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数数杏仁 —— 保罗﹒策兰的诗

 

 

数数杏仁(又名:无题)

        保罗﹒策兰

 

 

数数杏仁,

数数那些让你也不能寐的苦杏仁,

把我也数进去吧:

 

我寻觅着你的眼睛,那双你睁开时却无人理睬的眼睛,

织纺着那根秘密的线,

线上缀着你心思的露珠,

露珠滑落进陶罐,

陶罐里藏隐着一句无人会意的箴言。


在那儿你才完全走进名字,你的名字。

你迈着扎实的步履走向自己,

钟锤在你沉默的钟楼里自由舞摆,

无声的轰鸣撞你而去,

死神也把你搂进臂弯,

浑然一体你们仨漫行在黑夜。


把我变苦吧。

把我数成杏仁吧。

 

 

 

Zähle die Mandeln auch Ohne Titel

                           Paul Celan

 

Zähle die Mandeln,
zähle, was bitter war und dich wachhielt,
zähl mich dazu:

Ich suchte dein Aug, als du’s aufschlugst und niemand dich ansah,
ich spann jenen heimlichen Faden,
an dem der Tau, den du dachtest,
hinunterglitt zu den Krügen,
die ein Spruch, der zu niemandes Herz fand, behütet.

Dort erst tratest du ganz in den Namen, der dein ist,
schrittest du sicheren Fußes zu dir,
schwangen die Hämmer frei im Glockenstuhl deines Schweigens,
stieß das Erlauschte zu dir,
legte das Tote den Arm auch um dich,
und ihr ginget selbdritt durch den Abend.

Mache mich bitter.
Zähle mich zu den Mandeln.

 

 

 

重译后记:

    《数数杏仁》写作于1952年,是诗人对母亲的怀念和对黑暗往事的回忆。策兰系德语犹太裔诗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的父母双亲相继惨死于纳粹集中营,而策兰自己在友人的帮助下,身经千辛万险,得以死里逃生,有幸成为一名为数不多的幸存者。有一种解读认为,诗中的“你” 亦即诗人的母亲,也就是说,诗人在跟自己的母亲“说话”。这也便意味着,诗中的“你”为逝者,亦即诗人已失去的母亲。诗中的“我”(策兰)请求诗中的“你”(策兰的母亲)把自己也变成“杏仁”。有资料透露,策兰的母亲生前喜欢烤杏仁糕点。同时,杏仁亦为策兰(Celan)希伯来语的涵义,也就是说,CelanMandel﹦杏仁,而且是十分典型的犹太姓氏之一。

    至此,想必读者已恍然大悟,诗人何以反复地“数杏仁”,并且要求自己被“数成杏仁”的了,盖因“杏仁”是策兰的姓名,他“自己的(!)”姓名。众所周知,在二战时期的纳粹集中营里犹太人是没有姓名的,他们只有代号或曰囚号。此一关键词出现在第3段,“在那儿你才完全走进名字,你的名字。”“在那儿”——在哪儿?——在“陶罐”里!——呜呼哀哉!

    陶罐(Krug),有一种解读说,此处暗喻骨灰瓮。希特勒时代,数百万犹太人惨遭屠杀,其尸体均由火葬场或焚尸炉火化,但是犹太教,尤其是正统或保守的犹太教是十分反感和不赞成火葬的。还有一种可能,不过也与死亡和祭祀有关。我们在犹太人墓地,时常会看到镌刻着罐或杯图形的墓碑,表示祭司在为死者祈祷和送葬之前,已进行过洁净或洗手礼。总而言之,均与死亡有关。

   不太明白钱春绮和王家新先生何以将“das Erlauschte”译作了“窥伺者”或“窃听者”。这个词无论如何都难以理解成人,而是“被听到的”(声音或话语),且须悉心听、侧耳听,方可听得见。窃以为,这个“被听见的”(声音或话语),从上下文来看,应自“沉默的钟楼”而来,同时是无声的,一如策兰《钥匙》一诗中“房屋里”“沉默飞舞的雪花”,你和我和旁人是听不见的,但诗人。那是子与母、母与子版本的“心有灵犀一点通”,那是被沉重压抑得无法发出的心灵之轰鸣。为了这个词儿的翻译,我思索了两天,暂且译作“无声的轰鸣”吧。

 

   2015920日 重译后记

 

 

 

附1。北岛译文:

数数杏仁,
数数,那苦的让你醒着的,
把我也数进去:
我寻找你的眼睛,你睁开无人看你,
我纺那秘密的线
你在线上的沉思之露
落进被不能打动人心的词语
守护的水罐中。
你全部进入的名字才是你的,
坚定地走向你自己,
锤子在你沉默的钟楼自由摆动,
无意中听见的够到你,
死者也用双臂搂住你,
你们三人步入夜晚。
让我变苦。
把我数进杏仁中。

 

 

附2。钱春绮译文:

数数扁桃,
数数过去的苦和使你难忘的一切,
把我数进去;
当你睁开眼睛而无人看你时,我曾寻觅你的目光,
我曾纺过那秘密的线,
你的思索之露
向坛子里滴下去的线,
那些坛子,有一句不能打动任何人的心的箴言护住它们。
在那里你才以你自己的名义走路,
你迈着坚定的步子走向自己,
在你沉默的钟楼里钟舌自由摆动,
窥伺者就向你撞来,
死者也用手臂搂住你,
你们三个就一起在暮色中行走。
让我感到苦吧。
把我数进扁桃里去。


附3。王家新与芮虎译文:

数数杏仁,
数数这些曾经苦涩的并使你一直醒着的杏仁,
把我也数进去:
我曾寻找你的眼睛,当你睁开它,无人看你时,
我纺过那些秘密的线。
上面有你曾设想的露珠,
它们滑落进罐子
守护着,被那些无人领会的言词。
仅在那里你完全拥有你的名字,
并以切实的步子进入你自己,
自由地挥动锤子,在你沉默的钟匣里,
将窃听者向你撞去,
将死者的手臂围绕着你
于是你们三个漫步穿过了黄昏。
使我变苦。
把我数进杏仁。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