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在线
上次登录: 3 分钟 33 秒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4840

你在这里

南卡差旅行记趣(1)

南卡差旅行记趣(上)

蒲松立

2015年11月3日

(一)引子:行业年会

本行业有一个年会。它与学术界的会议氛围大不相同。论文以实际应用为主,学术水平不太讲究(与学术界的“影响因子”也没啥关系)。会议期间虽然以宣读论文为主,但总有些会议之外的趣味活动。会议开始的星期天早上有个高尔夫比赛(Golf Outing)。星期天晚上往往有个大的活动,不属于会议日程(需要邀请)。

年会的地点在东海岸和西海岸之间轮换。总体来说佛罗里达州,加州和亚利桑那州的一些城市去的最多。德州的一些城市和新奥尔良也常去。虽然是工业界的一个年会,倒也有越来越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教授们参加。

最早参加这个年会是大约20年前,在新奥尔良。曾经每年都参加,后来稍微减少一点。也做过几次分会主席(往往和别人分担)。无论参加与否,每年也帮着审阅论文(并不太严肃,很少拒绝别人的论文)。

会议的高尔夫比赛往往在一个著名球场,很受欢迎。比如2013年的球场是TPC Sawgrass(著名的The Players Championship 职业高尔夫球赛就在那里)。这是个半私立球场,必须住在万豪酒店(Sawgrass Marriott Resort & Beach Hotel )才可以去打球。要提前很早预约,也蛮贵的(200多刀一场球)。

高尔夫比赛往往是公司之间请客(虽然也可以自费)。我们公司早年也请过客户。现在多是下家公司请我们。这在美国和我们行业都是完全合法的。不是腐败,就是正常的客户往来和沟通。也不是高消费。自费参加也就是100多刀,除了比赛(有球车),还有饮料,早餐和午餐,以及奖品等(有时还发一小盒球)。“价格合理”是因为有很多公司赞助。

比赛是四人一队的Scramble(每一杆都以本队最好的那杆算)。个人水平高低不太重要,开心为主。比赛分甲乙两大组。甲组总体水平高,从远的开球点发球。除了团队名次,还有其它个人奖项。比如最远开球(Longest Drive),最远推杆(Longest Putt)等。

一般至少有100多人参加,所以采用“开球枪”(Shot Gun)形式。大家被分配到指定的各个球孔的开球点待命。每孔有甲乙两队。“枪”声(或号声)一响,甲队先开球。等到甲队人马走的足够远了,乙队才开球(以免把球打到人家头上去)。

比赛中免不了总有人不小心(或技术太烂)把球打歪了,往旁边球道上的人头上飞去。这时候击球者和自己队友有义务大喊:“Fore!”(警告那些人球飞来了)。听到之后,那些人就应该一边蒙住头,一边看球往哪里飞。

好笑的是,这边一喊“Fore!”,周围听到的人并不知道球往哪个方向飞去了。四面八方的人一起蒙头躲避。球往西边飞,东边的人也蒙头。

不太好笑的是击球者喊的太晚,或者根本没喊(没想到球会飞那么远,那么歪等)。那边的人突然发现一个球砸在自己旁边或车上等,吓一大跳。这时候就该美国国骂显身手了。高尔夫理论上是绅士运动(Gentleman’s sports),这时候理论就严重脱离实际了。这么多年,各种米国国骂听了不少。还有要动老拳,甚至用球杆要真打的呢。

阿立的高尔夫是酱油水平(多数时候是在乙组)。打球主要是开心,再时不时喝点冰镇啤酒等。球场上有美妞开车送/卖各种饮料和酒(包括简单的鸡尾酒)。

不过高尔夫有个很有哲理的说法:(只要结果好)怎么打的木有关系(It doesn’t matter how)。“技术好”经常没有“运气好”重要。所以偶尔运气好,也有些值得炫耀的时候。比如有一次比赛,我们开球的那孔正好是比“最远开球”。那天没有练球。上去做几个假动作,一杆击球。乖乖的球儿似箭而去,清晨的雾气中看不见了。开车前进,找到球了,打了超过250码(小概率事件也是会发生的)。赶紧把小旗帜插在那里。

比赛结束,组委会的茉莉莎宣布“乙组最远击球的优胜者是。。。阿立兄”!鼓掌,领奖!小信封打开一看是100刀的信用卡之现金卡 。餐桌上就吹起牛来:“没练球,第一杆!用的1号球杆(driver)是耐克(Nike)的一款过气的二手货(used club)。100刀买来的。”餐后马上打个电话报告阿立嫂,“那根球杆的钱赚回来了”。

(二)初访旧金山 纳帕谷酒庄

这些年开会去了不少地方。这里单写一点1998年在旧金山的会议。

那次阿立嫂和小儿子(北雁说“小阿立”,“小小阿立”弄得大家都糊涂了)也一起去了。大儿子住在朋友家,由他们接送上下学。

会议在旧金山著名的费尔蒙酒店(Fairmont)。电视剧《旅馆》(the Hotel)就是在费尔蒙酒店拍的。电影《岩石》(the Rock)以恶魔岛(Alcatraz Island)为背景,也有费尔蒙酒店的镜头。

Hotel是以阿瑟 黑利(Arthur Hailey) 1965年写的同名小说改编的。在国内时就是阿瑟兄的粉丝。杭州的外文书店几乎每周都要去逛逛。那里经常有国内翻印的英文作品。小说名著和科技教科书等都有,还可以预订。时不时买几本英文书籍:比如《Gone with the wind》啦,阿瑟兄的《Airport》和《Overload》等等。还有一个忒喜欢的作家是西德尼 希尔顿(Sidney Shelton)。他的小说无论中英文,看到就买。

闲话休提,言归正传。

飞机到了旧金山,租好车开进城已是天黑了。高低起伏的街道第一次见识,坡度这么大。那时没有“鸡屁爱死”(GPS)。拿着AAA的线路指引,开车胆战心惊的。好不容易开到酒店,停好车。

走进酒店,哇,好豪华!在美国也住过一些旅馆,比这差远了(那时的中国旅馆更简陋了)。

得意洋洋走到前台,柜台经理柯湘姐却道:“阿立兄,旅馆满员。严重不好意思!胡汉三住的爽了,不退房呢。”

阿立可是有预定确认的。正想理论一下,柯湘姐又道:“阿立兄不要担心。我们已经联系好万豪酒店(Marriott)。你们今天住万豪,费用我们包了。”

阿立:“这也罢了。只是黑灯瞎火的,你让农村来的阿立自己开车去找神马万豪酒店?”

柯湘姐:“怎么好意思让阿立兄再开车?我们帮你叫出租。” 柯湘姐叫好出租,付了车费。

那时工作没几年,有点葛朗台。

阿立:“明天回来怎么办?”

柯湘姐:“阿立兄可以叫出租车。这里是一点现金。你们明天回来的车费应该够了。”

我们在万豪住的挺舒服。一夜无话。

第二天回到费尔蒙,胡汉三还在磨蹭。行李托给酒店,我们出去溜达。中国城就在旅馆旁边。渔人码头步行也不远,先去侦察了一次。

再回到酒店,柯湘姐:“阿立兄,不好意思这么多麻烦。我们给你安排了一个好房间,海景房。不加钱。”

阿立想:“加钱也不是俺自己的钱。还不如给点餐厅优惠或者送瓶酒。。。”,却不好意思说出来。

开会的事就不提了(除了冷气太足,略有感冒)。

星期天晚上参加了纳帕谷酒庄游。那时还没听说过纳帕谷,更不知它的名气。葡萄酒刚开始喝,没有什么知识。去的是哪个酒庄不记得了(只记得很大)。参观了酿酒的各道工序和设备。

晚餐杂七杂八的咚咚更不记得了。活动提供的白葡萄和红葡萄酒喝了很多。一些人餐饮结束后,自己买了更好的酒,打开继续喝。喝到后来百无禁忌。别人喝酒的杯子,倒上酒递过来,阿立就继续喝。过会儿空杯子传过去,别的老兄也接着倒酒喝。

第二天晚上我们公司包了一艘游轮,请了不少客户游旧金山湾。船上也是吃饭为次,喝酒侃大山为主。时不时看一眼夜景,来一口雪茄(到美国就戒烟了,雪茄偶尔大家高兴凑趣)。那是第一次与西胁博士相遇和聊天。西胁兄当时在我们的一个日本客户工作,是个技术头目。他在我们这一行有点名气。

此后不断再遇西胁兄(还有不少其他美国欧洲的朋友)。他后来离开工业界,回到日本的一个大学做教授去了。研究方向仍然和我们有关,因此继续来参加会议。

今年在南卡开会,又和西胁兄相遇。在水族馆里,阿立和阿庆嫂的照片,就是请西胁兄拍的。此是后话,暂且按下。

会议期间阿立嫂带着小儿子玩。酒店就可以报名各种旅游项目,车会到酒店门口接送。阿立嫂自己选择,去了恶魔岛,也坐了环城游的铛铛车等。玩得也很高兴。

多数时候阿立嫂带着小儿子去中国城吃饭(偶尔阿立溜出来一起去)。在中国城还买了一只袖珍小乌龟,蓝绿色的,只有一两寸大。装在一个透明的容器里。回来的飞机上空姐们也都喜欢凑过来仔细看看。

飞机在犹他州中转。没事在机场里闲逛,给小儿子买了个Yo-Yo。小儿子原来是个玩家,玩得乎溜溜的转。同行的几个老美同事看得眼热,也去买。说是买给孩子们的,自己都玩起来了。谁知没人能和小儿子的技艺比。美国佬不怕难为情,大家开心。小儿子自然很是得意。


下面是阿立打高尔夫的照片。

 

Ooops,不是阿立,是小小阿立。哦,小儿子:

分类: 

评论

Amoy的头像
 #

阿立的工作和生活看上去都好惬意,还是米国好啊!

 
Amoy的头像
 #

阿立的工作和生活看上去都好惬意,还是米国好啊!

 
杭州阿立的头像
 #

Amoy: 谢谢鼓励!中米还是各有各的好处吧。

 
梅子的头像
 #

看来这年会满有趣。

可"阿立和阿庆嫂的照片,就是请西胁兄拍的。"俺却没看明白,阿立怎么和阿庆嫂合影了呢?如实招来。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梅姐欲知后事如何,就要下回分解了。阿立在学卖关子Cool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