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最贵的野葡萄

   种了几年葡萄了,渐渐看出我家葡萄是真的很没出息。前两年不结葡萄,我原谅了它们,还小啊,以后会结的。去年开始结了,只有小珍珠那么大,我还是原谅了它们,刚开始结果,当然不会大。可是到了今年,一开始就结了特别多,小小的一株葡萄藤上,竟然结了几十串,最后还都变成了紫色的,照出照片来,可爱极了。只有一点比较遗憾,个头都太小了,最大的也就珍珠那么大。一天摘了回来,放在买来的葡萄一起招待客人,客人评论说,这葡萄虽然小,皮儿可够厚的,该酸的还照样酸,而且籽儿还没少长,一个里面都有两,三个籽儿。哈哈哈,在大家的哄笑声中,我把袖珍葡萄们都捡出来,扔到后院了。

   家里的葡萄不争气,我把眼光投向了野外。一天带狗狗去散步,发现路边有些像葡萄叶子, 仔细看看,竟发现有些青葡萄。从此以后,每天散步都会关切它们一下,并且在周围又发现了几处同样的葡萄藤,也都结了很多葡萄。这些野葡萄让我感到很兴奋,还费劲种什么葡萄啊,这不就是我的葡萄园吗?根本就不用管,自己就长得这么好。

   自生自灭的野葡萄们慢慢长大了。我提了小篮子,带上手套去摘葡萄了。很多都还没变紫,但是我不知道这些是否就是青葡萄,于是摘了很多回家,回来才发现,紫色的全是烂的, 青色的也没有多少好的!挑挑捡捡,扔掉了一大半,最后留下了不到10磅,味道和我家的袖珍葡萄一样,不好吃,只好全部做了葡萄酒。

   而就在这时候,发现手臂上长出两串黄水泡,有时候奇痒无比,一般时候却和我相安无事。水泡破了,还有黑点。感觉不那么可怕,也就不管了。直到后来发现水泡竟然越长越旺盛,而且还不定点地出现在其它地方,想到脸上也可能出现小水泡,这才有些怕了,急忙约了皮肤科医生。医生瞟了一眼,就拿出一个小册子,说:你看,别人把你的手已经照成照片了:“Poison Ivy”。“毒藤?” 我看看,真的很像。医生问最近是不是钻了树林子,我只好一五一十地坦白了。

   医生说这是一种油,不会进入内脏,但是会在皮肤上游走,所以才会到处出现小水泡。又问我有没有保险,我说有啊,可是你不收保险啊。医生说得搽药。我说,药很贵的,你给我点样品吧,他笑了笑到里屋拿出几只小药管,详细告诉我用药的方法。然后说到“就这几只药,到药房就得好几百美金。”我说:“我信你,能不能把今天也当成试看,就不收费了?”医生大笑,说:“没门!(No way.)”

  出门的时候,他问我摘了多少葡萄,我说不到十磅。他又笑了:“这可是最贵的野葡萄了,我的诊金是160美金,哈哈。”

  (后来又去摘回一些野葡萄,做了两瓶葡萄酒。今年圣诞节有酒喝了。:))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真是昂贵的野葡萄,其乐无穷。

 
春阳的头像
 #

谢谢一弘,贵吧?:)

 
海云的头像
 #

圣诞节去你那儿噌酒喝。

 
春阳的头像
 #

好啊,正好你给鉴定一下好不好,我第一次做,有几种不同的葡萄。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是否离她很近,发现你老琢磨到春阳家蹭吃蹭喝。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呵呵,这个葡萄还真贵!下次要戴手套摘葡萄哟:))

 
春阳的头像
 #

哈哈,带了手套,但是没戴袖套,所以招惹了毒藤。也算长知识了,下次就不怕了。

 
予微的头像
 #

怎么做葡萄酒呢?春阳姐,是不是用一千零一夜里面那个方法啊?

这个医生不收你的保险?

 
春阳的头像
 #

 这个医生不收保险,我也是头一次听说,不过没办法,当时真怕都爬到脸上了。没有用一千零一夜的办法,我读那本书还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哪里还记得,不比你年轻,记性好啊,呵呵。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这葡萄看着就是做酒的好品种呢。春阳接着介绍些酿酒入门,可以吗?

 
春阳的头像
 #

我这是第一次,可不敢误人子弟啊,哈哈。等做成了再说吧。Laughing

 
梅子的头像
 #

看着葡萄酒眼馋。。。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竟然会做葡萄酒?老实交代一下你还不会做什么?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