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18 小时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5816

你在这里

酒吧三顾猫儿拜 后会有期旧金山

酒吧三顾猫儿拜 后会有期旧金山

感恩节又访旧金山系列(7)

蒲松立(杭州阿立)

2015年12月13日 


书接上集(拍鹿海鲜冰魔雪 火鸡烧烤苹果香)。

感恩节聚餐结束。一夜无话。 

星期五(11月27日)原定纳帕谷午餐(Oxbow Market)。下午去纳帕谷的两个酒庄(William Hill Estate WineryParaduxx Winery) 。

早上儿子起来后说,儿媳妇过敏不仅没好转,反而更厉害了。

分析半天,也没发现昨天有什么以前没吃过的食材或调料。她小时候也曾经有过厉害的过敏,美国医生多种检查,却一直不能确诊诱因。

儿子和阿立嫂去药店,买了各种非处方抗过敏药。又向医生电话咨询:除了吃些非处方药和继续观察,也没特别指示。纳帕谷的午餐先取消了。酒庄暂定阿立和儿子去,阿立嫂留守。

后来又与医生通了电话,觉得还是去看看保险一点。纳帕谷的品酒以后肯定还要去的,不在意这一次(儿子电话取消预约)。

医生仍然没有看出所以然来。下午继续休息。

过敏药可能慢慢起作用了,或者过敏本身就快过去了。决定一起去酒吧“欢乐时光”一下。


(一)‘葡萄酒吧’亦三顾 ‘猫儿拜客’来两杯


前面提到过二次光顾一家酒吧。第一次‘小扣柴扉久不开’。第二次‘没有厨娘哪有菜’(详见‘大雁火鸡抓老鹰 一波三折越南餐’)。

这家酒吧号称‘东湾最佳酒吧’,儿子媳妇都挺喜欢。‘欢乐时光’正常下午4点开始,红酒5刀一杯。

去之前儿子打电话确认了:今天真的是4点开门,而且有厨娘。那就三顾酒吧!

到了酒吧(Residual Sugar Wine Bar)。门上和墙上到处是‘东湾最佳酒吧’的广告和宣传画。

还有一些旧报纸剪报装在镜框里。仔细浏览,居然还有盟军诺曼底登陆成功的剪报。

有图有真相: 

 

酒吧不大。人也很少,很安静。与一般美国酒吧很不一样。

两边的酒柜满满的都是葡萄酒。酒吧的红酒藏酒看来不错

 

酒吧地方不大,倒也罢了。但没有正规的桌子。除了一长溜吧台,只有两个小圆凳子当桌子。我们四人围着两个小圆凳坐下。

‘欢乐时光’(Happy Hour)的酒是指定的(其它酒不降价,那就不是‘欢乐时光’了)。今天的指定红酒是阿根廷的‘猫儿拜客’(Malbec)。

‘猫儿拜客’这款酒现在很流行,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出产。阿根廷的猫儿应该是最出名的。

诗坛的葡萄酒专家文思兄刚介绍了澳大利亚的‘西拉’(Shiraz),是十八世纪法国品种Syrah传入的。阿立提到猫儿,文思兄说下次介绍为什么Malbec阿根廷的昨天已发

阿立的家庭医生‘悠且诗’兄,是个美国‘年轻老头’。悠兄喜欢和阿立瞎聊,也爱喝点红酒。

几年前有一次聊起红酒。悠兄问:“阿立兄喜欢哪种红酒?”

阿立:“红酒大多都喜欢。平时常喝‘梅洛’(Merlot),可以找到忒便宜的。”

悠兄高兴了:“俺也喜欢梅洛,不用‘被宰’也能喝到好酒。最近发现一款阿根廷的‘猫儿拜客’,更便宜。阿立兄一定会喜欢的。”

悠兄知道阿立农民。特意找了一张空白处方,工工整整的把‘猫儿拜客’的鹰文写下来。

为神马‘工工整整’呢?

因为悠兄的手书,阿立回家连蒙带猜看天书似的。每年体检悠兄的手写医嘱,回家后都要和阿立嫂‘一帮一,一对红’的研读。真是‘千遍哪个万遍哟哦下功夫’。

。。。

由此想起中学里去校办农场学农:每天吃饭前要集体唱革命歌曲。尤其是初中,老师们忒革命。连长是个矮个子女老师,起头:“山丹丹滴那个开花哟。。。唱!”

男生们肚子里饿出鸟来,只想着快开饭。嘴里有气无力滴:“。。。红艳艳。。。(突然提高嗓门)西沥沥沥哗啦啦啦说搂搂搂菜!开饭!!”抢着要去打饭菜。

开始几天连长特认真:“神马态度?重唱!山丹丹滴那个开花哟。。。唱!”后来可能自己也唱烦了,就睁一眼闭一眼了。大锅饭加大锅煮的‘猪食菜’,照样抢。好汉抵不住饿肚皮啊。想当年朱元璋落魄时吃到‘菠菜烧豆腐’,惊叹‘红嘴绿鹦哥,金镶白玉板’。当了皇上,御膳房却再也烧不出这么好吃的咚咚了。(内事问度娘,说是乾隆下江南的故事)

。。。

回到现实:

回家后遵悠兄嘱去找了‘猫儿拜客’,果然不错。不过市场上的猫儿有点良莠不齐。文思兄昨天的文章‘《捣练子》阿根廷葡萄’提到:Malbec(马尔贝克)要买阿根廷Mendoza 地区的。那里地势气候得天独厚。猫儿自十八世纪传入阿根廷后,早已远胜法国,名扬世界。阿根廷三件宝:足球,探戈,‘猫儿拜客’!每年的4月17日,是‘世界猫儿拜客’日。喝酒的朋友们,要来瓶阿根廷猫儿爽一下哦。

闲话休提,回到东湾酒吧。

阿立点了‘猫儿拜客’,儿子点了啤酒。儿子媳妇协商,点了一些下酒餐食(选择不太多)。

酒先上。‘猫儿拜客’果然不错,比平时买的猫儿更好喝。

各色吃食也陆续上来:

 

东西味道都挺好。

只是两个小圆凳,哪里放的下这些?每人盘子和刀叉放在自己腿上,要小心翼翼。

 

中间又要了一杯猫儿。

浅尝辄止,打道回府。一夜无话。


(二)韩国烧烤再拔肥 后会有期旧金山


星期六(11月28日),是在旧金山的最后一天了(晚上夜航回家)。

上午在家看橄榄球赛,是儿子媳妇母校校队的关键比赛。

开球第一波防守严重成功,感觉挺好。对方只能在自己底线附近‘胖忑’(Punt)。谁知我队的‘特别小组’(Special Team)急于求成,被罚了(可以‘骂’裁判‘猪头’吗? )。形势一下逆转。果不其然,越看越觉得‘兵败如山倒’。

球赛不看也罢,随便吃点午餐(薰火鸡等)。儿子虽然也无信心,还是坚持看完了球赛。

晚餐去一家韩国烧烤,是‘拔肥’自助餐。

一进门就看见高挑靓丽的韩国美妞‘前呼后拥’的劝酒。‘真滴假滴’?!

韩国美妞当然是假的辣。有图有真相:

 

韩国酱菜是无需点的。其它各色各样的小菜咚咚自己点:

 

各种肉类也点了一大盘。自己烤:

 

这次大家都没有吃的太饱,点到为止。

回到家,休息了一会儿。收拾行李,儿子开车送我们去机场。

到机场后,大家拥抱告别。

一个星期的吃喝游玩,享受天伦之乐。时光真是飞快。

再见,旧金山!

 

全文完。

 

暂时休博。

各位朋友(无论是‘相识’还是偶遇),祝大家阖家:


                圣诞快乐,新年好!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