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生命的奔跑

生命的奔跑

这个燥热的初秋里,原本以为安静地看完一本书是非常的不容易。

先是看了《渴望生活——梵高传》,然后看了《亲爱的提奥》。

书是陆陆续续读的,其中连带上在漫无目的开车的途中听的蒋勋的《梵高之美》。

于是就觉得,这样的日子才是自己一直想要努力去思考的时刻,我不想思考一个智者的灵魂,也不想思考亲密的兄弟之情。我只是想思考自己该做什么,或者不该做什么。

当我合卷的时候,我发觉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

一个朋友告诉我,如果你在三十年前读这本书,或许会有很多的不一样。

三十年前,如果是那个时候,也许我根本没有想过看这样的书,虽然那时候爱极了绘画,但是因为那时候的局限和脆弱,我不可能会有太多的动力或者有太多的能力去看这样的书。

我告诉他,三十年前,我几乎是愚笨的,我几乎没有过自己的思考,关于当下和未来。

前些天,连日的阴雨,我蜷缩在家中,这却是最好的时刻,画画,看书,写字。

我的人生,似乎是从三十多岁才开始的,不再急切地想要做什么,也不急切地想对别人证明什么。而我,有相当一段时间似乎忘记了很早以前的经历。

想起前段时间和女儿之间关于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对话。

年轻的时候,是该做一些喜欢的事情还是该做可以让自己生存下去的事情。

这个问题其实是无法辩论清楚的,事后我考虑了很久,这本身就是一个很不严密的对立问题,喜欢的事情难道不可以成为一件让自己生存的事情吗?

女儿当时问了我一个问题:你难道没有后悔你当初的选择吗?

我回答她:没有。

是的,对于我曾经当个律师以及当个公诉人,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曾经,我特别喜欢在法庭上面对各种挑战,各种辩论。愈挑战愈兴奋。

其实那就仅仅是年轻人的争强好胜罢了。虽然我曾经喜欢这样的游戏。

但是,当安静下来回归了生活本来的样子的时候,那一切压藏在内心未曾泯灭的梦想,又慢慢点燃起来。

文森特,这个在女儿幼年事情和她相互谈过很多次的人,在这个长长的假期,弥漫了我的生活。

很久没有因为看一本书而写一些文字了,我也一直在试图抵制自己想写点东西的冲动,因为我毕竟已经不再年轻。

三个月前,一场突如其来的晕厥让我病倒,在恐惧中,我慢慢开始理清自己一些凌乱的情绪,然后就发觉,人生中,许许多多压在自己内心中的渴望早已经随着时间慢慢磨灭,如果不是一些自己不曾预料的经过,这些渴望也许一生都不会在自己的心中再次浮现出来。

那个下午,女儿陪我从医院走出来,走到了古子城,我对女儿说,前段时间在这里看到一个画室,都是精致的工笔画。画工笔,是我曾经的梦想,我喜欢那种细细地勾画和渲染,我喜欢用画笔在纸上慢慢绘出自己想要的样子。

如同在刺绣。

女儿陪我去找那个画室,同时鼓励我,想做什么马上就去做。

然后,在这个长长的病假里,我开始我曾经的梦想。

然后,文森特的这些所有的经过,再次感动了我,不为他的灵魂,不为他的兄弟之情,仅仅为一些想做就做的冲动

于是对自己说,也许,可以抽一段时间,去阿尔,看看阿尔的阳光,看看阿尔金黄色的麦田、湛蓝的天空,以及开满鲜花的原野。

人是阳光下的日子,是最美好的日子。

看到梵高的画,就知道了这些。那些日期在1888年,在阿尔画的作品,总是充满了阳光的味道,一种暖人的味道。

非常喜欢这样的味道。

心中常会有这样一种渴望,渴望在无边无际的原野里,在松软的草地上向前奔跑,跑得像个孩子那样无所顾忌。

于是,在身体慢慢恢复的每天早晨,开始了迎着阳光奔跑。

奔跑中的我,身体也必将柔韧以致充满力量。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身体是本钱,保重身体,健康了才能跑得远。祝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