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捷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天 2 小时 之前
注册: 11/13/2013 - 21:41
积分: 7184

你在这里

如诗风情蒙特利,夏日海钓乐陶陶(和海云加州海边一文)

情人角公园海边波涛与岩石的恋情。


黄山有迎客松,十七里有“百年孤独”柏(LONE CYPRESS

 

贴一旧文,晒晒加州海边。 

加州1号沿海公路是美国西海岸一条亮丽的风景线,而蒙特利半岛是这条风景线上最诱人的地方。这里不仅仅景色秀丽,还有殖民探险者的历史足迹及现代文学艺术的风韵。

蒙特利市在半岛的北部,这里曾是加州最早的首府所在,而第一任加州州长(1767-1770),西班牙探险家伽斯巴迪。颇托拉(GASPAR DE PORTOLA)的塑像就在如今的颇托拉旅馆前站立着。在那个时代,巴拿马运河远没有开通,你可以想象从西班牙漂洋过海到加州的艰难。这里有文学大师斯坦贝克著名小说《罐头街》(CANNERY ROW)中所描述的罐头街。只是街景今非昔比,昔日的沙丁鱼罐头工厂不再,街的两侧完全是餐馆,旅店,商铺,还有那个极为吸引人的蒙特利水族馆。参观水族馆不足为奇,而夜宿水族馆鲨鱼缸前还是相当新鲜刺激的。作者本人有幸试过一次,一夜神奇的经历终生难忘。这里有大作家斯迪文森(ROBERT STEVENSON,《金银岛》作者)曾经住过的旅店,1879年他为追求爱人范妮,不远万里从英国来到蒙特利,而其最终目的地是旧金山。不巧的是他到了这里便病倒了,一病就在旅店里住了几个月。在此期间,他写下了描述蒙特利的《古老的太平洋之都》。而今这所旅店已成为斯迪文森纪念馆。这里还有一个叫情人角(LOVERS POINT)的地方,它的海边有一大片浅褐色的岩石,峥嵘突兀,独成一景。不少新人在这里照婚纱照,甚至举行婚礼。多么好的景致啊,海天同为证,千古石有信。至于为什么叫情人角,好像有两种传说。第一种说是过去常有一些热爱基督的信徒们在此学习圣经,故称此处为爱者角。不过此说法已经被推翻。据考证,在教徒到达蒙特利之前,此处已经叫LOVERS POINT。第二种说是过去常有情侣到此幽会,故称此地情人角。

半岛的西部便是“十七哩”风景区,其每一哩都有其赏心悦目处,大自然在此妙笔生花,描绘了十七哩风景长卷。难怪那颗世界闻名的柏树(LONE CYPRESS)站在岩石上历经了二百多年的孤独却依然耐得住寂寞,原来有美景相伴啊。半岛的南部是大名鼎鼎的卵石滩高尔夫球场(PEBBLE BEACH GOLF COURSE,它曾被《高尔夫文摘》评为全美第一高尔夫球场。五百美元打18洞的身价足以显示其高贵。

球场南侧比邻卡麦尔,一个弥漫着艺术气息的海滨小城。上个世纪初期,这里曾是艺术家的聚集地。许多文艺名家曾到过这里聚会,其中包括杰克。伦敦,玛丽。奥斯汀,乔治。斯德林等等。杰克。伦敦甚至在他的小说《月亮谷》中描述了艺术家们在卡麦尔的生活。如今依然有不少艺术人士在这里居住或做艺术品生意。如果你徜徉在卡麦尔闹区街道上,艺术作品会不时地闯入你的眼帘,你可能会感到呼吸的是艺术而不是空气。

蒙特利是加州人的骄傲,也是我的骄傲。每次远方的朋友来访,只要有机会我必带他们到蒙特利。

斯坦贝克在小说《罐头街》开篇写道

“加州蒙特利的罐头街是一首诗,一股腥味,一种噪音,一片光亮,一个基调,一种习惯,一种乡愁,一个梦幻。”

"Cannery Row in Monterey in California is a poem, a stink, a grating noise, a quality of light, a tone, a habit, a nostalgia, a dream."  - John Steinbeck

如果让我来描述蒙特利,我会说:

“加州的蒙特利是一首诗,一股惬意,一种风情,一片清新,一种格调,一种习惯,一种诱惑,一个梦幻。”

当然这样说有些复杂抽象,我还有一个简单平白的说法是:“蒙特利是三杆乐地。”哪三杆?球杆,笔杆,鱼杆。

球杆就不多说了,你要是爱好那个常常令人后悔的挥杆运动,蒙特利附近有几个漂亮的球场。笔杆吗,要是你爱写爱画,在这里起稿会有极佳的灵感。在此也不多谈笔杆。至于鱼杆,让我今天再次提杆登船在蒙特利海域海钓一次吧,以便直接与你分享其乐趣。

上班很辛苦,很劳神,我们一伙同事今天不上班,一同出海钓鱼。午时一点钟开船,我早到了一会儿,登船前在蒙特利市中心小转了一阵。又来三杆乐地,心情好极了。没有海钓过的同事问:“能钓多少条鱼啊?”我竟回答:“只管垂杆,莫问所获,高兴就好。”当然上船前一小时要吃晕船药,不然在船上就谈不上高兴,只有难过了。

鱼人码头上,我们在一家海钓公司排队登船。公司发给每人一只鱼杆,一个铅锤及两只鱼钩,还有一个用来装鱼的麻袋。船上还提供切成小片的鱿鱼作为鱼饵。想一想如此海钓也真不错,空手而来,简单省事。鱼杆有些老旧,不过应该足够好使,有些老枪的味道。提杆在手,顿时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出海钓鱼总是让我激动。船启航了,高速驶向深海。

碧海蓝天,鱼杆在风中欢乐地颤抖。马达在歌唱,船尾白浪滔滔,有如一条宽宽的雪道,船随浪颠簸,似乎给你一种滑雪的感觉。你观察一下,老钓客相对沉静,新钓客欢天喜地。没有海钓经验也不要紧,如果你不会上鱼钩和铅锤,船上的伙计会帮你的,而且会教你如何使用鱼杆。现在离目的地有一小时的船程,于是大家便拍照聊天。

同事中有人居然带了望远镜,远处岸边的景点便成了话题。“那不是情人角吗,为什么叫情人角哪?”有人问。“说来话长啊。”我故作老到地回答。其实那两个版本的传说我都不喜欢,因为它们完全没有戏剧性,太平淡。于是我信口而言:“那是因为很久以前,有个西班牙总督的女儿爱上了一个印第安青年。他们常常到那里幽会。那青年不幸在一次出海中丧生,总督的女儿悲痛万分,从那堆岩石处跳海殉爱。于是乎人们便称那里情人角。”同事看我表情不自然便问:“哪里有的事,总督哪会有女儿?那时西班牙人来的全是男的,是没有家属的。”我也不紧张:“那女儿是总督同当地印第安人生的。”同事显然并不完全相信。“哪为什么有一个蝴蝶的雕塑哪?”  有人问。我真实地回答道:“那是因为帝王蝶每年来蒙特利过冬,来年春天交配。成千上万只帝王蝶聚在一起是蒙特利的一景。”有同事开玩笑地说:“难道美国也有情人化蝶的故事。”我随声附和着说:“当然当然,爱情没有国界。雕塑作者肯定是读了李商隐的‘庄生晓梦迷蝴蝶’那首悼爱人诗。”又是一句玩笑话。

说笑间船艇了下来。突来两声狗吠,原来船上有只黑狗,马达一停,它便知道到地方了。船上的伙计告诉大家可以开始下钩了,他大声说“将铅锤沉到海底,然后摇轮收线三十转。”大家一阵忙碌,瞬间一只只鱼杆从船舷伸出,在海风中摇摇晃晃。我意识到鱼群就在船下,不多时我左边的那个老钓客便钓到一条,拉开了大家的收获序幕。紧接着我也钓到一条石斑,大概有一磅左右。船上不时有一阵阵的小骚动,新钓客的首获令他们兴奋,老钓客老神在在不紧不慢,情绪平静。有些鱼太小,老钓客便将它们丢回海里,大多丢回去的鱼不会马上游走而在海面漂着。五,六只鹈鹕就浮在离船不远的海面等着,每次丢鱼入海都会它们便一拥而上,争夺那条鱼。黑狗每次都狂叫几声想吓跑鹈鹕,鹈鹕也挺聪明,如果鱼的落水点离船近一些,它们不急于上前,一旦鱼离船远一些,它们根本无视黑狗的咆哮,会直扑浮鱼的。

“收线啦,收线啦!” 伙计招呼着。此处鱼钓得差不多了,船驶向下一个目标。在刚才垂钓间,大多数人都有所获,个别几个钓友运气不好。船高速奔驰着,此时同事中两人有些晕船,大概是没吃晕船药。好在船还比较大,不舒服的人有地方躺着,或打坐。如果是只能载五,六人的小船,一旦不适,便没有这么舒服了。其他人感觉正常继续聊天,“你看你看,那不是我们打球的地方吗?”“对了,我还记得那次球没有打到海里却掉到水塘里了。”“哎,你钓的这条是什么鱼啊?这么漂亮。”“好像是黑鳃石斑。”“不会是小美人鱼吧?” “要是他老婆就不让他回家了。。。”  大家嘻嘻哈哈地说笑。

转眼间船又到了新的一个钓鱼处,两声狗叫,马达停了下来。同前一样,大家一阵忙活,一只只鱼杆瞬间在船舷外摇曳。不久收获的喜悦便笼罩了全船,你一条,我一条,左一条,右一条。总之到现在所有人都有所获,我竟然一次钓到两条比较大的石斑。一定是遇到鱼群了。“需要帮忙!”只要有人这样喊,不是鱼钩鱼线出了问题,便是钓到大鱼了。如果是条大鱼,你千万不要硬拉它出水,它拼命挣脱,这样鱼线可能会断。要将它拉到水面,请伙计帮忙。他会拿着带钩的长杆跑过来,将鱼打懵,然后帮你将它提到船上。每次一条大鱼上船,周围人都会有一阵骚动,大家好奇地去看那是什么鱼,有多大。如果很大,会有喝彩。“收线啦,收线啦!” 伙计又招呼起来,马达发动了,船驶向新的地方。

就这样我们停船垂钓了四,五次,在最后一次垂钓时,同事J竟然钓到了一条十几磅的大蓝鳕(LINGCOD),大家十分高兴,不停地喝彩祝贺,拍照留念,J乐得合不上嘴了。大家海钓的喜悦达到了高潮。

船驶上了归程,今天运气好,大家收获不小。少者得五,六条,多者得二十多条。按规定每人最多只能拿走十条。我钓了二十多条,竟有三次是一下钓得两条的,只是没有特大的。结果将小一些的丢回海里,还给了同事几条。

清理鱼的工作开始了,大家拿着装鱼的麻袋排队等待着。伙计逐一服务每人,将鱼肉片下,剩余的鱼头鱼尾全部丢回海里。聪明的海鸥象电影中的轰炸机群,追逐在船尾上空,紧紧盯着伙计手里的那条鱼。一当残余被抛向海里,一群海鸥即刻俯冲而下去争夺那块残余。一群俯冲下去,另一群继续追逐着渔船。残余块不断地被抛向海里,海鸥不停地俯冲表演。相当有趣,堪为一景。

回到岸上,已经是傍晚6点了。我们随即在海边的一个公园里做起了烤鱼。当然我们事前有所准备,还烧烤了不少其他东西吃。烤鱼的味道鲜美极了。

记得我以前曾送给朋友一首钓鱼的打油诗,最后两句是:碧海银舟载乐回,钓得落霞无限娇。

 

一枪双中,此照仅以为证。只是防晒霜没有涂抹均匀,形象不好。


海边的高球场天光海色悦人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好文!这次我们回湾区,老友之一出海钓到一条大鱼,给我们最后的欢送晚宴上了一道美味。

墨镜没戴好哈!Cool

 
捷润的头像
 #

海云东西海岸的风景都常看。好眼福。 两边的美食都常吃,好口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