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5 小时 44 分钟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5830

你在这里

防晕手环好 海上救难奇 (西加勒比海游杂记之一)

防晕手环好 海上救难奇 

(西加勒比海游杂记之一)

蒲松立

2015年12月29日

今年圣诞节期间参加了西加勒比海7天游轮游。12月19日(星期六)中午从迈阿密上游轮。12月26日(星期六)上午返回迈阿密。

游轮往返西加勒比海在海上航行各一整天。在西加勒比海停靠四个景点:Grand Cayman (Cayman Island)Mahogany Bay (Isla Roatan)BelizeCozumel (Mexico)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随意聊聊先:

(一)防晕手环 果然有效

把兄弟绿岛阳光在介绍欧洲游轮游时,提到过防晕手环(Wristband for Motion Sickness),对晕船很有效。岛兄的手环好像是中国买的,但米国的亚马逊也能买到。

阿立嫂上次阿拉斯加游轮游曾经晕船(晕船药吃晚了点)。所以这次赶紧在亚马逊网站上买了一付防晕手环,坐飞机也带着。

这次7天游轮游,一点也木有晕船(开始也吃了晕船药,后来不吃了)。

海上航行时,虽然没有大风浪,游轮还是偶尔很明显有摇动的。感觉比阿拉斯加游还厉害点。

看来防晕手环真的有效果呢。

(二)阿凡提兄嫂

迈阿密一上游轮赶紧去吃拔肥午餐。倒不是因为肚子饿,而是怕吃晚了影响晚餐食欲。吃货帮,自然要“嘴里享用这顿,心里计划下顿”。

拔肥餐厅里人很多(第一顿,饿狼大集合)。只好与人合坐一桌。同桌的是阿凡提兄嫂(在米国多年的阿拉伯人)。阿凡提兄严重健谈,鹰语口音又严重难懂。阿立基本上只有点头哈腰的份儿了。凡提嫂包着个头巾,也很开朗。

凡提兄一会儿自我介绍:“俺们是马里兰来的。灰常喜欢吃中餐。船上的茶不咋地,不过偶发现奥秘了:他们盒子里藏着好茶。阿立兄要警惕哦。。。”

一会儿显出居委会主任的本色,问东问西的问阿立。阿立也木有神马好隐瞒的,老实交待,态度端正。

提到阿立是学机械工程时,凡提兄大喜:“俺的‘外夫’(wife)是大学教授呢!也是学工程的。(好像是)化学工程。。。”凡提嫂赞许的点头,话木有凡提兄多,鹰文好懂多了。

瞎聊一阵,凡提兄嫂起身告辞,后会有期。

注:船上的茶叶是袋装的‘立浦屯’(Lipton),确实只是能喝而已。后来果然发现了旁边有个长方形的扁盒子,像简朴的首饰盒子似的。打开一看,里面是几种鹰式袋装茶。以前也喝过的,多数偏苦(要加糖)。有一款比较香一点的,盒子里却木有。遗憾木有自己带些铁观音来(还要继续进步)。

(三)帅哥美女歌舞秀 

船上有好几场歌舞秀,严重养眼。开始觉得木有金色公主号(去阿拉斯加时坐的)场面大。因为只有固定的四个砂锅四个美铝。后来发现这四对砂锅美铝真是严重多才多艺。严重油菜,灰常葱白!

闲话休提,只聊几句第一晚的演出。

演出刚要开始,船上的‘游玩局局长’突然拿着个话筒出来打断一下:

‘累滴丝’和‘煎透馒’们:船长发现远方有一条船好像需要救援的样子呢(looks 'distressed')。所以要改变航线,过去看一哈。俺会向大家第一时间报告进展的。。。

回到砂锅美铝的歌舞秀。这次演的是‘汽车城’(Motor City)。当然不是汽车历史,而是美国音乐史上有名的‘汽车城音乐’(Motown Music)。

正呼‘过瘾’,那旅游局局长又广播了:

‘累滴丝’和‘煎透馒’,报告一个好消息:俺们已经找到那首船了,果然是需要救援的。船上的所有人都被安全救上来了。俺们也已经报告米国海上防卫队。他们会派船过来。我们明天到达时间可能要晚半个小时。云云。。。

大家鼓掌。演出继续。。。

演出结束,砂锅美铝们从舞台两边跑下来退场而去。大家鼓掌,阿立鼓掌。

谁知最后一个美铝跑到阿立旁边停了下来,伸出右手。卖糕的,介是邀请阿立跳舞的意思?

说时迟,那时快。也木有时间不好意思了,赶紧拉住美铝的手,站起来。两人就在走道上扭起来。其实这种舞阿立不会跳,只是按着诗坛的平仄扭动而已。

那美铝眼神里透出点赞许的惊讶(阿立兄平仄哪里学来的?),一面飞快舞动起来。阿立只是拉着她的手,随她要左旋,还是右旋。。。突然一个连环旋,转到阿立怀中呢。。。阿立自然严重‘煎透馒’,继续平仄。

舞罢,与美铝互相拍拍肩膀,‘三客游’!

阿立嫂这时说:“这个美铝真的漂亮。木有照相,可惜了”。阿立嫂的手机木有带,是阿立说不用带的。乖乖龙帝冬,韭菜木有葱!

后记:介美铝后来还是拍到照片了。保护肖像权,只贴一张远远拍的朦胧女神照:

 

(四)再遇凡提兄 方知海难险

第二天游轮到达第一个港口,Grand Cayman,晚了不止半个小时。介港口不是深海港,游轮不能靠岸。我们要坐游艇摆渡上岸。

上去游玩的人很多。大家按指示去剧场等候。他们一个一个叫参加游玩的团队名称,叫到的排队去坐游艇。

我们参加的是水陆两游(坐的是水陆两栖车船)。很晚才叫到。游艇摆渡上岸后,却发现阿凡提兄嫂也是同一个团,早在那里等候了。赶紧哈罗,顿首一番。

凡提兄问:阿立兄嫂昨天看见救援海难船了吗?

答:在看歌舞秀,木有看见呢。

凡提兄:“俺们正好在甲板上爽呢(游泳,看电影)。俺们严重鸡冻,跑前跑后,救援全过程都看见了。想知道是肿么回事吗?”自然。

凡提兄:原来是一帮古巴的工程师(还是发明家)。14个蓝人,2个美铝。自己想出来的一个简易船只,包括传动系统。。。

谁知系统在海上出毛病了。只好在海上漂流,已经第15天了。昨晚他们已经用到最后一个电筒了。要是木有俺们的游轮看见,以后就乖乖的危险了。。。

以上是根据阿凡提兄的严重难懂的鹰语整理的。如有出入,一切责任归阿凡提兄。:-)

欲知后事如何,不知有否下文。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灰常好玩,这么有意思。那些古巴工程师也是满拼的,被救上来还是挺幸运的。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冰姐说的是。他们被救或是遇难,真是一线之间呢。命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