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新年第一天的访客

笔者与女作家海云(右),予微(左)摄于2016年元旦。

   新年的第一天,我家来了三位不同寻常的访客。说她们不同寻常,是因为她们是我从未谋面的朋友。

 

   我们是在一个叫海外文轩的中文文学网络平台上相互认识的。一年半前我偶然发现这个文学创作网站。在这个网上发表文章的人,大都是一些定居在世界各地爱好文学的海内外中文作者。 这个文学网络的创始人,是一位居住在美国东部的女作家海云。去年十一月,海云通过另外一位住在南加州的女作家予微,在海外文轩网上给我发了一个悄悄话私人信息,说她在圣诞节期间会到洛杉矶,她想探访我一下。

 

   接到予微的这个私信, 我既高兴又难堪。高兴的是,我可以有机会见到这位久仰大名的海外女作家。我在海外文轩的网站上读过海云写的文章,很欣赏她流水行云般的文笔。她贴在网上的文章,点读次数高达六百万。我很期待能够见到这位读者喜爱的女作家。

 

   令我难堪的是,我无法马上给海云和予微一个确切的答复。因为像我这种患有末期癌症的人,按排两个月以后与朋友见面,是一个挑战性的长期计划。特别是当我接到予微发给我的私信时,我正处于一个非常时期

 

   所谓非常时期,是因为在当了七年之久的临床试验白老鼠之后,我的肿瘤主治医生决定给我两个月的假期。这个假期来之不易,它的起因,是由于研发制造我所用的临床试验药物的公司,意外宣告破产。(详情见我的博文我的美国肿瘤主治医生)主治医生告诉我,两个月的假期,可以让我体内的各个器官,有一个缓冲的阶段,因为我现在浑身上下都是:那些抑制癌细胞增长的药物,七年来在我体内好、坏细胞格杀不论,不可避免地伤害了许多好细胞。

 

   我给予微写了一封回信,难堪地请她转告海云,我能否见到海云,将取决于十二月初的一个CT扫描结果,因为我不晓得,在没有任何药物控制下的两个月里,散布在我体内多处大小不等的癌瘤,是否会伺机而动。予微回信说她会静等我的回音。

 

   也许上帝知道了我想见海云的心愿,祂在我身上彰显了一个奇迹:十二月初的CT扫描显示,我体内器官上所有的癌瘤,竟然全部冬眠了,它们没有增长!主治医生大喜过望,把我的假期又延长了两个月。

 

   从医院回到家,我迫不急待地打开电脑,写了一信给予微,告诉她我可以预约见海云了。信寄出去不久,手机铃响了,是海云亲自打来的。她因久未从予微那儿听到我的回音,直接打电话来了。电话中我们约定,她将于元旦下午来我家探访。

 

   放下电话,我心中有些激动,这可是我一生中头一次与作家会面呀!

 

   古人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我跌宕起伏的一生中,我结识了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溶入过不同类别的人群。六十年代插队,我认识的人,是那些生活在中国社会最底层的穷苦农民;七十年代考入潍坊文工团与中央音乐学院,我认识的人,都是些艺术音乐人;八十年代后到美国学习与工作,我认识的人,大都是在美国职场上打拼的白领阶层,他们之中有些人甚至是IT行业中的高层精英;七年前我被诊断出癌症后,我认识的人,都是些即将离开世界的癌症病人。

 

   这些不同类别的人群中,无一是作家群。在我心中,作家,是我这文学门外汉所望尘莫及的大人物。

 

   元旦下午三点,海云来到我家。当我听到门铃声打开大门时,看到门外站立着三位陌生女士。原来随海云一起来的,还有二位女作家:予微、鹤望蓝。

 

   一进门,海云便把手中的一盒礼物交给我。我打开一看,是她去我们当地一家食品店“85度”,特意为我买的精美可口的小面包。这些形状不同的小面包里面夹了不同类别的馅,做的小巧玲珑,香味扑鼻。任何有食欲的人,见到它们都会垂涎三尺,恨不得一口就把它们吞下去。

 

   然而,热情的海云並不晓得,我这个失去了胰腺的癌症病人,是无缘于这类人间美食的。因为这“85度”食品店制作的面包与糕点,多多少少都带有糖的成份。而我这个没有胰脏的残疾人,身体内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产出胰岛素去化解吃进肚子里的糖份。

 

   我把这盒礼物悄悄地放在厨房里的小桌子,嘴里却没有告诉海云,自己无法消受她好心带给我的礼物,以免让她失望。这盒礼物,在后来几天的早餐中,成了内子与儿子享受的美食,这是后话了。

 

   我把三位女作家带领进我的起居室,请她们围坐在一个小圆桌前。这个小圆桌是我们平时吃饭用的桌子。我喜欢它的圆形状,坐在桌边的陌生来客,可以与主人做短距离的交流,宾主之间易于互动,陌生感会悄然而去。

 

   三位女作家在圆桌前团团坐下,坐在我左边的海云,从随身携带的提包里取出两本书放在我面前。我定睛一看,一本是海云创作的长篇小说《冰雹》,这是一部爱情小说,曾经获得了在北京举办的海内外华文作家笔会的最佳影视小说奖。另一本是由她主编的《与西风共舞》,书中收集了十五位优秀海外作家写的散文。海云当场在两本书上为我签了名做记念。

 

   坐在我右边的予微,也送给我一本书。这本书是她的父亲曾庆斯医生写的,书名是《浩劫逃生记》。予微在书上代表他的父亲为我签名记念。

 

   我瞧着坐在我左右两边的女作家,热情洋溢地忙着在书上为我签名留念,与她们之间的生疏感,霎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突然感觉,她们不像是我脑子想像的那些头顶作家光环、令人望之却步的社会名流人物。她们好像是我认识多年的老朋友。

 

   是呵,虽然我们过去未曾见面,但我们通过在网上阅读彼此写的文章,早就惺惺相惜,心心相印了。在过去的一年多里,三位女作家经常在我发表在海外文轩的文章上,留下热情洋溢的评论,鼓励我继续活下去、写下去。女作家予微为了这次会面,做了充分的家庭作业,在会面的前几天,她仔细阅读了我的回忆录文章。她对我的家史、我患癌症的前前后后,我的思想动态,似乎都了如指掌。另一位女作家鹤望蓝来自三百多英哩之外的风凰城,她告诉我,她一直在观注着我的文章与我的病情发展。

 

   在与海云交谈中, 我感到她的人品,就如她写出的优美文章一样,充满了真、善、美。我了解到,其实这次随同海云一起来洛杉矶的,还有她的先生与女儿。她们一家人清早去Pasadena观赏了著名的新年玫瑰游行。吃过午饭后,她的先生就陪女儿去参观一所女儿想就读的艺术学校。而海云为了探访我,放弃了陪伴女儿去参观学校的机会。

 

   听后我诚恐诚惶,对她牺牲了陪伴女儿的时间,前来探访我这个写作新手,表示感谢。她回答说:你不晓得你的文章感动了我们多少人呢! 说着,她又拿出一小盒精美的笔记卡片,告诉我这是一位老作家张金翼托付她转交给我的礼物。

 

   手里握着这盒由素不相识的老作家送来的礼物,我的心被触动。我感受到自己被许多从未谋面的人的爱所环绕,这爱,如同海云的名字一样,大海般深沉,白云般纯净。

 

   现在回想起来有些好笑,在我与三位女作家的这第一次会面中,我们花最多时间讨论的,竟然是死亡。也许这是作家的天职,在作品中探索、揭示人类死亡的秘密,是作家不能回避的主题。我们讨论,世界上任何语言,对于那些面对临近死亡痛不欲生的病人与亲人来说,都会变得那么苍白无力。我们探讨,若是活着的人们没有见过天堂是什么样子,那人们要如何相信天堂的存在?他们如何会以冷静、平安的心情去面对死亡?我们共识,一个人若想到达一个视死如归的境界,除非拥有坚定的信仰。

 

   谈话中我还了解到,三位女作家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圣经上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我想,她们所持有的坚定信仰、对生活细微敏锐的观察、上帝赐予的独具一格的创造力,也许是她们可以写出好作品的基石与源泉吧。

 

   正当我们交谈得兴致盎然时,细心体贴的海云看了一下她的手表,礼貌地说,她们要告辞了,因为她担心我讲话太久会劳累。其实她讲的没错,我因为讲话太过兴奋,已经开始感到疲惫了。

 

 

   我送三位来客到门口,与她们依依惜别。我开玩笑地对她们说,可能这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三位来客似乎对我这略带伤感的玩笑不为所动。海云说:期待读到你的更多作品。 鹤望蓝说:下次你若是去风凰城,欢迎你住在我家。 予微说:我们后会有期。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好记忆,好快手!这真是一个癌症末期病人写的?我这个活蹦乱跳的人都不知道忙着何事,身体不适的约瑟兄已经把美文摆上来了,真是惭愧!

能够有幸拜会约瑟兄,是我们的荣幸!我拉着海云的虎皮作大旗,勇敢的向约瑟兄发出问询,毕竟,正在治疗中的病人,不适应接触带菌的外人。静待佳音的时候,我把年底的日子“封”起来,不作任何安排,只等定了佳期。新年的第一天,就能见到这位不断见证上帝神迹的弟兄,传播耶稣大爱的信徒,喜乐溢于言表!

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可能是我们都信耶稣基督,虽然第一次见面,却像老朋友一样,融洽默契,约瑟兄幽默睿智,谈笑风生,精神气色都很好,不像与癌魔斗争了七年的人。他解释说,因为断了药的缘故,医生给他“放假”,药物对他的副作用得到清除,他坚持锻炼,这两个多月来,身体感觉轻松很多,才有精神接见我们三个小冒昧。

约瑟兄客气了,海云是个名副其实的作家,我只是个读者,连作者都不配的。你自己本身就是作家了,还笑称第一次见到作家,呵呵,好低调!

祈求我们的主耶稣常与你同在,人造的药停了,神的医治开始,我相信,我们后会有期,还期待听你演奏钢琴!

 
司马冰的头像
 #

令人感动。三位作家都神采奕奕,好精神。

 
予微的头像
 #

冰姐新年好!我是读者,读者!作家们需要的读者。Embarassed

 
梅子的头像
 #

非常非常感动!好亲切!

 
一刀的头像
 #

不寻常的访客

不寻常的主人

从精神世界 到物质世界

从网络世界 到现实世界

一样感人精彩

 
常约瑟的头像
 #

一刀兄真是出口成诗呀!  谢谢啦!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们的照片拍得真好啊,美女俊男!海云已经把她往西部流窜的事告诉我了,还说了去85度买面包的事,原来是为了给你买伴手礼啊!那个85度面包确实不一般,但我的感觉是看的享受胜过吃。几个月前,我的一个朋友从加州回来,为了感谢我帮她照顾爱猫,也给我买了这么一盒子85度,结果,我就放在冰箱里,长时间享受看的意境,后来被我的两个宝贝女儿偷偷吃掉了。

 
予微的头像
 #

那个面包店,在某个区很多人排队,但在华人饼家多的地区,它的面包看着花样多,吃起来好像都一样。如你所说,享受意境。哈哈。

 
海云的头像
 #

约瑟兄弟,谢谢你美言!我昨天感冒加重,今天睡了一天。刚刚起来拜读了你的文章,你不仅笔健,记忆也好!是你给了我和众多的读者很多精神上的力量!我不过顺道去打搅了你一下,从交谈中,更感受到你顽强的生命力和乐观的心态!你是我们很多人心中的英雄!加油!

 
春阳的头像
 #

特别敬仰先生。恭祝新年快乐!

 
西山的头像
 #

看了很受感动!祝您顽强地健康!

 
Amoy的头像
 #

文轩一家亲!祝福常老和图中的美女们都神采奕奕,新年如意!

 
TreasureEveryMoment的头像
 #

好文,深受感动!充分展示了海外文轩的正能量!祝你健康快乐!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感动你们的相聚,新年快乐!许许多多与癌症相处的日子里,神的愛会带给生命平安快乐!

 
余國英的头像
 #

難怪覚得這張照片上的人,又可愛又親切!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