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望咖啡(一)

望咖啡

写小说是我一直的想法,以前也断断续续写过一些,但是都有始无终。MYK同学多次建议我继续写小说,我一直想不到该写的题材。这几天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倒是脑子里有了一些想法。

望咖啡,就是小说的题目,从今天开始,尽量会做到每天连载,特殊情况例外。

为什么要叫望咖啡?

先说说名称的来源。

这部小说,我打算仍旧以日程生活中最熟悉的教育和留学领域为主线,教育咨询中,经常遇到两类家长,一种在绝望中求突破,对孩子充满希望,一种是看不到希望所在,绝望弥漫。而外出留学的孩子,也会遇到希望和绝望的冲突。

望,希望的望,也是绝望的望。

而为什么是咖啡?

第一,我喜欢喝咖啡,但是因为生病有几个月没有喝咖啡了,最近略有念想。

第二,我一直想有一间自己的咖啡屋,现实中不能,就在小说中完成吧。

于是,这些故事的发生就会围绕望咖啡这样一家咖啡屋,而望咖啡中形形色色的人物,虽然会有一些现实的影子,但是绝对会有大多数虚构的成分,或者合成的影子。

望咖啡,绝望的望,也是希望的望

一早起床,下楼,开门,关门,到边上的公园里跑一圈,出一身汗回来,然后在狭窄的卫生间里冲个澡,就算是清清爽爽迎接一天的开始了吧。

这是我这半年多来的常规动作了。

这半年,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反正这日子总是没有我多年前想象的那样绚丽多彩。

我叫苏望,独生子女的年代,因为父亲是他们那一辈唯一的男丁,对我的降生多少有点期待和恐慌,好在一生下来,当医生把我的性别告诉了等在门外的父亲时,父亲长舒一口气,说了声:苏家有希望了。于是,我的名字就这么定了下来,苏望,苏醒的苏,希望的望。

而对我来说,似乎这一年来的日子是在恐慌和绝望中度过的。

一年前,在美国读完大学又顺利找到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的我,败在了工作签证的抽签上。继续读研吧?我内心有点不愿意,四年的大学生活,耗尽了我所有的读书能量。

于是我只能打包回家。

回家找工作又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原来我想到的轻松的事情,一旦进入现实,全都不是理想中的那样,甚至最底限都不能做到。

我学的是广告设计,我走了几家广告公司,但是总感觉到心情不是很舒畅,我感觉我内心的想法和他们以及和客户差距太大。

我回了家,然后忍受不了父母的唉声叹气。他们用了几乎一生的积蓄包括卖了一套房子,让我在美帝读完了四年大学,他们以为我顺利找到了工作,今后他们就可以和我一起过幸福的生活了,于是他们和很多亲戚啊、朋友啊不断地诉说今后要和我一起生活到美国去,儿子会赚大钱养活他们等等,一年前,他们在对未来的各种想象中充满了幸福感。

这一切的幸福感,随着我的回家,彻底破碎了。

我没能让他们的梦想成为现实,这是我最大的失败。

有一次,到一家广告公司去应聘,我自我介绍,我叫苏望,苏联的苏,绝望的望。

为什么要这样?

那个不存在的叫做苏联的国家,是不是就像我父母已经不存在的美帝梦?或者说,他们对待未来已经彻底绝望了。

我想逃离家里的那种气氛,我用我工作的积蓄付了首期买了这个公园边的小店面。

这个店面是一个住宅区的外围,在路的尽头,路的尽头就是公园,店面很小,20平米,在这个小城市买这样一个街尽头没有人气的店面,也的确不用花很多钱。好在这个店面层高不错,我隔了上下两层。上面,就是我的生活空间,虽然不是很透气,但是,有自己的私密的空间是一件多么让人舒心的事情啊。

我是学广告设计的,对室内设计,多多少少也是很有感觉的,于是自己找了施工的工人,自己买材料,就把这家店开了起来。

一面有大大的玻璃窗面对着公园,另一面是一整排的书架,加上简洁的装修和艺术气息,即便没有人来,我自己一个人坐在里面,白天面对着空空的公园,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心情也是平静的。

这就是我的生活和工作空间,外面用木片拼出来的店名贴在墙上——望咖啡。

望,希望的望,也是绝望的望。

这家店,带给我的,不知道是希望还是绝望。

但是,就在着希望和绝望中,我已经坚持半年了。

来这里的人,开始零零散散,估计是在公园散步看到的顺便走进来喝点东西的。然后慢慢多了起来,来的人都说听别人讲这里有一家蛮有情调的小咖啡店,过来坐坐看看。三、四个月后,小店又慢慢冷清了下来,除了那几个常客,来看新鲜的人基本没有了。

我的店里没有太多的可以消遣的东西,我原本就是想给大家提供一个心情放松的场所,其实也是给我自己心情放松的场所。

但是,很多想放松的人,他们可以去歌厅,可以凑一桌人玩牌,也不会到这个除了咖啡、水果、饮料、糕点然后别无他物的地方消遣,这里太无聊了。

我依旧每天早上很早起来到公园跑步,回来冲个澡,自己面对着公园画画、看书或者发呆。等到快近中午,我再打开店门,似乎想等待几个月前的那种盛况,但是其实我知道,除了那几个常客,真的没有什么人会再过来了。

房子是我买下的,这里其实就是我的家,装修的时候,帮我做窗帘的人看中了我的画,他拿了两幅去说放在店里当装饰,抵了我一部分费用。过了一段时间他又来找我,告诉我说有客户来挑选窗帘,也看中了我的画,告诉我可以通过这样的形式卖掉一些画。后来他时不时来找我,我不知道他把我的画卖掉了多少钱,他给我多少就算多少,他总是夸我,说,因了我的画,他的窗帘店变得很有品味了,画和窗帘的搭配给很多装修的人省了到处跑的时间。看来他是个很会做生意的人,不管他夸我是真心还是顺口而言,反正我是信了。

于是生活倒是没有问题了,多多少少按揭是可以支付了。但是对于父母来说,这样的收入怎么也抵销不了我留学几年的支出。如果我继续留在美帝工作,所有的投入很快就能平衡,而现在,我只能维持现有的生存。

但是我很安心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了,楼上睡觉,楼下画画,来喝咖啡来聊天来谈各种事情的人,把我开放的画室当做一道不错的风景了,和我谈谈心谈谈艺术,顺便问一下我咖啡的制作。

如果没有那四年的大学生活,如果没有父母曾经寄托在我身上的美国梦,我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应该非常惬意?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