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亚美联姻路不平

亚美联姻路不平

 

多年前一个冬天,因工作需要,我们从南加州搬到华州。第二天早晨九点多,两个房产经纪人来到我们的住处接我们去看房子。我们观看了好几所房子,都不太满意。这时雪越下越大,据说在华州极为罕见。在餐馆吃午饭时,两位经纪人表示,带我们再看一家,就送我们回家。

 

越裔华女 嫁给白人

 

按响那户人家门铃后,女主人笑吟吟地开了门,用略带口音的英文说:对不起,我们马上走。我说:大雪天的,你们不必离去。我们抓紧时间,看完就走。这位亚裔女主人说,没关系,你们慢慢看。走了几步又折回来说,今天好冷,我给你们泡杯茶吧。我连说不用麻烦,我们一会儿就走。

 

说话间,她已进入厨房,开始泡茶。她边泡茶边问我们从哪里来。听说我们从南加州来。她惊喜地说,他们来自圣地亚哥,早我们两年。她大约40岁,中等身材,脸上一双修得细细的眉毛,一个小巧玲珑的鼻子和端正厚实的嘴巴。我注意到,起居室的正面墙上有用红绳和金线编织的“如意”二个汉字。两个约七、八岁的男孩坐在起居室的壁炉前,盯着里面的火焰。他们头发几乎是黑色的,鼻子与东方人很相似,但眼睛和脸型有点像西方人。

 

不一会儿,她将热乎乎的茶杯递到我们手里。这时一位身材魁梧的西方男子从楼梯上走下来,他笑着自我介绍说,他叫大卫,是这家的男主人。屋主离开后,我们迅速地看了看房子。主卧在一楼,楼上有两个卧室和一间工作室。厨房位于房子中央。洗衣间在楼下,很小,门好像关不上。院子很宽敞,约一英亩面积。但我不太喜欢周边环境和房子布局,所以很快就看完了。

 

相邀买菜 希望散心

 

忽然有一天,有个陌生女人打电话给我,她自我介绍说她叫“花”,问我为什么对她家的房子不感兴趣,我才知道她就是那位亚裔屋主,只好实话实说。她又问我在家里干什么,我说丈夫上班去了,另一辆车还在加州,我没有车只能窝在家里。她又说,过一会儿她要出去购物,顺路接我出去逛逛。我再三推辞,但她坚持说,“你一个人闷在家里多没趣!你们不买我家房子没关系,我只是想拉着你出去散散心。”

 

半个小时后,她把车停在楼下,带着两个孩子来到我家,送给我一包她做的叉烧包。我们去了一家越南人开的杂货店,在那里买了些大米、蔬菜之类食物,然后她开车把我送回家。后来她时常接我去她家玩,有时还带我见她朋友。我们在一起聊得很投缘,成了好朋友。不久,他们卖掉了房子,搬到加拿大,临走前将许多“读者文摘”精装本送给我。数年前,他们搬到波特兰,离我们住的地方开车只有两个多小时。此后,我们来往更方便了。

 

花出生在一个富裕的越南家庭。母亲是广东潮州人,父亲是越南人。她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越战爆发前,她家有若干佣人,她过著养尊处优的生活。越战期间,她父亲曾为美国政府做过情报员。美军撤退前,她父亲用金条在船上买了舱位,带全家人逃离越南,途中险象环生,九死一生。在花12岁那年,他们几经辗转来到美国,在拉斯维加斯定居,日子勉强过得去。

 

夫家保守 不认亚女

 

花天资聪慧,又肯用功,很快闯过语言关。高中毕业后,她被佩珀代因大学录取,并获全额奖学金。大学期间她认识了大卫。大卫一米八六的个头,英俊、潇洒、阳光。他喜欢冲浪,开赛车,是个放荡不羁的富家子。他的父亲出身于英国贵族家庭,在加州拥有自己的公司。

 

大卫是独子,下面还有个妹妹。当年追求大卫的女孩很多,可他偏偏喜欢聪明、漂亮、苗条的花。花乐观上进,为人和善,是年级里的优等生,女孩子中的佼佼者。追求花的人也不少,其中有位才华横溢的越南青年,经常开着自己的利尔喷气机来学校接她回拉斯维加斯。花的父母都很中意他,可花只喜欢大卫。

 

大卫曾带着花见过自己父母。他们熟知他的风流秉性,没有在意。后来,他们得知大卫按照越南礼节去花家向她父母求婚,才知道儿子这次是认真的。他们坚决反对,对他说,与花谈恋爱可以,但不能结婚,并威胁如果他坚持,将断掉他的所有经济来源。

 

他们毕业后,大卫不顾父母的反对,按越南风俗与花成婚。大卫的父母和家人没有参加他们的婚礼,并切断与他的一切来往。

 

父母去世 被拒葬礼

 

婚后他们琴瑟和谐,幸福美满。为了支持大卫创业,花生了第二个儿子后,辞去工作,做了全职太太。大卫创办了一家计算机游戏咨询公司,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事业和家庭上。他们的次子患有注意力缺乏与过动症,经常遭老师抱怨。花便在家里自己辅导两个孩子。数年后长子步父母后尘,以优异成绩考入佩珀代因大学,并获全额奖学金。次子同样以良好的成绩被华州一所颇有名气私立大学录取,并得部分奖学金。现在,两兄弟都在世界一流大公司工作。

 

孩子们幼年时,花和他们一起参加义务活动,为慈善募集资金。在她的言传身教下,东方传统、礼仪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两个孩子。每次见到我,他们都会直呼“阿姨”,并鞠上一躬。我告诉她鞠躬免了,大陆已不时新这一礼仪,她迷惑地睁大眼睛,似信非信。孩子们上大学后,花重新开始工作,从最底层做起。她待人热情,勤劳好学,深得公司赏识,很快进入管理层。

 

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出生后,花将他的照片寄给公婆,没有收到任何回音。几年后,大卫母亲因患癌症去世,大卫知道后很悲伤,但父亲不容许他参加母亲葬礼。不久,大卫父亲再娶。有了继母后,他们关系更没有改善余地。几年前大卫父亲病重住院,大卫想去探望他,但他的妹妹说最好不要去,以免激怒病中父亲。不久,父亲撒手人寰,在遗嘱中留言不容许大卫一家参加他的葬礼。

 

他们两个儿子从来没有见过爷爷奶奶,虽然每年圣诞节他们遵照母亲的意愿寄圣诞卡给爷爷奶奶,并附上各自的近照,但邮给小姑让她代转的卡片,全都石沉大海。事后他带着全家人去父亲坟前祭拜,但天人永隔,亲人不能再见。

 

May 3, 2015 刊登于《世界周刊》1624期

 

 

 

公婆不参加儿子婚礼,让儿媳感到失望。(Getty Images)

 

父亲不让儿子参加母亲葬礼,可见父子隔阂之深。(Getty Images)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欢迎来访,新年快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