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6 小时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5816

你在这里

幽默倜傥华莱士 生蚝鱼鲜马提尼

幽默倜傥华莱士 生蚝鱼鲜马提尼

南卡差旅行记趣(4)

蒲松立

2015年11月17日

书接上回(http://www.overseaswindow.com/node/20988),继续记趣。

(一)才送丑陋小鳄去 又迎倜傥大鳄来

年会每次星期一早上正式开幕。习惯上会请个名人做主题演讲人(Keynote Speaker)。这次请的是NASCAR赛车传奇人物华莱士(racing legend Rusty Wallace)。华莱士是NASCAR短道车赛冠军总数的记录保持者(34个冠军),总冠军数第八(55个冠军)。名列多个赛车名人堂。现在是美国体育频道ESPN的评论员。

华兄演讲幽默风趣。回忆旧事,虽然免不了提及自己的辉煌战绩,更多却是侃自己的糗事。如何第一次比赛就撞的七荤八素。醒来一看,自己的车在前面老兄的车上面。如何有一次弯道高速(从不减速的)撞墙,车子急速打转,直飞空中20尺。云云。

演讲穿插着问答。‘听众甲’问:“你的赛车生涯中有没有害怕过”?

华兄(先答‘淹死’,又道‘且慢’):“从未害怕,但有忧虑和思考I was never scared, but I was concerned)”。华兄因而对赛车安全改进有贡献:现在的赛车弯道撞墙时,赛车上会有一块挡板出来。车只会地上打转,不会直冲云霄了。

还有一件糗事。前面提到赛车时从不减速的。作为一个‘善于思考’的人,华兄忽发奇想:“弯道不踩刹车,但我可以换档啊?”

华兄最烦的就是‘工程师’(华兄严重声明:“不是说在座的各位工程师啊。你们都是最棒的”)。是说以前赛车界的工程师。 他们什么点子都要试验,改进,再试验,等到“猴年马月,黄花菜都凉了”。

华兄说干就干。一次比赛中,换档了。。。

结果如何?华兄暂且按下了。

却说每个赛车手,背后是一个团队。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华兄团队的经理,是个“老奸巨滑”的行家里手。这老狐狸好抽雪茄。每次车赛,别人看的目不转睛。老狐狸却要时不时抽口雪茄。时而又闭目倾听,居然比亲眼看的人知道的还清楚。更神奇的是:老狐狸靠耳朵听,比赛车手知道的还清楚,甚至更早(预测要发生什么事了)。

这天老狐狸吧嗒抽一口雪茄,闭目一会儿。再吧嗒吧嗒抽两口雪茄,闭目。。。“乖乖龙帝冬,哪个傻小子换档了?”再吧嗒。。。“#$%&!是老子的车。。。”

说时迟,那时快。

这边老狐狸半口雪茄烟呛在喉咙口。那边华莱士的车子一声爆响。车子引擎爆炸了。引擎盖直冲云霄。。。华莱士醒来又在救护车里了。

说的是糗事,又是生死一线之间,听众却忍不住哈哈大笑。

阿立也提了个酱油问题:“俺只知道肯塔基‘得儿比’(The only race I know is the Kentucky Derby)。赛车完全门外汉。该如何看赛车比赛呢?”

这肯塔基“得儿比”,说来话长。前几天已另文介绍了(http://www.overseaswindow.com/node/21014)。

华莱士笑答:“好问题!赛车后面的门道很多。建议大家要注意看赛车进‘维护暂停区’(pit-stops)。胜负往往是在那里决定的(比如换轮胎多用还是少用了2秒)。”

‘听众乙’问道:“俺家阿乙嫂对赛车木有兴趣。俺该如何忽悠她呢?”

华兄:“好问题,呵呵。‘东边日出西边雨’ ,忽悠木有定法的。”

会场里到处都是点头之人。看来家里的领导们不看赛车蛮多的。

华兄接着说:“第一次最好带她去个场地较好,尤其是进出赛场方便的去处。比如Daytona 500。那里刚投入了4亿美金大幅度改进设施。特别强调的就是‘车迷体验’(Fan Experience)。”

华兄说车赛的进出场往往很让车迷们(尤其是‘伪车迷’)烦心的。Daytona 500的赛场,系统更新之后,车辆进出会快很多。座位会更宽敞,休息和走动的地方也都有很大改进。Daytona 500还有一个好的地方是观众可以看到整个‘三椭圆型’(Tri-Oval)车道。车道长2.5英里,比赛全程500英里(跑200圈)。云云。

。。。

说起米国体育比赛的进出场,真是严重头疼。尤其是散场,整个城市都可能受影响。举一个例子:

有一年和小儿子参加一个中国人神马组织搞的二人高尔夫赛(阿立任何组织都不参加的,给朋友捧捧场)。比赛在附近的一个大学城。大儿子当时住在那里(大学城离他公司不算太远,有高速公路)。我们约好了打完高尔夫和他一起出去吃个晚饭。

那天正好是大学橄榄球赛。高尔夫打完,给大儿子打个电话:“往你公寓开过来了”(正常10几分钟)。谁知一出球场就严重堵车,赶紧通知大儿子,估计要晚到了。蜗牛似的慢慢向前。路途漫漫,却是不会更漫漫了吧?(向愚公学习!向愚公致敬!)

谁知前面道路封住了!只得慢慢跟着转。转到方向对了,又‘此路不通’!几番周折,只好再打电话给大儿子。大家瞎琢磨该如何开。经过了N次‘此路不通’后,终于到了大儿子的公寓。上餐馆太晚了。餐馆的预约儿子已经电话取消了。自己煮面条吃。来瓶冰镇啤酒消消气(小儿子远不到年龄,不能喝)。

吃饱喝足,已是晚上9点半了。道路应该通畅了吧?一开车出去,仍然堵车,仍然‘此路不通’。跟着车流,偶尔有警察指挥,终于上了高速。这么晚,高速公路上还是车流滚滚,好在不是蜗牛了。乖乖龙帝冬。

。。。

闲话打住,言归正传。

会议有一个展览会。会议厅旁边就是展览厅。有很多公司来此展览介绍自己的产品或服务:从配件,试验设备到原材料等。亚洲和欧洲也有不少公司来展览。台湾,香港和大陆的厂家也有。

会议中间休息,大家逛到展览厅。

华莱士在一个地方给车迷们签名。

轮到阿立了,先和华兄握手,谢谢‘精彩演讲和普及赛车知识’。华兄当场签名的海报自然要的:                    

                 华莱士亲笔签名的海报。

接着要求和大鳄合个影。华兄一点木有架子,欣然允诺:

与大鳄华莱士合个影。

照片发给阿立嫂先睹为快。

阿立嫂:“你昨天和小鳄合影。今天又与大鳄合影。太爽了吧?”

会议的咚咚就不赘述了,朋友们不会有兴趣的。只说说星期二晚上的晚餐。

会议有个 “拉关系”晚餐(Networking Dinner)。是去查尔斯屯有点名气的雪茄烟厂(Cigar Factory)。估计有一两张免费酒卷,说不定还有一支雪茄?

第2集提到腾格尔兄(要和阿立一起打高尔夫的)。腾兄来南卡之前就说要请我们公司的人星期二去‘凼汤’吃海鲜。却之不恭,大家决定跟腾兄去吃海鲜(雪茄就算了)。约好晚上7点在会议中心大厅集合。

(二)雨过天晴再进城 生蚝海鲜酒几轮

走到会议中心所在的旅馆大堂酒吧,腾格尔兄等人已在喝酒了(美国是酒吧文化)。

腾格尔:“喝杯酒再进城。阿立兄自己去点酒。记在俺名下。”

阿立(对吧台大嫂):“滕兄买单,来杯最贵的!。。。开个玩笑,呵呵。来杯马提尼。”

吧台嫂:“杜松子酒(Gin)还是伏特加?”

阿立:“伏特加。”

吧台嫂:“要make it ‘dirty’吗?”。‘Dirty’是马提尼的一个变化,加点泡橄榄的盐水(Olive Brine)。

阿立:“不用。只要橄榄。”

腾兄公司和我们公司一共约10人,都到齐了。包了一辆车,司机已在外面等。滕兄说进城后先街上溜达溜达,找个酒吧喝一杯,再去餐馆(预订8点)。

大家上车。到了城里,司机找个地方停好车,已经快8点了。腾兄给餐馆打个电话,晚点到。先去酒吧。司机说附近有个‘社交酒吧’(Social Bar)。大家慢慢溜达过去,看见一个酒吧,名字不是‘社交酒吧’。再走一会,醒过神来。司机说的可能不是酒吧名字吧?!

再回到刚才看见的酒吧。找一长条桌子,大家坐下。酒保拿来酒单,各自点酒。在酒保的建议下,点了杯‘圣城黑啤’(Holy City Stout),不错。大家神侃,时间飞快。腾兄说,该去餐馆了。

餐馆叫‘阿门街鱼鲜生蚝酒吧’(Amen Street Fish & Raw Bar)。走进餐馆,好几桌上是来开会的熟人。看来鱼鲜生蚝比雪茄更诱人。

落座以后,先各自点酒水和前菜。

吃海鲜,白葡萄酒好。看着酒单,点了一杯灰皮诺(Pinot Grit)。并非特别爱好,换换口味。

同行10人,前菜点的最多的是炸鱿鱼(Calamari)。到了生蚝酒吧,没人点生蚝?!只有一个美国小妞,说喜欢吃生蚝。顾不得了,阿立就和小美妞合点了一大份生蚝拼盘(有好几种不同地方和品种的生蚝):

小美妞和阿立两人大快朵颐,不亦乐乎。别人点的炸鱿鱼也不时传过来。一般的炸鱿鱼比较细,多是脆脆的。这里的炸鱿鱼里面肉厚,软软的,也很好吃。又加了几份炸鱿鱼,大家继续你传过来,我传过去。

点正餐了。小美妞说前面来的熟人推荐一种神马鱼,煎的像牛排似的,好吃。阿立觉得鱼不该像牛排,要嫩的才好。

女侍者:“阿立兄要什么鱼?”

阿立:“俺需要帮助。俺不要煎的硬硬的鱼。”

女侍者:“三文鱼如何?”

阿立:“三文鱼不够嫩。”

女侍者:“哈里巴特(Halibut)比三文鱼嫩。”

阿立:“那就哈里巴特。它与阿里巴巴木有神马浮云关系吧?。。。开个玩笑”

女侍者:“要如何做呢?”菜单上有好几种烧法,不知如何抉择。

阿立:“怎么做嫩就怎么做。”

女侍者:“那就御厨法吧?”

阿立:“御厨好,乖乖。”

女侍者:“要换酒吗?”

阿立:“不换了。只管上灰皮诺。”

哈里巴特

酒足饭饱,女侍者又拿来甜食单。其实不想再吃了。不少人点了这个或那个,看别人吃很没意思。那就再来杯酒,随便点了个巧克力咚咚:

这下彻底酒足饭饱,打道回府。

 

周末要出门。后面就不再写了。

全文完。

分类: 

评论

杨超的头像
 #

图文并茂,既有趣又长知识。赞!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谢超兄谷粒!

 
予微的头像
 #

那个叼着雪茄“听”塞车的老头很有意思!阿立兄的儿子都大学了?怎么阿立兄看上去像读博士的年轻人呢?

生蚝诱惑啊,那个哈利珀特鱼煎的好吃吗?西餐做的鱼,唉,实在失望。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予微:久违了!

阿立也是听到那雪茄烟老狐狸听声音知道要出事,而且是自己团队的车,感觉太有意思了!严重佩服。真是行行出状元。

阿立的孙女都要进博士预习班了,以免输在起跑线上。:-) Cool 阿立自然是年轻老人了。照片做不得准的。

生蚝好吃!那个哈利巴特鱼虽不老,但也没赶脚特别好吃。西餐的鱼还是不如牛排好。

这周在旧金山小儿子这里。

感恩节鱼块!

 
予微的头像
 #

感恩节感恩满满!

 
若敏的头像
 #

上次陪Jack去南卡打球,也要了生蚝,非常鲜美!跟你要的一样的鱼,做得非常好,是在一个岛上。谢谢分享!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若敏家的杰克兄是高尔夫高手啊!

南卡的岛,是希尔顿之头(Hilton Head)吧?木有去过。

以前和小儿子的高中校队一起去过南卡的“麽透必去”(Myrtle Beach)度假打球。那时跟着乱吃,木有吃生蚝。这次在加州又吃到灰常鲜美的生蚝了。等回家后可以酱油几篇咚咚。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