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儿子上大学(6)大学室友

   一直很在意孩子大学室友是什么样的人,也一直希望儿子在大学里,能碰到一位豁达开朗的阳光男孩做室友。自己内心深处总觉得,这样儿子可以借一点光,来个茁壮成长。 

    好多年前,认识一位来自马来西亚的长辈。这位热心的阿姨,手把手地教我包粽子,又整个流程地教做月饼。交往久了,阿姨跟我讲了一件一直让她非常伤心的事。阿姨有一个女儿,十多年前,送来加拿大上大学,由于上大学的室友不佳,女儿给引导成了同性恋。其实阿姨心里也清楚,同性恋一定要有先天的因素,可这事无论谁家摊上了,总会觉得,一件事光有种子还不行,那让种子生根开花的土壤也很关键,更何况是让种子第一次扎根的地方。 

    有了这个真人真事的故事,孩子大学室友一直是让我多虑的地方。儿子上大学之前,借着一起做饭的时间,不但慢慢讲了父母的期望,交友的原则,保护身体的重要,最后还小心翼翼地讲了一下恋爱和同性恋。期盼着这些看似无意的家常话,能帮儿子挡一挡在大学可能会碰到的一些风雨。 

   刚读心灵鸡汤时,就非常喜欢这篇关于室友的文章,现在译在这里与大家分享。 

天使与你同眠           

                                                                    (美国)Cassie Goldberg 

    整个夏天,从炎热的六月到挥汗如雨的七月,我都在紧张焦急地等待着一封信。   每天,我都会跑到信箱察看,可每次都是非常失望的空手而归。在感觉是等了很久很久,久的像好几年以后,终于,一封白色、来自厚富士坦大学的信姗姗而至。千万别误会,我不是在等一封大学接受、或者拒绝的信,那种通知几个月以前就收到了。这封信将告诉我,我步入成人、大学第一年校方分配给我的室友名字、地址、和电话,一想到要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住在一起,心里就不舒服。 

   七月底,信来了,阿娜 .格蒂米尔扎是她的名字,来自纽约的皇后区。一分钟都不想耽误了,我急于马上认识她。拿起电话拨了阿娜的号码,三声铃响之后,留言机开始工作,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响在电话里。 

   “Hala, no nos encontramos, en este momento, profavor dejenos un mensaje y le devolveremos la llamada lo mas pronto possible …” 

   什么?西班牙语?这女孩的留言机录音是西班牙语?在所有我想象的室友可怕的事情里,像诸如臭脚、坏习惯、难看的床罩啦,我万万没想到学校竟然给我安排一个不讲英语的室友!摔下电话,真是心烦意乱。我西班牙语的水平仅限于Taco Bell连锁饭店的推销广告。看来事情比我预想的要麻烦的多。 

   后来的几周,一直忙于购物和计划未来的寝室,也沉浸在准备我人生中最激动人心的四年里。要出发了,车子里塞满了粉色的床罩、白色的窗帘、大小枕头、和一大堆漂亮的装饰品, 不想去想那些即将面临的选专业、考试、买书的烦恼,当务之急最让我焦心的是要早早赶到学校,抢在室友之前入校是我的目标,这样我好可以占好床位、好家具、和大一点的壁橱。 

    在学校允许搬进寝室的那天早上,我和我家比学校规定可以报道的时间提前到达。我们非常惊讶地发现,我们白赶早了,已经有一个队伍排在宿舍楼外面。一个女孩子已经在我的寝室,噢,我们的寝室里,站在她没完全打开的行李旁,正跟她妈妈愉快地讲着西班牙语。看起来她的东西并不多,估计她车子里应该还有更多的东西。 

    没等我开口,阿娜就说“你一定是凯西了!太高兴与你相识了。真对不起我们一个夏天没机会联系,我大部分时间都没在家。噢,老天,你有这么多东西啊!介绍一下,这是我母亲。对了,我把好家具和大壁橱都留给你了,反正我也不需要那么大的地方。” 

    看来阿娜是说英语的,我一边感到羞愧一边在心里滤过她这番话。她没瞎说,她是给我留下了好家具和大壁橱,我能看到我这一侧的家具更新,她的床垫子更旧,我的壁橱也比她的大得多。 

    这样近距离接触她,可以感到她的随和。总的来讲,阿娜是一个很秀气的女孩,穿着单一颜色的衣服,没化妆、也不涂指甲。我还注意到一个大大的军用包靠在她军绿色的床边。

    “那个军用包是干什么用的?”我问。 

   “噢,那个,是这样,我呢,目前算预备军人。”她解释。“一周有四个早上,我要四点起床,不是什么大问题。” 

   早上四点起床?我的肚子打了一个结。“就像军训吗?”我知道我说话的声音挺抵触的,但阿娜好像没注意到,她笑眯眯地点点头。 

   那天晚上,两家的家长都离开了,把我们留在一半军营绿色、一半粉红精致装饰的寝室里。我几乎是尽了我的全力来控制自己没拽着妈妈的大腿,让她把我也带回家去。当然我得同意,阿娜看起来好像也算和气,可我还是没准备好面对这一切。 

    出乎意料,我们开始交谈。当然不能指望阿娜会多么浪漫,对她来说她的家庭就是她的一切,而她自己对大学还有几乎淹没到脖子的一大堆计划。随着她讲话,她的眼睛放着光芒,她的每句话都伴随着充实和理想的钟声。我没讲什么,但是非常惊讶地发现,我很渴望知道更多的她,即使是在熄灯以后。躺在新床上,自责地想,我原来假设的那些可怕的想法有多可笑。我知道跟阿娜比,我要加倍努力。 

   “Duerme con los angeles,”阿娜几乎耳语地说,她的声音好像已经进入半睡眠。 

   “嗯?”我睡意朦胧地问。 

    “Duerme con los angeles。就是天使与你同眠的意思”阿娜解释,她柔和轻轻的声音溶入我的梦中,伴我入睡。 

     那年,不知不觉中,我从阿娜那里学会了做事情要有耐心和关爱他人。阿娜自己对待事业和人生的态度,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使我能不但认真细心地选专业、刻苦学习,也真正了解到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道理。她教会我有时候也要慢下来,享受人生,要感激我在课程里学到的一切。而最重要的是,她让我这个喜欢匆忙下结论的人,学会了三思而行。 

   在大学的后几年,我们选择继续做室友。我们一起在大学这个环境里成长、成熟,迎接每一天的新挑战。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的每天晚上都是在“天使与你同眠”中进入我们的梦乡。 

 

   无论是孩子还是我们,遇到好人都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其实,好人处处都有,只要我们能用一颗感激的心去看我们周围的世界。 

   在这里要感谢儿子的室友--Josh,虽然他不能算是一个阳光男孩,但他和儿子相处的很好,前几天是儿子的生日,他送了儿子喜欢的礼物。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我还没想到这件事呢,谢谢提醒,要把这篇文章读给孩子听。

 
百草园的头像
 #

海云,写这篇是因为女儿也曾经碰到过交友和室友问题,第一个学期为了不喜欢的室友,她换了寝室。我当时就跟她讲,虽然你换去和朋友同寝室,但天天在一起,朋友可能变成不是朋友。不幸被我言中。而原来以为不喜欢的室友,后来竟然变成了朋友!

 
春阳的头像
 #

室友确实很重要。我儿子大学的室友后来在NYC又做了两年室友, 一直到我儿子有了房子。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春阳,你儿子脾气也一定很好。俺家的秃小子脾气不错,与人相处,比姐姐强。

 
仲夏百合的头像
 #

真的是这样,青少年之间互相影响很大,大学里,有好室友也是非常幸运的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