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周 5 天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4840

你在这里

一夜风雨凼汤去 狮鱼小鳄阿庆嫂 (南卡差旅行 3)

一夜风雨凼汤去 狮鱼小鳄阿庆嫂

南卡差旅行记趣(3)

蒲松立

2015年11月12日

上回写到鱼骨烧烤酒足饭饱,回到酒店。闹钟定好,见周公去也。

(一)一夜风雨半日闲 这厢小雨那边淹

出门在外,旅馆入睡倒不太难。只是后半夜醒来就辗转反侧了。夜里只听风急雨骤,暗道:苦也。幸好雨声渐渐减弱。闹钟还没响,睡不住了。干脆起来,冲个凉先。

探头窗外,黑漆漆的。打高尔夫,下雨算什么?除非下雪或雷电,我自岿然不动。

和阿立嫂微信侃了会大山。该去报到吃早餐了。带着一个小包(球鞋,手套,帽子,一些球),打着雨伞出发。走到会议中心,一小哥呆呆站在大门口。

小哥:“也是来打高尔夫的?取消了。早餐也取消了。8点之后有个自助餐。”

阿立:“雨又不大!俺住的酒店有免费早餐。”打道回府。

回到凯悦。小厨房地方蛮宽敞的,已有些人在用餐了。随便拿了些吃的,来杯咖啡。找个座儿,拿份报纸。从体育版看到财经版,消磨时间。

德国大众汽车严重造假的报道吸引眼球:说“大众汽车准备在美国被罚70亿美刀($7 B)。小儿科了,估计至少170亿。全世界范围要被罚多少还难说,但美国应该是大头。因为大众汽车的造假软件即使不用,在欧洲可能仍然符合排污标准。美国有两个指标高于欧洲。”云云。

想起前些日子与几个德国来的朋友聊天,齐口称赞德国人如何诚实,云云。真是“满口饭好吃,满口话难说”。

唏嘘完毕,回到现实。高尔夫取消不太爽。像米国佬说的找个“saving grace”:好在没有自带球杆,不用再傻乎乎的背回去。顿时阿Q起来。

半日赋闲:微信聊天,诗坛酱油(正好中秋小龙乡尾声),平板游戏砸糖果(Candy Crush)。

下午去会议中心报到。参加各分会主席会议。代一熟人参加了一个专题讨论(Panel Discussion)。柯兄是一个公司的副总裁,临时有事星期天不能来南卡。阿立代他发言,还真有人提问题。“之乎者也,天南地北”推挡回去。

流水账打住。单提一下中午出去找饭吃。正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接到小儿子电话(看到阿立在“非诗不可”上的“高尔夫取消”留言了):“(天气)真这么糟?”

阿立:“没觉得太大雨,现在也停了。应该可以打球的。”

小儿子:“就是。又没下大雪。”他以前少年和高中比赛时,什么风雨没见过? 小雪飘飘遍地霜也开球。

挂了电话,继续乡间小路。忽听:“阿立兄!阿立兄!”定睛一看,原来是公司同事查兄和前同事K妹。

他们星期五就到了。星期六去了城里市中心(downtown)。K妹说,那里真的成了“凼汤”了。水位很高,“应该划船去的”。

这么看来,高尔夫球场可能也被淹了。差点错怪别人“乡下人这么怕下雨”。自我反省:不应该想当然,不要嘲笑别人。

K妹接着问:“阿立兄晚上水族馆活动去吧?”那还用说。晚上见!

(二)雨中冲刺“凼汤”去 老友小鳄聚会来

晚上的酒会活动在南卡的水族馆(South Carolina Aquarium),晚上7点到10点。6点半集合坐巴士。

走到会议中心,又开始下雨了(没有带伞,嫌麻烦)。中型旅游巴士来了很多辆。雨越下越大,大家冒雨冲刺(基本没人带伞)。不少人走近一辆巴士,却道“满员”。阿立直接往远方的巴士冲。

巴士开了20几分钟,接近“凼汤”。果然街道上仍然水满为患。到了水族馆,巴士停下来。下车要跳跃水洼。再继续冲刺几分钟,才进入有顶部的区域。

入口处赞助公司的头头脑脑一排站在那里,一一握手寒暄。旁边有侍者托着开了瓶的冰镇啤酒,拿一瓶先。有几个临时搭的吧台,可以要各种酒。还有不少散布四处的食品台,过会儿才开放。一些空旷之处摆了不少桌椅,呆会儿吃饭可以坐下来。

熟人很多,拿着啤酒到处闲逛打招呼。西胁兄白天已经见面寒暄过了,酒杯碰一下。查兄和K妹到的早,啤酒至少第二轮了。

水族馆初看不太大,楼上楼下交错的有几层(设计蛮摩登的)。转来转去,海底世界风光不错。时不时拍些照。

雨夜南卡,冰镇啤酒拿在手里觉得冷了。赶紧换红酒吧。走到一吧台,红酒有两款:梅洛(Merlot) 或者“侃不馁”(Cabernet Sauvignon,国内叫赤霞珠)。(“梅洛”其实不如“么漏”更接近法语的发音。)

梅洛和侃不馁是最大众的红酒(葡萄)类型。别小看“大众”,法国大众不是德国大众。这两大类红酒都可以很高档(几百美金不稀奇的,也非常耐品。但价钱便宜的品种里(20刀以下),梅洛比较保险一点。有时超便宜的梅洛,也能喝。如果喝到一款物美价廉的梅洛(尤其是忒便宜的),值得买一箱(或更多)。

阿立平时自己喝酒葛朗台,多数时候是便宜的梅洛。今天这场面,拿出来的侃不馁不会太差吧?就要了“侃不馁”。果然不错。今晚就不换酒了,一直“侃不馁”下去。继续时不时拍些照:

 

上面这张照片里的水域有几层楼高。

 长吻雀鳝(Longnose Gar

 各种游鱼,五彩缤纷

 喜欢集体行动的“大西洋碰碰鱼”(Atlantic Bumper

一路闲逛,一边品酒。时不时继续拍些照片。

逛到下面这大玻璃容器(足有房间的一面墙那么宽),又碰上查兄和K妹了。

继续神侃闲聊,互相帮着照几张像。米国人也有“有图有真相”的意思。查兄说要“秀”一下给侄儿女看(自己必须在照片里面)。K妹要秀给谁谁谁看(也要在照片里面)。

既然神侃,阿立也不能太正经。

看着这水中靓丽的咚咚,有点像龙虾的远亲。而且是富在深山里那种。味道应该比龙虾更鲜美吧?可能还“有病治病,无病防身”?

阿立:“看着这些咚咚,哈喇子也流出来了。脑子里尽是她们成了さしみ(刺身)的样子。。。或者麻辣红烧?葱姜清蒸?到底该如何烧呢。。。”

这边阿立话音还未落。说时迟,那时快。

K妹插话了:“不不不。阿立兄,你不能烧!”

阿立:“要阿立嫂才能烧?”脑子里想的是:难道这是米国政府保护的咚咚?

K妹:“这玩意儿别看漂亮,严重美女蛇呢。剧毒的。好像非得有证书的厨师才能处理呢。”

阿立:“真滴假滴?”

近前找到说明,仔细一看。原来是狮鱼(Lionfish),果然是有毒的。

真是“都说莫以貌取人,鱼儿靓丽也带毒”。

请看照片和说明:

 

加勒比海刺身龙虾(Caribbean Spiny Lobster

水族馆里也有一些鸟类展览。

下面是猫头鹰和美国国鸟白头鹰:

 

猫头鹰

 

美国国鸟白头鹰(American Bald Eagle

 

这条章鱼其貌不扬,却非常活跃。游的飞快,抓拍几张。

照片拍了很多。几杯红酒下肚,只吃了点侍者们端来的小点心。该象征性吃点主食了。先去加点“侃不馁”。找个座儿,再去拿点吃食。有些队伍排的很长,东西再好,也无兴致。找几个人少的摊头,随便拿点意思意思。

吃的差不多了,慢慢品酒。这时西胁兄又走过来,坐在旁边继续神聊。

忽见有点动静,远处一人抱着个什么咚咚走过来。转眼来到面前,原来是阿庆嫂抱着条小鳄鱼。别人看一眼走开了。小鳄鱼都怕?

阿庆嫂看见阿立:“阿立兄,拍拍它!”

阿立:“拍它木有问题,但要合影先!”

阿庆嫂很高兴,拍啊。 赶紧把手机的拍照功能打开,交给西胁兄。西胁兄看阿立站好在阿庆嫂旁边,拍了几张,好像不对?(后来检查没拍到俺们的头,乖乖)。阿庆嫂也很配合,对西胁兄说,“看拍的好不好?”西胁兄又拍两张,成功了。

阿立拿过手机,看着还行:

秀给阿庆嫂看,她也首肯了。

阿立又拍了拍小鳄鱼,道声:“珍重”。又谢了阿庆嫂,回到座位。

阿庆嫂却不忙着走。拿出一瓶洁手液(Hand Sanitizer),让阿立把手消消毒。

这篇长了,照片较多。打住。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哪位高手知道如何增加“行距”?

国内朋友反馈:字体重叠,无法看。阿立在编辑功能里找不到调“行距”的icon。现在这个是从万维拷贝文字粘贴过来的。不知道是否好点?

 
捷润的头像
 #

酒是瓶中诗,欣赏好诗会很惬意。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是啊。尤其是红酒,要慢慢细品,像诗。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