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心上不长草,诗酒趁年华

心上不长草,诗酒趁年华
标签: 

因为工作关系,每年都要接收许多新来的大学毕业生。自己也是从懵懂的年纪一路踉跄走过来,每每看到一张张新鲜的面孔,仿佛看到当年青涩的自己。共同的话题自然很多,相处起来甚好。

他是九五年那批学生,刚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的绿皮火车下来,他们的身上和行李上都有一股浓重的火车味。我因为特殊的身体原因,闻到那味道引来一阵痛苦的干呕。吐完之后,有人告诉我,“行李丢了”。

我悟着鼻子,忍着难受,在火车站的行李房一件件帮他们翻找。一翻折腾,最终在兄弟单位的行李堆中找到丢失物。一个打包好的包裹居然外面还捆着几个绿色的衣架,以为是哪个细心的女生的行李,最终来认领的却是一个人高马大的大男生。

随后的迎新会上,我一一对号入座,很快将他们的名字和人匹配上。牢记名字是我们的职业习惯。他的名字简单又有个性,印象深刻。

分配的时候,将他分去了比较远的一个项目上。

然而,很快听到他的绯闻。和同来的女生闹起三角恋,颇有戏剧性。男二号及其父亲从另外的城市赶来,誓言要决斗,作一个明确了断。

情伤是必然。

那女生在学校早就名花有主,招惹他实属不该。

于是,听闻他沉寂许久。

一年之后,他的工作业绩在同批学生里算是突出的,转正、定级考核都曾看到他的汇报材料,像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星,迟早会发光。

五年后,再在公司见到他,已然抹去一脸的学生气,和公司的职工子弟打成一片,标准的普通话变成了有单位气息的川普。娶了公司的小护士做妻子,岳父一家在公司有相当的人脉。他的适应和生存能力挺强。

再之后,他从事市场经营工作,听说酒量很好,长相和学识也加分,绩效耀眼。

 

公司分分合合,项目辗转多地。多年后我还在机关呆着,做着一成不变的工作,每年都迎新,每年也能看到曾经接来的学生走上不同的领导岗位。他跟对领导,南去广州有了很好的发展。我们在一次综合会议上再见,他和我说起刚参加工作时的事,大家都哈哈大笑。

后来,广州的分支机构独立,我们不再是同事。

几年前,经我们共同的一个好友和同事介绍,大家再次成为一个单位的人。我们已是相熟但不了解的人。因为工作原因,据说他对我有些怨气,但每次见面他反而会主动打招呼,我却不知如何应付的好。

最后一次见他,是在小区的院子里。他笑着问候,调侃我在公司聚会上手气运气俱佳,博得不错的奖品。我“呵呵”笑着,算是应答。

上个月,我们共同的朋友一早发来消息,说他“走了!”,我不解。在我看来,人员跳槽很正常,不值得大惊小怪。回复:但愿他去了更好的新单位。

然而,他是真的走了!睡了一觉,在梦中安静地走完了他短暂的人生之旅。

没有人能料想这样猝然发生的事。

当我们不知道终点何在时,我们就不能真正了解和理解过程是什么;但等到达终点时,这过程又已经结束了。这正是人类无法逾越的永恒悲哀。

人只能活一次,就和根本没有活过一样。

想着他的一生,总想说点什么,但什么也说不出。

茫茫人海中,我们遇到不同的人,和不同的人打交道,有些共同的话题,也有没法沟通的矛盾。有的人轻飘飘的从你身边走过,转身就再也无法相见。有的人寄托过你的感情,有的人只是你心头蜻蜓点水的过客,但一想到不经意的告别就是天人永隔,心里还是会唏嘘。

感恩,珍惜,我们时常说,但常常没落实。

想起冯唐的话:把快乐留给自己,把疾病交给医生,把性命交给上帝。心上不长草,诗酒趁年华。

但愿在天上的他,安好,自在!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若敏的头像
 #

是呀,在大学也遇到类似的事。周五在图书馆还打了招呼,周一回学校就听到这位同学在汉水游泳时,溺水身亡。真不敢相信。珍惜每一天,太重要了!

 
Amoy的头像
 #

谢谢若敏分享感概。我这位同事的故事让我有不得不写的冲动,放在心里有一段时间,以为会淡忘,但还是忍不住落笔为字。

 
捷润的头像
 #

活一天快乐一天。

 
Amoy的头像
 #

想开了,就是这个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