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5 小时 48 分钟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5830

你在这里

兰陵别墅 - 西子湖畔儿时旧居

一个多月前的“旧文”。与文轩的朋友分享一下:


兰陵别墅 - 西子湖畔儿时旧居


蒲松立 


阿立注:近些日子的蒲松贝大学趣忆系列,阿立的酱油博客让贝贝“扬名立万”了一把。贝贝如今惜墨如金,只是偶尔露峥嵘。阿立的博客还得继续回忆随感啥的。同学里本来就称兄道弟,呼姐唤妹的。跟着贝贝继续行走江湖捣浆糊,阿立也就干脆蒲松立吧。


今天高中同学微信群“不见不散”(英华)兄发了几张杭州西湖的近照,拍得很有韵味。照片是不散兄的朋友拍的。蒲松立忍不住,就“谁不说俺家乡好”的感叹起来。

 

 

 

“不见不散”兄随后又贴了一张蒲松立旧居门前现在的照片(留到后面再介绍)。“不散”兄写到:“你家门前的港湾,现在是这个模样。以前这里有个鱼场,我西湖里游泳时衣服曾经被收去,去那里求他们还我衣服。”


真是无巧不成书。蒲松立今年3月份在诗坛写过一首回忆西子湖畔旧居的小诗。注释中就提到了我们的地理优势。游泳时家里换好了泳裤。出门直接进西湖。鱼场(西湖养鱼场)的人没有东西好没收。


  最忆是杭州


兰陵小院近湖东,

寻蟀听蝉戏水中。

最是门前闲散路,

绿盈柳浪桃花红。


杭州阿立

2015年3月5日

 

小注:儿时住处名兰陵别墅,旧时富家别院吧。后花园残败,捉蟋蟀的好去处。出院门即西湖。早期钓鱼捉虾自不必言,还可以下湖游泳。后来管理严格了,但我们毛头小子泳裤一条出门就下水,也奈何不了我们。临湖一株桃花一株柳,促成了多少对鸳鸯,那时却还不懂。。。


“往事如烟”。往事又岂止是烟?烟会消,云会散。往事依稀总回还。。。


记得2月份偶遇万维探春园,跟着大家开心了一把(正好领导在儿子家,蒲松立在家里也没事干)。探春园的园主们(海天,芹泥和紫鸟)都说阿立应该“开博”。而阿立一直觉得上网就是大家逗个乐趣,其实自己并没有想写文章。偶尔写的评论留言即使可以凑成“博文”,也只是给朋友们看看,没必要“博客”啊。后来绿岛兄指引,在诗坛开心,也不需要开博。


5月份的龙乡,北雁,绿岛和侃兄说大家一起玩,比探春园还爽。因而就“开博”了,否则不太方便。龙乡果然快乐,阿立也凑趣“马甲”了几把:“王五奶奶” 的圣诞贺信系列和“狮峰雪芹”的高尔夫球场照片系列和鸡尾酒。不过马甲轻易就被著名“私家侦探”绿岛兄侦破了。北雁这个“皇家侦探”只是给阿立留个面子,要不也是轻而易举吧?


本来觉得没东西要写。谁知一来二去,却已经写了不少杂七杂八的东西。微信同学们的回忆(蒲松贝的妙文等)和博客里的留言互动(北雁说的“向马黑兄学习”,等等),都是引子。


这次亦然。高中同学“清照”的西藏游摄影照片引出了“不散”兄的西湖照片。“不散”兄的评论和阿立旧居新照又引出了这个回忆。千丝万缕啊。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那兰陵别墅大门正对西湖。二层楼,还有个破败了的后花园。里面住了10来户人家。蒲松立是个孩子头。带着大伙儿好事不干(除了偶尔检到一分钱,交给民警叔叔),坏事也不太敢干。只是瞎胡闹,小捣蛋而已。


我家住二楼。房间的后面有一条很窄的走廊走廊有一排木雕栏杆,不太高。栏杆的油漆也已多数脱落。走廊的地上钉有洋铁皮,也有破损。想来这别墅原来的主人是既附庸风雅,又有点洋气的。我在走廊里曾经放过几个很大的水缸养金鱼。走廊正对着西湖,朝西。夏天晒的火烤似的。冬天窗户密封又不够好。西北风一吹,房间里挂在窗口的毛巾都冻的硬邦邦的。房间里一个玻璃金鱼缸,水面也会结冰。


天气凉爽时,这走廊却也很别致。一只脚搁在雕空的栏杆上,拉起二胡来,飘飘欲仙的感觉。那时好奇心大,什么都要学。却又玩兴大,什么都学不精。乐器里面,二胡算是最认真的学了一段时间,也拜师的。一来二去,不少曲子勉强能拉完整。记得有《赛马》,《二泉映月》,《江河水》,等。


蒲松立的二胡水平肯定是“不上台面”的,却偶尔也会有个把人“驻足聆听”一会儿。记忆中都是男的,可能也是二胡爱好者吧(那时好像男生玩乐器的比较多)。女生估计是觉得蒲松立又在“杀鸡杀鸭”了。。。


再回到这张“不见不散”兄贴的蒲松立旧居近照:

 

别墅大门和西湖中间有一小块空地。是大家夏夜纳凉吹牛的据点。空地前就是环湖的林荫道了。湖边一株桃花一株柳。蒲松立一直奇怪的是,杭州的市树市花居然不是柳树桃花。桂花虽也不错,香气浓郁了,却是俗了一点点?


正面的西湖里是一排小船,忘了是不是西湖养鱼场的船了。我们用各种办法钓虾,就在这里。钓鱼也偶尔玩一下,那时不记得为什么,最喜的是钓虾。抓蟋蟀捉蜻蜓粘知了等玩意儿也不一而足。说起粘知了,除了自己捏面筋,后来还用拉二胡用的松香,效果更好。


右手边马路的对面是西湖养鱼场。中学时家里没人,蒲松立在他们的食堂搭伙的。右前方沿湖边是个小码头。大家在那里洗衣服等。游泳下水也是那里。再往前几步路,就是“涌金公园”的边门(大门在南山路)。涌金公园后来改成“儿童公园”。再后来又改过别的什么咚咚。。。


沿着林荫道往左手走,一箭之地,是“清波公园”的北门(正门也在南山路)。清波公园是当时改的名字。其实就是闻名遐迩的“柳浪闻莺”。柳浪可不只是风吹柳枝波浪翻,真的有些柳树枝头触水,柳浪水波本一家。


柳浪闻莺里面有个“钱王祠”。小时候那里是“动物园”。那时动物园记得也不要门票。我们经常去那里看动物。要早上10点之前去,喂动物之前。它们肚子饿了,很活泼。要是下午去,都在睡懒觉,就没意思了。动物品种不多。记忆较深的是狮子和小狗同笼。这小狗也未必年级小,只是个子较小的品种吧。狮子再饿,也不会咬小狗的。兽性,兽性,其实也有友谊一说呢。


本文是不散兄的照片和游泳一说引出来的。俗话说,有始有终。那就以游泳结尾吧。


西湖岸边多数地方不深,可以站立。只是有些地方碎石之类 太多,容易扎脚。非得要熟悉地形才好。不过阴沟里也会翻船。有一次中午从学校里溜出来游泳。好像是在涌金公园,也是我们的根据地之一。在水下面发现了一个湖边很多的石头椅子。这种石头椅子沿湖都是。水里的这个不知是谁丢下去的,有点破损了。大家围着椅子玩耍戏水。结果蒲松立腿上被划了很长一条。回到学校医务室,用了一点消炎粉包起来。现在腿上还有光荣记录。


西湖中间水还是深的。横穿西湖(东西向)约有1千多米。那时经常一,两个人一直游到湖中间(有一木桩),稍微歇歇力,再游回来。也不知道危险(几乎每年都有人出事)。


正儿八经也游过1000米。那是学校心血来潮,要组织学生横渡钱塘江。蒲松立也报名了。学校决定先在西湖里初试。就在柳浪闻莺,几乎是蒲松立家门口。沿着岸边量好了大概是250米,游两个来回。游到后来人麻木了,不知道累,只是机械地划动。成功通过。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横渡钱塘江取消了。。。

分类: 

评论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阿立,求求你了,下次发文能否把字体整大点,我今天值班,看你的文章看得都快成鱼了,后来就成斗鸡眼了。我们有不少人都是老爷老奶级的,眼神不好啊,别指望我们还能百步穿杨啥的,凑合着能摸对家门就不错了。

多谢多谢。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林玫好:严重道歉!阿立自己也是绝对爷爷级了,孙女孙子都有了。眼睛也是严重老花加近视,看电脑还得要一副中距离的眼镜。

只是早上在公司电脑上发文,觉得字体够大了。回家自己电脑上(windows 10)是觉得小多了。希望字体现在可以了?

阿立 顿首,顿首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现在好多了,以后就这样大的字哈,不许再缩小了,早发现你的字太小,几次想提醒,忍住了没说,今天实在忍不住了。字太小影响读者阅读,本来挺棒的文章,因为字小读不上,心里那个着急啊。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下次千万别跟阿立客气啊。怎么说都木有关系的。Laughing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