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希望你所在的世界,比现在的更好

我希望你所在的世界,比现在的更好

昨天早上,各种刷屏。妞妈也一样跟着大势转发了这条新闻。


马克扎克伯格的女儿MAX,几个月前各种段子提到的又一个投胎高手出生了。

随着MAX的出生,小扎夫妻也同时做了一个决定,将FACEBOOK,这个在中国大陆从来没有正常途径打开过的网站的99%的股份,价值450亿美元,捐赠给一家慈善组织。


接下来的事情想必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不知道的人估计也没有兴趣知道。

450亿美元,将用来拓展人类潜能,促进下一代儿童和平。

用小扎的话说:像所有的父母一样,我们想要你长大后的世界比我们今天更美好。Like all parents, we want you to grow up in a world better than ourstoday.


在和一帮朋友讨论这个事情的时候,一个曾久居硅谷的朋友说了句话,在硅谷,money is nothing,在大家的观点里,估计拼的都是智商和才能。她给我们说了件事情,她邻居的丈夫去世,邻居的一帮朋友捐赠了一笔钱给当地镇上的图书馆,然后在图书馆的椅子上刻上了邻居丈夫的名字。

这是个小感动的故事。


晚上,我把小扎捐赠的事情告诉了一帮孩子们,我原意是想在幼小的孩子们心中激起一种社会责任感。孩子们马上议论起来,一个孩子说,这个人这么傻,要捐钱也在自己来了快死的时候再捐呗,现在捐了自己就用不到了。另一个孩子说,他生了女儿为什么要捐钱?那他女儿用什么?再一个说,如果我是他女儿我要生气的,不认他做爸爸了。还有一个娃娃计算速度很快,说捐了450亿美元,那他其实还有45亿美元,哎呀,他好有钱啊。


其实我是想告诉孩子们,金钱有时候就代表了一种责任,钱越多,责任越大。就如同蜘蛛侠里面说的那句话:With great power, conspired with great responsibility.

想起以前和小朋友们聊天说起的一件事情。我说有次在英国的时候,傍晚在一个小镇闲逛,遇到一个人在家门口,主动和我们打招呼问我们来自哪里,然后邀请我们到她家中坐一下喝喝茶。我说这个故事的时候是想告诉孩子们,其实人和人之间是可以这样友好相处的。但是孩子们的反应非常有意思,有一个孩子大声说了句,这个人肯定是想显摆她家条件好。我说她家是比我们的漂亮,但是在当地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家,他们只不过对待远来的客人抱着一种欢迎的态度而已。

谈到这些的时候,我又想起在洛杉矶游玩的时候遇到的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

C同学晕车晕得很厉害,在洛杉矶到环球影城玩的时候,下了大巴,他就连忙拿一个塑料袋在边上大吐特吐。众所周知,这个地方旅游的中国人数不胜数,从我们身边经过的那么多操着普通话的人没有一个停下来问一下。其实我心里也没有想过有人来问,毕竟已经看习惯了C同学晕车的样子,以前旅游的时候M同学也是一样地晕得一塌糊涂,吐完了继续玩。

而这次,却出现了一点点小插曲,一个高高胖胖的美国人走了过来,在我们身边停了下来,问我们有没有事情,我说没事,小孩子晕车,这时候边上又过来一个警察,也用同样关切的声音询问我们,我也是回答没有大问题,只是小孩子晕车,过一会儿就好了,但是他们两个并没有离开,两人互相谈论了一下,警察问我要不要叫医生,我说不需要,谢谢了。胖男人问我确定不需要医生吗?他们两个在得到我的回答后并没有马上离开,一直等到C他同学吐完了生龙活虎地站起来后才放心地离开。

这件事情我回想起来一直感觉很温暖,颠覆了以前学过的资本主义人情冷漠的论调,而我们一直政治课上宣传的大道理,其实人家就是默默地在生活中做着。

小扎的新闻后面,有一堆人在责骂着中国的富豪们,其实,设想一下,当这些责骂的人自己成为富豪的时候,他们会像小扎这样做吗?也许会有人以自己没钱来回答这样的问题,其实很多事情,做不做,和钱已经没有关系了。为社区、为身边的人做一些细微的事情,这应该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的。能力大责任大,能力小,也可以承担一些小责任,改变一个不理想的社会,每个人都有责任的。

今天一早,又一则来自美国的新闻震撼着大家,加州发生枪击案。打开新闻,看下面的跟帖一半以上是叫好声,有一则貌似很理性的分析说美国的百姓选出来一个好战的政府,到处树敌,所以他们要对这样的结果负责。很冷酷的论调。

感恩节期间,和M同学谈论美国接受难民的问题,我说听说宾州也要接受难民了。M同学说,接受难民不是一个追求和平的国家应该做的事情吗?难民无路可走,要么去一个和平的地区生活学习,要么在逃难的路上自生自灭,要么加入恐怖集团以求生存。

我突然很惭愧,一直觉得非常理性非常愿意多方面思考的我,从来没有这样分析问题过。我一直想到的是,但凡难民,在被战争逼迫的背井离乡的时候,绝对不会自己卷入战争。其实我的思维显得那么幼稚并撇不开早年教育的痕迹。

写到这里的时候,想起来一对兄妹。这对兄妹典型的移民二代,美国生美国长的华人,且目前都在常春藤读书,一个在读本科,一个在医学院。以前我问过在医学院的哥哥为什么选择当医生的时候,他说,他有同学在一个国际组织工作,很多贫困地区需要医生,他希望将来自己能做点事情。当时还在读高中的妹妹抱怨家里孩子太少,说自从哥哥读大学后自己在家里很孤单。她说她一个同学家里有20个孩子。我很诧异,这么多孩子?是的,8个是父母生的,12个是从世界各地贫困国家收养的。她说这些孩子很需要爱。忽然想起那个想当美国总统的湖南弃婴。

这两个孩子从来没有接触过我们的政治大道理教育,但是在他们的心中,已经埋下一颗善良的种子,一个愿意为了这个社会承担责任的内心,还有什么困难不能抵御呢?

回想起我自己当年的想法,我和所有的家长一样,希望我的孩子生活在一个比现在的世界更好的世界,但是我没有想那么多,我仅仅是想,争取在一个更好的世界里生活即可。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不努力去让世界更美好,仅仅是做一个旁观者或者逃避者,这个世界是不会有所改变的。

一个社会的美好,其实也和金钱无关,当一切都是为金钱努力而不是想到自己的责任的时候,所有的金钱都是用来招摇的名片。

所以,我觉得,我也许仅仅只能做一个小小的奉献者,我原意告诉每一个我认识的人,我们可以共同努力,改变一些观念,让这个世界美好起来。

为了我们的孩子以及孩子的孩子们

 

PS 文章是中午写好的,晚上,同样的问题我又问了另外几个小朋友,有一个女孩子让人动容,她兴奋地觉得这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她说真好,将来如果自己有了成就,也会这样做。但是,接着她问的一个问题我无法回答:老师,他把钱捐了出去让其他的小孩子也受到了好的教育,那么如果他的女儿将来比不上其他孩子,没有了成就,他会不会很生气?会不会后悔?

我们的孩子从小生活在一个强调无限竞争,强调伙伴皆对手的环境中,他们无法从内心体会这样的情景的。

分类: 

评论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在美国曾遇到很多帮助我的美国人,我怀孕我家老大那会儿,有次早晨去诊所体检,结果车胎瘪了,我们停在路边打电话,早晨车辆少,路过的五辆车停下来问我们需要帮助吗?还有一次,我的车坏在一个超市门口,立刻上来三个人帮我推车。另外一个帮我打电话叫AAA;更有一次,我在我们小区散步,低头看自己的脚趾头,我的腿部韧带超级好,能够把身体跟腿叠起来那样,这个姿势估计一般人做不起来,因此一个开车路过的小区邻居(小区250户人,根本不认识)立刻停车,问我你是否身体不舒服,需要帮忙吗?都是普通美国人干的。在美国住久了,成了美国人一员,也像他们那样行事了,但在中国可不敢,怕被讹诈。

 
香台的头像
 #

是的,在美国没有多长时间,但每次都能遇见让自己温暖的人。而在国内大家戒心很重,即使心有善良,也不敢表露。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看了那么多负面报道,谁敢啊?

 
海云的头像
 #

都是价值观和世界观相异造成的。

 
香台的头像
 #

有时候无解释这样的价值观,因为一个环境的烙印太深刻了。 

 
西山的头像
 #

在国内还是能碰上善良的人的:近的说,2012年我去厦门见Amoy,坐公车没有零钱,有个小伙子就掏出自己的公交卡让我刷了;远的说,上大学时从上海去看在苏州出差的妈妈,聊天过梭了,坐公车下来到火车站还有很远的距离,眼看着我是赶不上火车了,急中生智,叫住一个下夜班骑车回家的年轻女工,问她能不能骑车带我去火车站。人家没有多说,让我跳上车,骑得飞快,让我在火车开动前2分钟上了车!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