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的美国忘年交南希

南希是我的美国邻居,她比我的父母还要大四岁,马上就快八十岁了。 但你见到她,完全不觉得她是那么大岁数的人了,她身材仟细,每周去跳芭蕾,每周固定去健身房,还每周固定去曼哈顿过两天。她曾经做过中学大师和大学老师,在我们小镇中学里教英文文学。

我们俩到一起就有讲不完的话题,谈文学,谈中美关系,谈历史、谈博物馆谈戏剧……她还喜欢谈政治,她是共和党,对奥巴马有褒有贬,通常这个时候,我就只笑不语了。

曾经她帮我顺我的一篇小说的英文翻译,我们每周固定时间碰头,除了顺我的英文翻译,我们俩总在她家的书房和客厅里谈论各种各样的话题包括我们各自的家庭。也因此相互了解了很多。她虽然比我长一辈,但她和我几乎没有代沟,对于子女教育、母亲经,我俩有惊人相似的理念。

以前我家狗狗还没太老,我每天带狗散步,常会看见南希在她的前院整理花草,别看她七十好几的人,院子的花草打理,她从不假手他人,即便大雪天,清车道上的雪,也是她自己清。只有一次也就是去年,有场雪太大,我看见住在隔壁的他的女婿推着铲雪机,三下五除二就帮她清干净了。但也惹得我担心:老太太身体好吗?怎么不能自己清雪了呢?趁着过节,我拎着一盒巧克力去她家敲门,她开了门,红光满面的,我才放心。

南希对我也是一样的上心。有阵子,她看不见我带狗狗出外散步,就给我电话留言:妮娜(我的英文名),你好吗?有段时间没见到你的影子了,很是挂念。我赶紧回她的电话,告诉她狗狗老了,走不动了,我窝在家里赶稿子呢。

不久前,我在温哥华写剧本,有一天收到南希的伊妹儿,她信中说:好久没看见你了,很想念你,你还好吗?为什么只看见你丈夫和女儿,却看不到你呢?

身在异乡,忽然读到这样关切的一份短信,我眼里一下就热了起来。赶紧告诉她我在加拿大呢,还有段时间才能完成写作,一回家就会回去见她,请她放心,我很好。

回到家,第一天傍晚出去散步,就看见南希弯着腰在她的前院拔着杂草,我走过去看见她依然健朗的身形,十分的开心。她拉着我说要约我一起去林子里走路,她说有很多东西要catch up! 我们当即就约好了时间。

约定的时间里,她一分钟都不差准时地敲我家的大门,我们俩往林子深处走去,她领着我绕着湖快走,同时,她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有关我女儿有关我父亲有关我写作有关生活……我来不及回答,她快速的脚步让我一边说一边赶得气喘吁吁,有一会儿我差点冲口而出:南希,慢一点,可以吗?但看着我前面比我大了那么多岁的她健步如飞,我硬着头皮喘着气没拉下,紧跟她的脚步!

听着我说女儿青春期的颠簸,她对我说就她的经验还有好几位她的朋友的经验看,不少青少年时期让母亲操碎了心的孩子,到了二十五岁之后,忽然的开窍了似的,一下子变得懂事体贴可爱起来,还举了个她朋友孩子的例子给我听,说那个孩子就是这样,现在做老师做的好得很呢!我知道她在鼓励安慰我,我确实也需要这样的希望!

我告诉她明年我要去上海参加国际英文短故事交流会,谭恩美也可能与会,她听了马上说回去找她写的短故事,也要参会,她想跟我一起去中国!

从林中急步走出来,我和她都一头大汗。她舍不得让我走,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妮娜,我们要定期这样走路,一周一次,省得我想你的时候看不到你担心! 

我连忙点头,我何尝不是!一言为定!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真好,真好!让我想起几位老人家,好久没有跟他们聊天了!

刚刚收到一个请柬,一位七老八十的老人要再婚啦,为他高兴,一直想写写他和第二个妻子的故事。

 
司马冰的头像
 #

远亲不如近邻,美国也是如此呀,可见天下同理。

 
渺渺的头像
 #

这邻居老人真好,好邻居胜远亲哦,的确如此!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跟我家对面的邻居帕特差不多,她是我们州老年组选美冠军,自己拥有四个四星级饭店,每周上班三天,四天用来整理前后院,养两只狗,还是我们小区居委会主任,忙得一塌糊涂,前些日子她告诉我成立了一个形象咨询机构,专门帮助需要形象设计的妇女们训练如何变成优雅的淑女,而且是免费的----

 

我们常常当街聊天,说三道四,家长里短,骂骂老公,我说男人都是猪,她心直口快接上:他们还是狗!改天我写写她,逗死了!

 
anna的头像
 #

就是那位上了《读者》的南希对吧?真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