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0 小时 22 分钟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6110

你在这里

阿立嫂家常美食 1 油条、咸豆浆、葱包桧儿-糍米饭-油墩儿

侃侃油条、咸豆浆、葱包桧儿-糍米饭-油墩儿

阿立茶馆

20151231

2016年1月1日增补版:糍米饭、油墩儿

2016年1月2日继续补遗:天台咸豆浆

 

芹泥前几天写了篇回乡散记之一(惠山古镇),端的是妙笔生花,留言踊跃。二泉映月之旋律余音绕梁似的,整日在耳边荡漾。更有那油条之香气。艾玛,谁说只有北方人吃油条?乖乖的韭菜炒大葱,阿立也跟着留言逗趣。

 

阿立前日写了一篇游轮游之散记(防晕手环好 海上救难奇)。其实游记和油条木有风马牛之关系。那为神马要提及呢?

 

原来同乡‘笑哈哈’留言:我心里厢一直来东迷,个个"煎透"了滴"蟃",有没有同油条嘎脆,或哉是同葱包桧儿嘎香?

 

笑哈哈同乡从‘煎透馒’联系到油条之脆、葱包桧儿之香。含义深远啊。

 

新年夜,阿立聚焦在哈哈同乡的表面意思上。来侃一侃油条。。。

 

说起油条,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少,谁人不知,哪个不晓?物质相当匮乏的想当年,油条也是深入人们日常生活。到北京吃早餐,也吃油条,喝豆浆。

 

今天侃一侃杭州的一些家常油条吃法。儿时杭州的清晨,到处是烧饼油条铺子。

 

热乎乎的油条出锅,买几根串在筷子上,悠哉游哉回家下泡饭去也。路上忍不住咬一口,谁没干过?油条蘸点酱油下泡饭,香喷喷的,又给空虚的胃加了点油水。讲究时,把油条切成一段段的小条条。用筷子夹一条,蘸点酱油,轻轻的咬一小口。一根油条可以当一家子的下饭菜呢。也许还有一小碟腐乳(最便宜的那种)。吃时用筷尖轻轻一点,放入口中吧唧吧唧。爽啊。

 

或者在烧饼铺子买一付烧饼油条。油条对折放在烧饼中间。烧饼再对折,中式‘它抠’。吃时先把露出头的油条咬一口,香啊。一付烧饼油条其实吃不饱,但比一大碗泡饭还是耐饥多了,油水足啊。偶尔老妈开恩,说今天多买一只烧饼吧。油条依然对折,放在两只烧饼中间。露出头的油条依样先咬一口,幸福啊。


其实穷与贪毫无关系。记忆中如果老妈让吃两个炒饼,多数时候依然只买一个烧饼。另一个烧饼的三分钱就储蓄起来了。逐步买各种自己想玩的咚咚,比如廉价乐器(二胡,笛子,萧等)。

 

烧饼铺子大点的,还卖小馄饨。皮儿薄的透明,肉末儿少的可怜。汤里加点葱花,一点麻油。艾玛,香啊。当然馄饨严重奢侈了。更家常的是豆浆。淡豆浆二分钱,咸豆浆三分钱,甜豆浆四分钱。

 

杭州人最喜欢的是咸豆浆。严重声明,咸豆浆可不是豆浆里加盐哦。哪怕盐帮老帮主再世,任他加精盐、粗盐、海盐、神马盐,做不了咸豆浆。做出来估计也没人要喝,除了盐帮帮众。

 

咸豆浆的料子里有少许油条(切成小块),些许榨菜丝和葱花(也可以加肉松)。酱油要用的足。所有料子都放在大碗里。

 

豆浆烧的滚烫,一勺浇进碗里。但见浆花起处,卷起千堆雪!此时再加一点麻油。色香味形,严重俱全!

 

咸豆浆之浆花,方程式严重复杂,只有等草帅哥来研究辣。起浆花的关键是。。。酱油!现在要健康,酱油不敢用太多,浆花只好严重逊色,几乎木有了。

 

油条还有一个吃法是糍米饭。早餐也有卖糍米饭的。一大锅蒸的热热的糯米饭。一手拿一块湿纱布,一手盛一勺糯米饭。放到纱布上,中间压低。放一点点白砂糖,可以再加点花生粉,以及榨菜乃至肉松等。关键是油条不能少。油条对折,放入中间。用纱布把糯米饭包起来。烫手啊,两手不停旋转。好叻,像个小橄榄球。接过来,还是烫手呢,又舍不得丢。两手倒过来,倒过去。时不时趁其不意咬一小口。玛雅,爽!就是不太吃得起呢,偶尔为之。

 

油条吃法多样,一篇短文自然无法以偏概全。最后要提的,就是那葱包桧儿。用薄薄的春卷皮包上葱段和油条。在锅上慢慢煎烤成扁平状。吃时蘸一点酱(可以用不同的酱),脆而香!

 

以前杭州的春卷皮是现做的,也特薄。在米国自己做,只好将就了。咸豆浆,糍米饭和葱包桧儿阿立嫂时不时做一次,真是不知异乡是何乡啊。

 

各位看官:新年夜,阿立干嘛侃起油条木有完了呢?这就要怪,哦,谢谢,笑哈哈同乡了。

 

昨天去中国超市消拼,买了一大堆咚咚,准备新年夜晚餐吃火锅迎新年。今天中午本来准备简单点,蒸一客小笼包子。

 

昨天晚上阿立嫂突然问:明天中饭想吃葱包桧儿、咸豆浆吗?

 

阿立:吃自然是想吃啊!不过不是说吃小笼吗?


阿立嫂:看了笑哈哈的留言,严重想吃葱包桧儿咸豆浆了。照片也可以给哈哈同乡看看!

 

阿立:怪不得脑子里老是葱包桧儿来冬荡来荡去。原来是哈哈同乡的留言严重共鸣得嘞!

 

像米国佬说的,the rest is history:-)))


照片说明:

葱包桧儿烧烤中:

蒜蓉辣酱和海鲜酱:

咸豆浆汤底待用:

葱包桧儿出锅辣:

吃货帮,还等神马:

声明:豆浆花儿不足,缺少酱油之故也。为了健康,愧对酱油帮的赶脚。

 

哈哈同乡,各位博友,走过路过的:

 

新年快乐,天天开心!

 

海皮牛耶!


2016年元旦增补 - 糍米饭


 新年头一天,中饭继续油条主题。

 昨天昭君留言问到糍米饭。今天正好糍米饭加咸豆浆,有图有真相:


糍米饭制作中(1)糯米饭加榨菜丝,肉松,白糖:

糍米饭制作中(2)加油条:

注:油条小烤箱里烤一烤,脆脆的。

糍米饭成功:

咸豆浆(这版加了葱花):

糍米饭、咸豆浆,不是神马大餐,只是家常小吃。却也由不得人直呼雅蜜!

祝朋友们:

新年快乐,天天开心!

继续增补:油墩儿

笑哈哈同乡问:没有做油墩儿的兜子,肿么炸油墩儿?

慌兮兮同乡提了几个建议。

向阿立嫂请示,也有几招可试试。其中一招是用米国超市买来的金属勺子

阿立嫂说干就干,马上炸了一个油墩儿。形状自然受金属勺子限制,但总体严重成功。

阿立嫂说稍微急了一点,底部稍微有点粘在勺子上了。可能勺子还不够热。味道好极辣:

注:炸时金属勺子要在油锅里热起来。不能把料倒在冷勺子里,否则会粘连。


补遗---天台咸豆浆

2016年1月2日

早上第一时间看微信,各个群里留言数百条。别说木有时间看,删都要删半天。乖乖的韭菜木有葱!

但微信的好处又让人不能退群,不忍离去。只是平时老做潜水运动员吧。

今天看到大学同学之美食群里,胜哥的留言(胜哥夸阿立的就不好意思转载了):

美食,美而食之,人生之乐事也。说起豆浆,还要数天台的最好。不仅是口感好,天豆腥味。更有一大特点,别的地区没见过:

那就是天台的咸豆浆,把勺子竖直插在里面,可以保持自立不倒的。之前听别人说起,一直半信半疑。直到有一次亲眼看见,方知不假。


 

真是跟着胜哥涨姿势!看来浆花浓厚,不只是需要酱油多,豆子和豆浆本身的质量与特色,也很重要呢。


 

 

 

 

 

 


分类: 

评论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建议大家跟着阿立行动起来,追忆一把那些令大家垂涎三尺的家乡美食。糯米糍跟南京的蒸饭是一回事,葱包烩像是春卷,但是不用油炸。油敦子南京叫油端子,用料常以萝卜丝,洋白菜丝为主。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严重附议林玫,大家行动起来!Cool 

刚刚增补了天台咸豆浆。

 
一刀的头像
 #

写情书打湿稿纸的是眼泪;写美食打湿稿纸的口水。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刀兄总结的精辟。Laughing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