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TreasureEveryMoment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天 10 小时 之前
注册: 07/30/2015 - 09:14
积分: 956

你在这里

女儿一波三折的驾照考试(2)

终于等到预约路试的日子 (11/24),车灯早已修好,车子里里外外也检查了一遍又一遍,一切就绪。
 
早上起来阴雨蒙蒙,干旱已久的加州迎来了甘露,本该是求之不得的喜事, 可是这雨却给驾照考试蒙上了阴影。在去考试的路上雨越下越大,雨刷很久没有用了,橡胶和玻璃一点也不投缘,发出呼隆呼隆的巨响。我听着很不舒服,如果考官的耳朵也象我的一样挑剔怎么办?打电话问先生为什么雨刷声这么响?他说没有觉得是问题, 只要车安全、状态好,雨刷声大不应该影响考试,有的老车马达声还很响呢,考试是考人, 不是检查车发出的噪音有多大。我想先生说得有道理。算了, 我就不自己吓自己, 给女儿制造紧张气氛了。
 
时间还早, 我又带女儿在周围练了几圈。 特别是倒车,要与curb(马路牙子?)平行,不能离得太远,也不能碰到curb, 如果在开车过程中只要车碰了curb,考试就失败了,女儿的一个同学就是没有过这一关。我看她控制得不错,特别是扭头做得很好,看来驾驶学校的老师教得到位。“好了,可以去考了,”我对女儿说。
 
考点挤满了人,虽然预约了,还是等了一会儿才办好手续,主要是检查车的注册、保险、我的驾照,然后就是女儿打指纹,一切妥当就开车进入test line, 排队等考官了。这个时候女儿开始担心起来,“如果通不过怎么办?我的许可证到期了。上次考时还留有通不过再考的时间,这次没有犯错的机会了。”她心情凝重,雨涮的呼隆声又开始让我心烦意乱。都说母女连心,我也开始担心通不过带来的麻烦, 时间对在大学申请期的她太宝贵了,她没有时间一趟一趟地跑。当初我一再提醒她早点练车,早点考试,她不紧不慢的,现在急也没有用。我又想也许不通过更好,让她吸取教训,合理安排她自己的事情,反正她也不需要马上独自开车。上次因为车的问题没有考成,她觉得委屈,浪费了时间,还不是真正的失败。如果这次没有通过就会真正体会失败的痛苦,这不是人生的一次学习的好机会吗?想到这,我感觉轻松了许多。
 
“据说有人在前面出口时碰了curb,就回来了。我希望不要碰到curb,”她说。“你开车以来从来就没有碰到curb上,为什么会担心这个问题?放心吧,你会通过的!”我给她打气,又告诉她不通过也没什么,她同学中也有考两次才过的,我当年考了三次(这是后话,当年是穷留学生,没有钱上驾驶学校)。
 
不知不觉过了午饭时间,肚子饿了。雨还是淅淅沥沥的。终于等到考官来了,还是同一个人,她没有认出我们来。有了上次的教训,我看着考官检查每个灯,直到她们上路我才进屋里去等。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女儿打电话给我,“妈咪......”她在电话里泣不成声。我立即跑进雨中,到考试终点,打开车门,从来没有见过女儿这么痛苦,“不就是没有通过吗?你又没有出车祸,你也不急着开车,”我安慰她。 “我快考完时拐弯碰了curb了......”她又哭了起来,她知道这是致命的错,其他做得再好也没有用。怎么越担心的事就越发生啊?我原来以为她开得太快了,或者换道不好,居然是碰了curb!现在许可证马上到期,也不能预约下次了。女儿觉得世界末日到了,重头来一遍?先在网上学交通规则,考学习规则的证书(certificate),然后去DMV考笔试拿学车许可证,练六个月再考吗?我也开始替她难过了。怎么办?
 
回到家我一边安慰她,一边给驾驶学校打电话,他们一定遇见过这种情况,省得我花时间在网上查询。 接电话的秘书听了我的问题先说她自己考了三次才过的,第三次换了个考点。然后她告诉我,只要带原有的许可证就可以马上去考笔试,拿到新的许可证就可以马上考路试,不用等六个月。还把周围几个考点的特点告诉我, 如Pleasanton 有curb的路口多, walnut creek过马路的行人多等。放下电话,把消息告诉女儿,她如释重负。生活就是这样,没有过不去的坎,而有些坎是自己给自己设的。
 
我们马上查什么地方有最早的考试时间。最早的时间是第二天,在Oakland。“能去吗?” 我问。“去!”她很坚决。其实她没有选择,后天是感恩节,过完节又开学了,更没有时间折腾。我知道笔试对她不难,过一遍交通规则比那些AP课容易多了。
 
第二天先生开车带我们去了Oakland。一切顺利,只是交了几十元钱而已,工作人员告诉她,新的许可证要跟旧的放在一起,这是她不用等六个月的凭据,他们的计算机里没有记录(难道这种情况不多见?)。如果她愿意,今天就可以在这儿考路试。这个学车许可证包括三次路试,如果三次不过,就要再交钱。Oakland的治安有点臭名昭著,我们都不熟悉这一带,当然不能在这儿考路试。
 

 

回家的路上,我跟她说,一个人不可能事事顺利,遇到困难和麻烦没有什么,要想如何去克服困难, 而不是被困难吓倒。我和先生又跟她啰嗦了几个哲学问题,辩证法,量变到质变,祸兮福兮,凡是一分为二等等。 也不知道她听懂了多少,反正她的脸就象天一样早就云开雾散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