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冬趣(一) ——我家的冬季微信诗会

冬趣()

——我家的冬季微信诗会

冬天到了,北风吹,雪花飘,虽寒冷,虽很多活动受气候影响无法进行,但是冬有冬的乐和趣,所以我们商定,冬季微信诗会题目叫“冬趣”。

我二侄子首开三首《梦回蔡家大院》,冬季微信诗会启动了:

梦回蔡家大院(四十八)

一夜北风紧,

天亮稍得歇。

树下抢蹦枣,

喧闹传当街。

 

蜂窝挂树梢,

叶尽无处藏。

除害何利器?

长杆钩镰枪。

 

灶膛火渐熄,

炭灰厚五厘。

埋得红瓤薯,

美味莫心急。

      何为“蹦枣儿”? 枣子秋天收获之后,一些成熟晚的青枣依然残留在树上,等到深秋或初冬,树叶掉光了,它才成熟,我们土话叫它“蹦枣儿”。这蹦枣儿又脆又甜,风一吹掉到地上,孩子们都来抢啊。冬有冬的趣,冬也有冬的景,我看了二侄子的诗,一时诗兴起,凑了几首我们小区的冬景:

小区初冬

银杏

一夜北风紧,

银杏叶骤黄,

皓首晨起叟,

觅拾白果忙。

 

碧桃

早春展妖娆,

入夏不结桃,

秋来冬未至,

枝秃碧叶凋。

 

玉兰

婷婷紫玉兰,

红果结串串,

乌鸦年年至,

践约从不闲。

 

丁香

春日四月天,

紫英枝头展,

赠香终不吝,

如今何黯然。

 

迎春

万木尚凋零,

黄花墙角开,

初冬寄君语,

等你报春来。

我妹妹也写了一首梦回蔡家大院,看她是什么梦?原来是梦到我们冬天储存白菜萝卜红薯。我们老家家家都有菜窖,白菜的窖像地下室,长方形的坑上面搭上顶棚,白菜像垒墙那样码起来,每层白菜中间垫上高粱秆透气,隔几天就要翻捣一次散热透气,以免腐烂。红薯的窖是先挖一个直井,到一定深度就向横方向挖,挖出一个空间,红薯放进去用沙土埋起来,吃时刨开土取出来,一直放到来年春天都不会坏。 

梦回蔡家大院(四十九)

冬储

初冬时节储运忙,

生动画卷映前窗,

深挖井窖藏红薯,

拔来萝卜填满缸。

棵棵白菜码成墙,

串串红椒掛树上,

寒冬风雪何所惧,

勤俭持家当自赏。

    小雪节气那天,京城下了一场大雪,大街小巷,皇城民居顿时银装素裹,我家老房子所在的胡同,也有一番不同景象

胡同雪景

小雪时节大雪扬,

碎琼堆砌马头墙,

京城遍裹轻棉絮,

晨起冰花结满窗。

我在海外文轩上看到文友一刀发的诗配画《幻境》和《落英》,那两张照片真是在太漂亮了,就转发到我家微信群里,并和了一首诗,结果引来了我家“诗人”们群起而和之,先看看一刀的照片和诗作,然后是我们的拙作。谢谢一刀,巧的是一刀也是蔡姓兄弟。

幻境
/喜平提供 文/一刀
兴之所至浅水湾
层林尽染呈异颜
映入镜湖成倒影
如入太虚疑境幻

我的和诗:

蓝紫橙黄绿,

谁人操画笔,

挥洒抹秋色,

浓淡总相宜。

我妹妹的和诗:

黄橙紫绿蓝,

霜叶竞斗艳,

倒影胜正景,

仙境落人间。

我大弟弟的和诗:

五彩缤纷十月天,

世间风景似仙苑,

只道秋色无限美,

浑然天成大自然。 


落英

/愚人 文/一刀
任你凉热四季风
大地母亲总从容
秋去冬来漂零时
笑拥落英入怀中

我大弟弟的《落英》和诗:

冬孕枝头春日发,

尽展深绿挡炎夏,

秋来华丽将身转,

红叶胜于木棉花。

我妹妹的《落英》和诗:

野枫深秋醉红脸,

微风摇曳舞姿婉,

丹发落下浑不觉,

观者惊叹娇似仙。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婴的头像
 #

有爱又有文趣的一家人,太温暖,太难得了。祝福!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天婴。有了微信才有了这些交流,满有意思的。

 
一刀的头像
 #

哈哈 终于加入蔡家大院赛诗会 谢谢!

 
司马冰的头像
 #

俺们全体加起来也没你一个人产出多。

 
梅子的头像
 #

春夏秋冬全后,结集出书吧,我买。

 
司马冰的头像
 #

很粗糙,上不了台面,只能自己玩玩。将来可以自己编辑个小册子,敝帚自珍一下,届时送你一本。

 
李荷的头像
 #

真是诗人之家!祝贺!盼着你们的诗集出版。

 
玮仁的头像
 #

佳作连连,赞!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