写着就有很多感想。

 
玮仁的头像
 #

那个电视墙很漂亮

 
司马冰的头像
 #

小城市人现在也很讲究生活质量。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姐弟情深,坐在温暖的房间,满满的愛。

 
司马冰的头像
 #

姐弟俩天天晚上聊到1点多,说不完的话。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