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女儿,你能不能慢点长大?!

一年多前,我们住在加州,那时先生已搬去新州工作,每次先生离开加州的家,他前脚走,那时十一岁的女儿后脚就会把她粉色的小枕头搬到我的床上,她说她要陪我睡觉。每天晚上,十点多,她上了我的大床,不由分说就关了我的床头灯,跟我说“晚安”,不多久就进入了梦乡。有的时候,我坐在一边在电脑上敲字,看不清键盘,开了我的床头灯,若弄醒她,她也会埋怨,不过,绝大多数时候,我们母女相安无事。

只是爸爸一回家,她的小枕头就要回她的小床上。当然也有过几次她躺在两个大人中间,还不让我们说话,以免惊扰她的好梦。我们也埋怨这是我们的房间还是她的?

搬来新泽西,一家人终于聚到一块儿,房子也大了,女儿自己的房间自己设计颜色,还把老爸拖来拖去,一会换窗帘,一会儿刷新油漆,全是她的后现代派!

窗框的粉红和墙壁的紫色是她的创意

白色的小沙发红色的椅垫也是她亲自挑选

还有墙上那幅颇有后现代主义风格的画,更是她近期的作品

偶尔,她看了那个有点刺激的电影或是一本悲情的书,她会不由分说自己把她的床垫拖到我们的房间里,硬挤进来。我们夜间十一点的新闻肯定是看不了了,两个大人本来临睡前还能说些话,现在也不断被她嘘。老爸生气让她回到自己房间去,别主客颠倒!她也生气:“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你叫我过来我都不来!”

这一年多来,女儿的个子上升得飞快,转眼就快赶上我了。几个月前,女儿的爸爸去欧洲出公差,她按习惯又把她的枕头搬到我的床头,第一天大家都睡得很香。第二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事,我说了她两句,她一生气,就把枕头搬回去了,还说惩罚我一个人睡吧!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听音乐看电视上网忙得不亦乐乎,心里窃喜终于甩掉这个小粘牙糖了!

前两天跟我的美国邻居闲聊,她说我女儿最近似乎一下子长大了,我开玩笑提到每次她爸爸出差她搬枕头的事儿,邻居大笑说等着吧,她马上就不会再搬她的小枕头了。

上个星期,先生的父亲在加州动手术,做儿子的他回加州照看老父,我多了个心眼,一直在观察看女儿动不动她那小枕头,呵,你猜怎么着?她真的不搬了!爸爸走还是不走,似乎对她没有影响了,当然她事实上乖了一点儿,知道那个总让她欺负的人走了,妈妈不能欺负,只能保持距离!第一天我有些失落,临睡前,跟她说了好几遍晚安,她丝毫没有要过来陪我睡的意思。第二第三天,我生病请假在家,连班都没上,晚上她回来也会问我怎么没上班之类的,但也没有说要过来陪我睡觉!我更失落了!

周末,我把女儿爸爸藏起来的电子游戏取出来让她过过瘾,她玩得开心,直到夜深,让她停止她关了机器,转身出了我的房间带上门说晚安就去睡觉了。得,我自己睡!看见走道上的灯亮着,我预备过去关灯,走到房门口看见走道暗了,我折回身关了另一边的床头灯,因为房间黑,我就决定偷个懒不走到我的那一边床边,而是从不是我惯常上的那一边跳上床,不知道是不是跳得过猛,总之屁股挨着床的时候感觉身体的惯性还把我向前拉,而我的身体便那样往后倒去,我已感到身体的下面是空心的,那种感觉很糟糕,明明知道头朝下人从床上往下倒却无能为力阻止,一个可怕的念头一闪而过,然后就听得“咚”的一声,那是我的后脑勺撞击地板的巨大声响,黑暗的夜里我的眼前却是五彩缤纷……女儿闻声赶过来,扶起我,有点惊慌,我有些羞愧还有些伤心,等儿子也赶过来,我在那里喃喃自语,好像在说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太可怕了,我如果一下子跌死了,都没有人知道,感觉自己说的话像一个老太太,好像我母亲也说过这样的话,然后,就眼泪下来了,儿子也是先一惊,然后大概又觉得有点好笑,检查了一下我的后脑勺说没有大碍,安慰我两句就走了,女儿到是陪住我,抱住我躺了好一会儿,我有些害羞地问:“女儿,你要不要把你的枕头拿过来?”女儿很坚决:“不用!我陪你一会儿就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嘿,我跌了这么大一个跟头,都换不来她陪我睡一晚!我挺委屈的 :“万一我脑震荡了,夜里不省人事了,都没人知道!”女儿回答:“我夜里争取起来过来看看你!”我更伤心了:“我怎么觉得孤苦伶仃的没人管我啊?”女儿又说:“你不是还有爸爸吗?”我说你爸爸不是不在家吗?她却说没几天爸爸就回来了!呵,看来孩子已长大了,我心酸酸地想着,忽然感觉身边没人挺孤单的。

女儿走了,我正快睡着,先生的电话到了,我鼻子一酸眼泪就噼里啪啦地下来了,感觉自己像个孩子的在述说:“我跌到了,头朝下,好响的声音,没人陪我睡觉,我觉得有点难过……”

其实我最想说:女儿,你能不能慢点长大?!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哈哈,呵呵,笑得心甜也心酸!特别看到海云高兴过头跳过床,儿子检查了,像个医生走了;女儿则像个小妈妈,安慰了也回自己房间!

好有共鸣啊!真的不想孩子长大!

 
海云的头像
 #

时间过得太快了,是不是?

 
周小哭的头像
 #

这是初中生的房间?大概不在这里写作业吧?怎么觉得好像没有地方铺开那些书啊本啊还有很多不知道是否真的用得上的工具呢?

另,我和你在人生的不阶段中吧,我很希望孩子快点长大啊,昐着什么时候我能一个人好好睡个觉啊:)(估计大家都会同情海云,我就不假惺惺地同情了吧?)

 

 
予微的头像
 #

小哭妹妹,任何阶段的孩子都很可爱啊,孩子从婴儿起,我就天天搂着他们亲,是他们嫌我粘呢。我希望他们慢慢长大。

你现在要半夜起床照顾孩子吗?我挺幸运的,两个孩子,在他们大约五周大时,就训练睡过夜了。约12点睡到早上6点。

 
周小哭的头像
 #

半夜不怎么起来,偶尔老二叫唤了才起来。只是后半夜,自己要在大家都睡觉后在电脑上倒腾一阵子,睡得晚。想晚起,可是却晚不了,孩子们起来就不让我睡觉了。要是我放弃自己的自由时间就没问题,只是我觉得没有自己的时间,会带来心理上的问题,所以一直在生理和心理上寻求一个平衡点。就是很难,要么少睡觉 ,要么少了解外界,时间就那么多,不够用。再过一年估计就会好转了,已经在好转了,总比喂奶时候容易多了。

 
予微的头像
 #

明白,理解!总想把24小时拉长拉长,给自己一点空间!

 
海云的头像
 #

Susan应该比我女儿小两岁,她是不是还有个小弟弟或小妹妹?

 
周小哭的头像
 #

是啊,还有一个快三岁的小弟弟。

 
若敏的头像
 #

我们没女儿的人怎么办?海云,你太幸福了!

 
海云的头像
 #

儿子有儿子的好处,省心啊。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海云啊!哈格吧! 我今天还抱怨女儿像块年糕一样的,甩都甩不掉,不管爸爸出不出差,她就霸道地往我们床上一躺! 爸爸就乖乖睡别的房间了,我俩怨声载道,小丫头民愤极大啊! 看来我俩也别抱怨,可能突然一天就没有这美事儿了呢!

 
予微的头像
 #

是啊,赶快多搂搂女儿啊,这特权,过期会作废的啦。

 

 
海云的头像
 #

Hug! 可不是吗?转眼你想粘上去都不要了。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海云,女儿长大了,咋看你写的你倒变小了?赶快好好享受女儿还在家的日子,我们的干脆飞的远远的了。

 
海云的头像
 #

都说老小老小,大概是老了,感觉反而小了。:)

 
雨林的头像
 #

好温馨的天伦之乐。 包括最后的那个及时的电话。

 
海云的头像
 #

乐和苦是缠在一起的,所以才能体会。问好,雨林。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独立的女儿开始在妈妈的眼里逐渐高大,做妈妈的天性就是在孩子长大的时候有些不舍。

 
海云的头像
 #

一弘说的是。

 
春阳的头像
 #

女儿不能慢些长,但是还可以给你HUG和安慰。记住多抱抱她。 laugh

 
海云的头像
 #

是啊,多抱抱她,没准哪天连抱她都不大情愿了。

 
深秋红叶的头像
 #

小孩一上中学,就觉得时间真的过得太快了,不经意间,在你还没准备好的时候,小鸟就离巢了。。。所以,在他们还需要

你的时候,就好好享受这段有时候会“让你烦,让你气”的幸福时光吧:—)

 
海云的头像
 #

是啊,每当想到还有一年半,儿子就要离家上大学了,心里都很不舍得呢。女儿总觉得还小,可现在也不粘我了,忽然觉得等到哪天空巢了,可能有一段时间要适应呢。

 
予微的头像
 #

呵呵,我也是啊,想到儿子很快就要离家上学了,女儿也是天天长大,就开始担心空巢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收养两只猫吧,大毛和二毛,整天为他们忙,就想不起来空巢了。

 
予微的头像
 #

可猫儿不会给我大大的哈格!我告诉孩子我要收养两个小的,他们小时说要,现在反对!

 
抱峰的头像
 #

我看到了一个温馨、细密、柔情的女人世界。

枕头,利用得传神。

 
海云的头像
 #

确实是女人世界,大女人和小女人的奇妙依恋。谢谢抱峰看得懂!

 
雨曦的头像
 #

一对可爱的母女!看到你没事真高兴,一定摔得不轻.

仿佛就在昨天...还记得女儿挤在我床上,靠着我的肩膀一起读书的那些夜晚,现在想来何等的甜蜜温馨...就像卡彭特歌里唱的

Those were such happy times
And not so long ago
How I wondered where they'd gone
But they're back again
Just like a long lost friend
All the songs I loved so well...

 


 

 

 
海云的头像
 #

谢谢雨曦和卡彭特的歌,很温暖,有一种老朋友的感觉。我们认识吗?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这个当妈的,倒过来了,好象变成了你女儿的宝宝,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平时被惯坏了,老大不小了还怕黑屋子,老公不在家还玩头朝地,我的个天爷啊,你就没长大啊!

 
海云的头像
 #

这可能跟惯没有多大的关系。我这个人从小就容易出状况,有时候手里东西明明抓得好好的,也不知咋的了,就掉落地上去了,以前被人说是因为没有罗。在家里,崴一下,跌一下,胳膊碰一下,自己的脚踢到墙出血,这样的情况屡见不鲜的。说起来难以置信,我小时后还跳舞呢,在大学第一次演出,一上舞台差点跌到!嘿嘿嘿,不知哪里出了问题。就像这篇文章写的,我自己也想不明白,怎么跳上床竟然能跳过了,我那可是个国王尺寸的大床呢,跳过了才会掉到另一边去的,到底怎样发生的,我至今没想清楚!:)

 
予微的头像
 #

说明你还很青春,弹性好!一蹦老高!我笑到不得了,很没同情心的是不是?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哈哈哈,还以为你撑竿跳,说老实话,看了你的文,当晚我就利用我们家的环境做了把实验(我家也有张巨大的king),拿着福尔摩斯探案的精神,从过道我就开始助跑,过道到床八米,起跑速度也够快,可我怎么也无法让自己越过床去,后来我苦思冥想,辗转反侧,终于搞清楚了,你是先身体着了床,但冲力太大,惯性的结果,你就咕噜下去了------

 
予微的头像
 #

林大导,你把我笑S了!你真的是我们的“林姐”,还实地考察的在王床上撑杆跳!

 
梦娜的头像
 #

海云,你好幸福......

 

 
Sujuan的头像
 #

海云,您可真会制造 emergency来得到 attention,来吓唬您的二个小可爱!还好您的未来医生儿子慎定自若,女儿也知 tough love! 否则叫来911, 送到医院急诊,至少CT scan head 或留院观察几天,全美国人民的医疗保险费用又要增加了!都是因为海云孤单,无法独自入睡!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