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同志”,“小姐” 及其它。。。

这世界变得太快了。不知道都是肿么了,好好的词都变了味了。比如“同志”,从前我们的地下党说:“同志,总算找到你啦。。。”这一声“同志”,表达 的心情是多么激动!样板戏里:“同志!一路上,多保重,山高水险。。。” 那一声“同志”叫得那么地语重心长!可是现在你敢随便叫人一声“同志”试试。一 大嘴巴子一准等着你。

还有“小姐”,多好的两个字。以前,我们哪里舍得用啊,都觉得自己用不起,那是尊称呢。到美国来才被叫过几次“小姐”,还没来得及多享受享受当上小姐的味道呢,又变了。现在你要是敢叫我一声“小姐”,一大嘴巴子一准等着你。

反过来呢,也好不到哪儿去。一日看“非诚勿扰”,见一帅哥公然宣称自己是“闷骚男”。妈呀,啥时候这“骚”也变成好字了涅?骚公鸡,骚狐狸,又臭又骚,卖弄风骚。。。和这帅哥怎么也联系不上啊。

正纠结郁闷时,朋友来电话:“那个闷骚哥你到底要不要?” 吓一哆嗦:“妈呀, 怎么闷骚撵到家里来了涅? ”正打算说不要,突然想起来她说的是“焖烧锅”,那个“sh”是个卷舌音,武汉人是不发卷舌音的。

(友好提醒:假如你到武汉的医院去看病,要是问你“骚不骚?”或者“发不发骚?”你千万别忙着在自己身上到处闻,那是在问你“烧不烧?” “发不发烧?”)

 

周末快乐!

论坛分类: 
予微的头像
 #

哈哈,一休啊,闷烧锅我有了,我想要个闷骚哥啊!笑到发骚!

 
海云的头像
 #

予薇肯定是被逗得太开心了,我明明看见是春阳写的东东,怎算到小和尚头上去了。

 
予微的头像
 #

我这不在“发骚”吗!大概打这段时,一休“咻”的晃了一下。

 
春阳的头像
 #

海云,没事,开心就好。姐妹们辛苦了五天了,乐一乐呗。呵呵。

 
予微的头像
 #

春阳啊,我跟你总是有“阴差阳错”的缘分啊!我把“春冠休戴”,你则乱叫与微,予薇,雨薇,让我每次一看就直乐!

开心就好!谢谢!

 
春阳的头像
 #

焖烧锅我有一个,闷骚哥嘛,嘿嘿,没有。

 
春阳的头像
 #

与微,你笑就好了,发什么骚啊?哈哈。

 
葱的头像
 #

哈哈~前一段在菲律宾出差,凡是叫我miss的,我就给他/她100比索的小费,叫我ma'am的,只给50比索。。。

 
春阳的头像
 #

Miss葱,Miss葱,Miss葱,Miss葱,Miss葱,Miss葱,Miss葱,。。。100 比索是多骚钱?laugh

 
百草园的头像
 #

哈哈哈,春阳你也要一个闷骚哥吧。

 
春阳的头像
 #

我有闷骚哥=焖烧锅。武汉人哥和锅也是不分的。哈哈。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春阳吓得我一大喘气,啊?几天不露脸,竟然要起闷骚哥来了,往下一看才明白,原来好好地围着灶台转呢!

 
春阳的头像
 #

呵呵,你也去弄个闷骚哥来?没什么大用。我家的那个找不到了。

 
予微的头像
 #

闷烧锅很好用的,煮粥和煮汤,非常好用。

至于闷骚哥呢?等我邂逅一个之后,来告诉大家好不好用。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赶紧啊,急切地等着看结果。比看福尔摩斯还带劲!

 
春阳的头像
 #

予微你努力啊。你看咱林捣在等着拍连续剧哪。

 
抱峰的头像
 #

有趣,明朗诙谐的文字。

 
春阳的头像
 #

谢谢抱峰。

 
雨林的头像
 #

哈哈。周围的北方朋友, 也是常常调侃我没有卷舌音的。 有时候, 拼音打字也会有困难。还有就是不知道哪个字好面有g或者没有g,Ling or Lin, Ying or Yin,等等。 只能猜。

 
予微的头像
 #

一样,一样。我自己知道说什么就行了。哈哈。

 
春阳的头像
 #

同志啊,不对不对。雨林战友啊,我也是常常为那个有没有g的字发愁。好在现在的拼音让咱试到满意为止,呵呵。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一大学同学姓刘,他说话N L不分,特逗,后来大家根据他说的话,编了一句词:脑牛啊,若娘思软地。你能想出是什么意思吗?翻译如下:老刘啊,月亮是圆的!

 
春阳的头像
 #

是湖南人吗?

 
西山的头像
 #

我也写过一个称呼的,贴上来和春阳凑热闹吧。

 
春阳的头像
 #

呵呵,我看到了。困惑ING!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哈哈,笑s。明天正好有个聚会,要问问俺那位挺会做饭的武汉喷油,她家有没有“闷骚哥”。

 
春阳的头像
 #

很关心结果的人们等待ing...laugh

 
幸福剧团的头像
 #

哈哈哈哈,有一天,我在我们的摄影网站里面,有种菜的,有庄园,剧团偶然看见有聊天室,就开玩笑的说了一句:同志们好啊!

你猜怎么啦?

 

居然给屏蔽了,显示:你的语言有政治敏感话题,再如此讲三十分种以后才能聊天.

嘿嘿,我就彻底退出了,感慨啊,怎么而今同志都不能称呼了呢?

倒底是谁变了?

 
春阳的头像
 #

这么敏感吗?唉。。。

 
一休的头像
 #

这种口条儿好治, 去庙里一开一次光,出来说话就会卷舌了。 

 
春阳的头像
 #

得把舌头伸多长呢?

 
梦娜的头像
 #

哈哈哈,春阳,真有你的,乐!

哦,对了,我照了几张地米菜的照片,不知是否可以发上来,让你鉴定鉴定,等等,我琢磨琢磨啊。

 

 
春阳的头像
 #

你掐一下,冒白浆的是蒲公英。

 
梦娜的头像
 #

发不上来,搞了半天也没发成功。算了,估计那草不可能是地米菜,因为,我自己都不相信那是。形状是一样的,但没有任何香味。荷兰到处都是,只要有草的地方都有。这玩意儿还挺有生命力的,除了下雪天不长,只要一暖,马上疯长。

 
面条儿的头像
 #

薄希来不再称同志, 敌我矛盾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