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小时 50 分钟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4570

你在这里

一城桂花雨 四海明月情

 

一城桂花雨 四海明月情

杭州阿立

2015年9月25日

2015年9月26日缩减版


(一)故乡昨夜桂花雨 月饼私家分外香

 

今天一早打开微信,就看到杭州同学发的桂花雨照片:

 

 

 

阿立就提起雪草说的桂花泡铁观音。同学们都说好主意,应该也可以泡龙井。

胜哥说:“桂花要先加工成干桔花,去掉涩味,更香,口感更佳。”

阿立:“杭州可以买到干桂花吗,不加糖的?”

胜哥:“最好自己加工。店里卖的要么是糖桂花,有的是加了硫磺的。”

阿立:“要组织个桂花干活别动队?”乖乖,还是回到现实,聊聊月饼吧。

 

小时候杭州主要是苏式月饼。无论什么馅,总觉得太甜了。中秋吃月饼只是惯例而已,还是螃蟹黄酒馋人。后来广式月饼也进入杭州市场。虽然还是甜的,比苏式月饼好吃多了。当时品种不多(那时没见过有咸蛋黄的),有莲蓉,细沙,生蓉,椰蓉,金腿和五仁等。阿立嫂和阿立都喜欢五仁的。上星期去华人超市,买的仍然是五仁的(等不及中秋,早已开吃了)。

也许比广式月饼进入杭州还早点,榨菜鲜肉月饼就已悄悄登场了。为什么说“悄悄”呢?因为阿立不知道啊。

阿立嫂回忆,小时候最喜欢到颐香斋,看她们在店堂里现做榨菜鲜肉月饼。现烤现卖,热乎乎的马上吃,香!

阿立从小住在西湖边(见“兰陵别墅”一文),颐香斋比较远,没有去过。直到大学时搬家(母亲学校宿舍),颐香斋就在家门口了。杭州最有名的采芝斋,早期却还没有榨菜鲜肉月饼呢。

阿立嫂烹饪是天才。吃过看过一次的,不要菜谱,自己就能做出来。榨菜鲜肉月饼自也不在话下。近几年因为要健康饮食,好久没做了。

今年又做了一次。虽然看着像苏式月饼,榨菜鲜肉的馅,味道完全不同:

 

 

 

这不像苏式和广式月饼可以盒装,等到中秋赏月时才吃。榨菜鲜肉月饼必须要热乎乎的吃,爽!以前没有冰箱,买了马上吃完(最好出炉就吃)。现在自己做,多的可以放冰箱,吃的时候再热一下。

我们的马来西亚邻居会做广式月饼。榨菜鲜肉月饼却是第一次吃,也很喜欢。

 

(二)超级月 月食 血月

 

今年超级月Super Moon),中秋月亮会特别大,特别亮。赶上月全食,可以看/血月Blood Moon哦。

去年(2014年10月8 号)也看到血月的整个过程

当时一出门就觉得月亮么这么大,这么亮?电台正好在实况报道,因而马上明白了。

一路上看到血月慢慢形成的整个过程。路边有树木背景时,血月显得特别大。可惜是开车上班途中,路上没有拍照红灯停下来时,想拍过几次。可是背景不好,又有路灯和信号灯,毫无美感。想到了公司再拍吧。后来认识到这是个错误的决定。应该找个地方停车,好好拍几张照片的。

到了公司停好车,血月还在。马上用手机拍照。

背景有树木,对面建筑又有灯血月的效果拍不出来

 

这两张照片马上微信分享,被严重批评。在苹果公司公干的梁兄亲切的说:“阿立啊,该换手机了”。有道理啊,只是俺家是“苹果”过敏的(你懂的)。然后同学们就开始显摆“血月”照片(有很多,只保留了两张):

 

 

 

伴随着血月,米国佬也有些迷信的说法(电台上听到几次了):说血月期间,anything can happen

喜欢摄影的,星期天晚上好好拍几张照片分享啊!

朋友们,中秋快乐开心!


阿立嫂今天(2015年9月26日)做的桂花年糕


 

 继续更新(2015年9月27日晚)。阿立嫂今天做的晚餐:

冬瓜盅(谢新雷兄千里之外捎来的冬瓜),香芋扣肉,盐焗鸡,炸响铃。

想起司徒雷登的传闻:说司徒兄(杭州长大)当年在羊坝头某餐馆点菜,用的是地道杭州话。点到最后一只菜,是炸响铃。并关照:“响铃要熬捎”。“熬捎”是杭州话,意思是“要赶紧”,马上要吃。凉了不脆就没味道了。

 

中秋晚上(2015年9月27日),开始一直看不到月亮,有点泄气。后来,大约晚上9点左右(美东时间),月亮终于出现了。但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暗暗的。

新买的单反相机,傻瓜相机和手机,一通乱拍。感觉都不咋样,投降了。

回进房内,照片传到电脑上。多数不行。有几张勉强还能看。挑一张贴一下:

其实后来月亮更亮了点。“专心”在电脑上“矮子里挑长子”,没有注意阿立嫂的通知。芹泥在桐枫社的实时通知(让阿立赶快出门去看),也没及时看到。错过了最佳观看时间。

阿立嫂今天(2015年9月25日)做的桂花年糕: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