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给天堂的你写封信

给天堂的你写封信
标签: 

在元,你好!

昨夜因为读一篇别人写的文章,突然想起久别于这个世界的你,那种感觉袭来,竟有些慌凉。

想来我们本是彼此的陌生人,因为工作的原因结识,然后匆匆见过一面,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得知你的死讯,令我惊讶不已。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英年早逝,怎么就轮到你头上呢?

 

你比我早来公司半年,和同届参加工作的人相比,经历却很不一样。第一年的实习期,你被单独派往莆田项目。那是公司一个可有可无,属挂靠性质的小项目。你作为实习生,独自在那里承担起打杂、跑腿的施工任务和项目经理的生活助理一职。

我是在造工资表时知道你的。每个月都要单独为你们项目造一份工资表,就你和项目经理两人。

偶尔,我要给你寄些公司的文件资料还有你的转正、定级审批表什么的。节庆假日如果公司发了福利,也会单独寄你一份。我们没有见过面,却渐渐熟悉起来。

记不清过了多久,你们项目经理被调走了,只剩你一人和挂靠单位、甲方打交道,因为你熟悉项目的所有具体事宜,于是你就被钉在那里似的,一直呆在那个毫无起色,三角债连锁的偏远项目了。一呆就是三年、五年还是…….多少年,我记不清了。

而我自己,也比你强不了多少。因为一直负责具体的人事业务,办公室的其他人都可以单独下到项目,而我去不了。从公司高峰期八百多人到衰落期几十人,我都是办公室那个每天必须打卡,造工资表的人。由此,我们之间的联系除了电话就是偶尔的信件互通。你每年的请销假都会按时寄给我,就像每月的考勤表那样准时。公司里很多人都不知道你,而我造表从来不会落下你。

唯一的那次见面,你在办公室等我销假,而我却不认识你。虽然帮你办理各种证件、申请表格时找你要过照片,后来你甚至直接将登记照的底片寄给我,让我随要随洗。但当你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时,我们还是完全的陌生人。自我介绍后,你说谢谢这些年对你的照顾。我一笑而过,说那都是工作需要。只是再次提醒你下次寄信别再将我的名字写错。你“呵呵”点头答应,我抬眼瞟了一下你特意留在嘴角的两撇胡子。多么戏剧性啊!

随后,因为公司的惨淡经营,人员的频繁调离,我已记不清你是何时调回总部了,而我继续留守综合办。

一晃又是几年。

突然有一天,总部的同行发消息过来,说你回去后分在一个不起眼的项目,做着施工现场管理工作。有天中午回宿舍休息,感觉头痛难忍,休息了半天,晚上下班回到家,继续不舒服。第二天,家人送你到医院,就再也没回来。

你去世时,孩子还很小,妻子也年轻。哭过,伤心过,后来还是改嫁了。只留下你寡居的老母,常常在人前提起你还是泪流。

你是我众多同事中的一个,除了人事、财务、工程部,估计知道你的人不多。你就像流星划过夜空,一瞬间消逝在这个世界,短暂,清透,冰凉。

我不了解你这么多年是怎么在那冷清的项目上度过的。莆田的项目最终是由挂靠单位起诉到法院,了结的。收尾时,是我写的汇报材料,而那时你已去了天堂吧。

你是那样简单明了,与世无争的一个人,最好的青春年华被无情地放置在不被人关注的地方,几乎被遗忘。不知道你有没有跟领导抗争过,也不清楚你是如何打发工地上那些无聊闲散的日子。也许你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所在,才能在那样的工作环境中一呆就是数年。

有一天,我梦见过你,你像老朋友一样招呼我,介绍你年轻新婚的妻子,正要听你讲诉这些年的际遇,就被另外的人拉走了。而我的心里明镜似的感到,这么多年,你应当是快乐的,不然怎么能独自忍受来自人间的辛苦。生命如此短暂,总要些希望和乐趣,才不算白活。

我也不清楚为何突然想给你写信,也许,天堂的你,盼望收到这样一封信。

祝愿你在那边的日子不孤单,有你喜欢的乐趣所在。

而我们活着的人,依然按部就班地生活着。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你的同事:Amoy

 

2016.1.14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我也有个这样的同事,有时也会想起。拥抱善良的Amoy.

 
Amoy的头像
 #

谢谢海云!那天读文,突然想起这位同事,不禁感慨~~

 
一刀的头像
 #

为作者的善良感动。

 
Amoy的头像
 #

谢一刀留言。工作原因认识这位同事,想起他简单短暂的一生,让人唏嘘~~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岁月悠悠,于是多了对于生死的感悟,祝福一切安好。

 
Amoy的头像
 #

对的。经历的事和人多了,特别是工作中接触到的形形色色人物,让我感触良多。

 
予微的头像
 #

Amoy 的感慨越来越耐读了。

 
Amoy的头像
 #

有时候时间会沉淀思绪,让我明白许多。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