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人生如戏

       AM是丫头球队年轻的家长,有个非常漂亮的金发女儿L,他们的独生女。第一次球队家长会上见这对夫妻,印象深刻。妈妈A晃着修长漂亮的腿,戴一副摇摇摆摆的大耳环,看上去不修边幅的打扮透着新潮和几分野性,A是个漂亮的女人。爸爸M其貌不扬,张口说话,语出惊人。第一个问教练的问题就很有些傲慢、张狂,他说:我家女儿看不得球场上对方冲撞和她一起长大的队员,她肯定会把对方撞倒在地算完。我希望你不要觉得这是个问题。话音落地,所有其他家长都默不作声地一起向他们行了个注目礼。

一个一个赛季下来,发现AM不是不好相处的人。M在酒店工作,常常周末也要上班,不能每场球赛都来为女儿加油,看得出这让他很遗憾,经常是下班后急急忙忙赶来看半场什么的。如果他周末轮休,他就会乐呵呵地和A一起来给女儿加油。夏天的球赛,只要他在,都会很体贴地带着一个可以喷洒出凉水的装置,架在场地边,让比赛间隙的球队姑娘们降降温。而A很讨球队孩子的喜欢,姑娘们给她起了外号,总是和她嘻嘻哈哈腻在她身边,别的家长没有这个荣幸。

出城比赛住酒店,晚上孩子们吵吵闹闹,白天的输赢都是转眼云烟。家长们则聚在一起聊聊天,喝个啤酒什么的。每逢如此,A都是一瓶啤酒在手。

有一天,看到A换了辆车开,是个很漂亮的“奔驰”。她本来开车就快而猛,这下更是风驰电掣地出入球场,把她心中的喜悦不假思索,一路抛洒。人逢喜事精神爽,A看着张扬、饱满,如盛夏阳光下的花,怒放着。

转眼夏末。

这天的球场边,空气有些僵硬。A和M分开远远地不坐在一起,和M坐在一起的是另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淡施脂粉,怀里抱着个小狗,说话非常轻柔。大家都小心翼翼地和A、M打招呼,对那个M带来的女人点头致意。A明显地很不安,看球时心不在焉,常常眼神飞快地打量大家的反应,强压着怒气和屈辱。而他们的女儿L也是很烦乱的状态,对父母、对任何事好像都是一触即发。

球队的孩子们不再敢往A身上腻,说话也都小心多了。她们很好奇地问出A和M不在一起了,M在另一个城市工作,那个坐他边上的女人是他的女朋友,一个护士。

A不再开“奔驰”了,开一辆不旧也不算新的“大众”,不知为什么,那车的漆就是给人一个蒙尘的感觉,怎么也不觉得有精气神儿。A的人也有些萎顿,眼神老是在远方行走。晚上在酒店里喝酒聊天,A可就是一瓶接一瓶,回房间时眼神飘忽,说话也不那么利落了。

一场球赛,又一场球赛,从秋到冬,A和M离得远远的。M的女朋友常常陪他来看球,抱着个安静的小狗。孩子如果上前逗弄小狗,她都细声细气地和孩子说话,让孩子摸摸小狗、抱抱。时间长了, A人渐渐地放松下来,不开心,但也不是那么在意众人好意躲闪的眼光了。家长们偶尔叹口气,说:“M的女朋友看上去是个好人……”好像如果她是个恶人,大家会觉得A好受些,我们也可以有理由鄙视她而对她视而不见似的。

很突然地,M一个人来看球赛了,从很远的城市开过来。

冬天的尽头,春天又快来了时,在孩子和家长刻意掩盖的诧异里,A肚子渐渐隆起。A怀孕了!

懵懂的孩子们忍不住,很快她们打听出A的孩子是和另一个男人的,不是L的爸爸M;L对这个即将到来的小弟弟,是带着期盼的。不知道也看不出M的心情。

由春到夏,由夏到秋,季节流失,A的身体渐渐沉重起来。很多时候,L是爸爸带来训练、比赛,M肯定很多时间花在路上。有时A来,M会帮她把椅子从车上拿下,摆好,M自己还是坐在球场另一头。

深秋的时候,A产下一个男孩儿,L从此有个弟弟。

A和M,不在一个城市了,却时不时聚在女儿的球场上,一起来看训练、比赛。每次,都是M安放好椅子,A抱着婴儿坐下后,M才在边上也坐下。

那个黄昏的下午,连着下过几天雨的草地湿漉漉的。久违的太阳,灿烂地温暖着秋天每一个呼吸。A在M的安顿下,抱着婴儿坐在球场一角的椅子里,人渐渐地困乏起来。M从A那儿接过婴儿,抱在怀里,让A能打个盹儿。我走近时,看婴儿匍伏枕着M的胸睡得安安稳稳,M怜惜地看着熟睡的孩子,满眼的慈爱!

秋阳西下,将大人、孩子都拥抱在余晖里的光芒里。

人生如戏!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漂流的船的头像
 #

描写细腻。看来你的丫头带给你不少灵感啊。

 
若敏的头像
 #

精彩!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