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三天:星期五

 

三天 (一)

 

星期五

 

天气开始转凉了。晚间打开门窗让冷空气透进来,比屋里开着冷气更舒畅宜人。她开始想念先生在家的日子。因为他常常会忙到很晚。所以有他在的时候,他会让门窗洞开,她和两个女儿可以在习习凉风下安然入睡。他呢,会趁着打电话的空隙,为女儿盖上被子。夜深了,他会在睡前逐个房间察看,关上门窗。偶尔他会忘了关一两扇门窗,让她清晨起来,发觉厨房像个冰库。这片社区一向安静,有他在家,她心里自是安然。

 

如今却不同了,他去了大陆忙他的生意,只有她带着女儿们在家。偌大的宅子会让人心怯。晚上她非得门窗紧闭,还要启动警报系统方才心安。唯有在早晨趁太阳还没有把屋外的空气晒热,她忙把门窗大开透透清新空气。一个家里没有男人,的确有诸多不便。

 

她习惯早起,也很享受清晨这段不长不短的宁静时光。在还没有叫女儿们起床上学之前,她可以从容地为她们准备早餐,再想想自己该吃些什么。在享用自己的早餐的同时,打开电脑读读email,查看今天要做些什么。她习惯头一天为自己列出想要做的事情。有些是有时间性非做不可的,有些是写下来以便提醒自己。

 

今天的行程有些紧。送了女儿们上学后,顺路要把先生那辆Lexus放在车行修理。不过是免费的调回服务(recall),车行会为她提供一辆代步的车。既然已开去那么远,一向做事有计划的她,便为自己安排了两个约会在早上。

 

她快速审视一遍一天的安排,觉得时间上计算合理。又在心里提醒自己去开白色的Lexus,而不是天天开着的银色的Acura。因为先生不在家,每天要在心里盘算的事情太多了,不免健忘。如果顺着惯性一不小心上错了车,还要倒回来换车,就浪费时间了。

 

准备就绪,女儿们也坐上了Lexus,找出车钥匙打火,却没有声音。糟了,一定是太久没有开,电池没电了。不容多想,催促着女儿们下车,换回平日的Acura,带着一肚子焦虙赶往学校。还好没有迟到。

 

放下女儿们,紧绷着的神经也放松些。现在不回家也要回家了。一路上,许多念头闪过:大概今天没办法开去车行了。要打去车行叫他们帮忙吗?说不定找找我们的邻居?以前他在家时是怎么做的?那条电缆应该找得到吧?我可以把车启动吗?要不今天就取消去车行的行程,赴下一个约吧。不过时间还早,就给自己二十分钟试一下吧。

 

想好了也到了家。冷静下来,她开始在车库里找充电用的电缆。结果是在Acura车尾箱的暗盒里找到了。一看到电缆收得如此整齐妥当,她就知道是他走之前特意放在她爱开的这辆车里,就是为了有这么一天能让她找到。

 

接下来便要打开两辆车的车前盖。可是Acura的车前盖就只张开了一条缝。她知道有一个手动的开关在车盖下,试了几次都没有摸到。她明明看到那个机关,就是一筹莫展。这从来都是他干的事呀。Acura刚刚开过,车头还冒着热气,她也跟着出了一身汗。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了,她不甘心就这么放弃。要不要打电话给他求救呢?这时中国应该是晚上十一点多,他一定又在什么地方应酬。不是同学聚会,就是在谈事情。中国人谈生意拉关系全都在饭桌上。除非不得已,他接起电话都会走到僻静的地方和她聊一会。她从不过问他的生意,他却喜欢听她讲过去一天发生的琐事。可是这几天,他似乎很忙,总说回家再给她电话。她只有回他不用了。她实在不忍心让他累了一天,还要牺牲睡眠时间陪她闲聊。有那么两次,说着说着他都睡着了。他下周就要回来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要离开了,才发觉做不完。

 

远水救不了近火。她只有在他留下来的一大摊工具中左挑右试,还真让她胡乱拨弄开了。她赶紧把电缆接上两辆车的电池,发动Acura的引擎。加了一阵油,Lexus还没有反应。仍是少了一个人。以前碰到这种情形都是她在一边踩油门,他在另一边打火。

 

十分钟又过去了。她在两辆车之间又上又下,试了不知道多少回,都没有动静。她机械地重复这些动作,拿不准自己要坚持多久。他怎么就不在家呢?她倍感挫败,意欲放弃。正在思绪凌乱之际,Lexus终于出声了。她狂乱地把电缆丢在一边,跳上车。

 

车行里人比平日多。大概都是被叫回来做调回服务的。预约好的服务代表汀正在同另一个车主说话。一定是后面那个预约的,她暗自思讨。因为她迟到了。等了一会,汀过来帮她办手续,她吩咐道:“请帮我看看电池。今天早上没电了。也不知道是车门没关好,还是在车库里放太久了。”

 

“你们好久没有开了吗?”汀问。

 

“有三个月吧。”

 

“三个月的时间足够长令蓄电池的电跑光。”汀礼貌地说。然后想起什么似地问:“你先生好吗?”从前都是她先生来的,这两次只见她。

 

“好,谢谢。”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他在中国。”

 

“哦,代我问候他。”汀依然一脸美国式标准的微笑。

 

其实她有些忌讳告诉别人先生不在家的事实。怕一不小心让人看穿她的无助。为了包裹这份怯弱,这一两年来她都有意无意地与人保持距离。朋友们也只看到她自信和能干的一面,没有多少人了解她心底藏着说不出来的无奈。有一种无奈竟是那么深,那么沉重,那么挥之不去。

 

对定期来家里做院子清理泳池的人,她都会时不时虚晃一枪。言谈之间制造男主人并无远行,只是你们没有碰上他的假象。一个女人和两个未成年的女儿住在这大宅子里,的确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第一次请来做院子的人,光顾着看她房子的风景,都忘了给估价。在她的追问之下,胡乱讲了个匪夷所思的低价钱。醒过神来之后,又胡乱找借口加价。令她头痛不已。还有一次,一位水电工在互通姓名时,听到她仍用娘家的姓,竟毫不掩饰地追问她:“你没有先生的?你是单身吗?”从此这面容英俊的罗马尼亚人在她家里修理完,总是与她东拉西扯借故不走。好不容易将他打发了,她再也不敢用他。可家里的东西还是要修理。先生要是在家就好了。哪怕他是在忙着讲电话,那些穿堂入舍的修理工态度也大不一样。

 

可是她没什么可抱怨的。全为了方便她接送女儿上学放学,他才决定把家搬来学校附近。他在逗留美国的几个月时间,忙着找房子买房子搬家,然后整理房子。一直忙到上飞机的那一天。当她心痛他又通宵没睡,他还笑说:“没关系,在飞机上有十几个小时可以睡。”临行前,他还不忘那扇没挂上的门帘。因为工厂弄错了一颗螺丝,一直到他走了才寄到。他只有预先把门帘组合好,示范一次安装的过程给她看。还贴心地把插着电的工具放在旁边,就怕她这个动手能力极差的人,拿到那颗对的螺丝也应付不来。

 

而且,这宅子竟是他先找到的。作为执业的地产经纪,她都没有他那样的耐心在电脑前细心研究房市。这间法拍屋一上市就让他逮住。接下去与银行讨价还价洽谈贷款,全是他一个人跑,她只为他准备合约。直到成交过户,卖方的经纪才见到她,直纳闷她是何方神圣。唯有夸她有个了不起的先生。

 

本来拿地产执照也是在他的催促下完成的。他们都喜欢看房子,他却要她去考牌照。好方便自己投资房地产,也顺带帮朋友。她清楚自己的个性,坚持只做买卖,不做物业管理。每每有朋友相询托管房产,她都婉言谢绝,转介他们去专门的物业管理公司。可他投资了数处房产之后,却越来越多地往中国跑。她不得不责无旁贷地接管了。

 

接下去她要赶去见的就是房客,同时还要与修理泳池的公司洽谈。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她就要辞退旧的那家公司。

 

房客是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 他们准时交租,对房子的维护也分寸恰当。没什么大事也不劳烦她。是那种标准的好房客,很让她省心。可那游泳池却不太让她省心。三四个月就收到泳池服务公司的电话,又出状况了。不是大修就是小修。虽然在机械方面她不如先生在行,可也听得出来全跟过滤器有关。不知怎么搞的,修来修去都在同一处。她开始对目前用的这家泳池服务公司产生怀疑。

 

她准时到达,漂亮的房客太太玛丽莎正在等她。泳池公司的人还在路上。玛丽莎在客厅给她沏茶。她环顾四周,房子布置得赏心悦目。看来玛丽莎他们真的很享受住在这里。房子出租以来,她还是第一次回来。虽然玛丽莎盛情邀请过几次,让他带先生女儿一起来,好彼此认识。她却清楚知道与房客的微妙关系,既要搞好关系又要保持距离。玛丽莎倒是热情地带她在屋里转了一圈。尽管屋内的陈设风格不同了,可还是透着一股熟悉的亲切感。连窗外那棵长高了的棕榈树,都勾起她许多温馨的回忆。她总觉得等女儿都上大学了,他们会卖掉学校附近的大宅子,搬回来住。

 

门铃响了,分属不同公司的唐和克里斯先后到达。唐是负责清理水池的杂质和陈年水垢的,克里斯是专门做泳池护理兼维修。玛丽雅有抱怨水质不清,于是她把俩人都请来了。

 

唐在丈量泳池的尺寸,克里斯向她报上每月的护理和修理过虙器的费用。她不动声色地让他们各自将报价email给她。其实在这一个小时的交谈和观察中,她已知道她要请的是克里斯。唐和克里斯走后,她礼貌上多逗留一阵和玛丽雅寒暄,克里斯打电话来了。他建议她以其花一笔钱修过虙器,不如多加两百元换个新的。她不要在玛丽雅面前和他讨论,还是请他email给她。看看时间,现在离开正好,她要见下一个找办公楼的客人。虽说这对客人是她多年的朋友,但是迟到是大忌。

 

在路上她的手机已收到克里斯的email。她没有看,而是提早了三分钟到达约定地点。她那对客人兼朋友还没到,这是预料中的。可对方的经纪没到,似乎不太专业。不管别人怎样,她做到了以敬业的态度等候客人的到来。

 

看完办公楼出来,她顺路来到一家镜框专卖店,拿出预先带在车上的全家福请他们装裱。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在等待的时候,她开始给克里斯回电。首先她说会把游泳池交给克里斯打理,但条件是他的维护月费要稍微降一点,以她目前用的公司等价。克里斯果不出所料的接受了。接着,她相当详细地询问修理或是更换过虙器的各种利弊。佯称要考虑一下,挂了电话。心中早已有数,只是不想让他觉得这么快便有了决断。而且在和克里斯通话的时候,她看到车行的电话有打进来过。她回电汀。

 

汀说:“你的车子弄好了。电池测试过,没有问题。应该是放太久才没电的。可是轮胎磨损很厉害,这次不更换的话下次也得换了。”他的语气中肯得体,没有推销的意味。车子就是在他们那买的,也交给他们维修护理。几年下来彼此也建立了一种信任。

 

她忙说:“对的对的,你上次提过。我把这事忘了。本来就是想下一次回来的时候就换。”

 

“现在就是下一次了。”汀巧妙地接了她的话。

 

“你就帮我换了吧。你会给我一个好价钱的,对吧?”她知道她一定要开口讨个好价钱。

 

汀计算了一下,说:“我把四个轮胎换了,不收你安装和调适新胎的费用,总数控制在一千元以下。哦,还有,你有八个月没有换机油了,我们免费帮你换。老规矩,洗好车加满油再把车交还给你。”

 

一千元正是八个月前汀给的四个新胎的报价,如今免了安装费,比外面的修车行还要便宜。她早先已比过价。一般人都以为高档车的经销商出价一定会比较贵,其实不见得。况且其他的修车行还没有这种车胎的存货。她当然要回来汀这里,他们的服务一流。

 

“好吧。”她说。“那,什么时候可以做完?你们借我的车……”

 

“哦,今天是来不及了。你这个周末就先开着我们的车吧,星期一再来取车。”

 

谢过汀,她还想再等一会才回电克里斯。不可以让他这么轻易地得到她的生意。与各式的装修工人和技工打交道,她交过太多学费了。太好说话,他们就会得寸进尺。这就是为什么她总在换人。这也是为什么她不喜欢物业管理。似乎总在等待,等待不知道那一天一个电话过来,哪里又有问题。她先打了个电话给现任的泳池公司,请他们终止服务。

 

相框装裱好了。她在上车之前告诉克里斯,她决定换个新的过虙器,请务必尽快装好。克里斯一口应允,保证星期一就办。还信誓旦旦地说,一定用心维护她的游泳池,让她放心,让她的房客开心。

 

既然他都说到这份上了,她顺势说:“回头我给你发房客的电话号码,你会常常见到她。她没有住过带游泳池的房子,以为所有的游泳池都会像照片里的那样晶莹剔透。麻烦你给她解释解释。”

 

克里斯当然乐于接受这差事。这正是她要的效果。有些事作为房东,她不方便说出来得罪房客。只有巧借克里斯专业人士的口去说服玛丽莎。游泳池的问题基本解决了,松了口气,她忽然觉得肚子饿了。早过了午饭时间,赶快回家弄吃的。

 

才刚放下电话,克里斯的电话又来了。还有什么事没说清楚?她连信用卡号码都给他了呀。

 

“我想让你知道,我并无刻意向你推销的意思,特别是你才刚雇佣了我。如果我告诉你有什么要修了,那便是到了该修的时候了。”克里斯在电话那边艰难地解释着。

 

他定是没料到她是个肯花钱的主,反倒有些不安。应花的钱她还是要花的,只是要花得值。是不是她答应得还是太爽快了,她不禁这样想。不过她喜欢他这个诚惶诚恐的样子。不像以前她请的人,发现她是个付得起钱的外行,便盘算着漫天要价,借故诓多点。令她头痛的是,这些粗矿或是粗鲁的男人很难与之打交道。

 

她不期然地轻轻一笑,说:“我理解,我没有觉得你在硬性推销什么。我知道你会好好干的。”门面话她也会说。为了让他更加卖力,她不失时机地说:“我还有一个游泳池,比这更大。不知道你做不做那个区。我最近有些忙,迟些时候请你过来估个价。”于是,她告诉克里斯自己家的大致方位,又很小心的不泄露确切的地点。

 

因为不用取车了,她随便吃了些,还有时间将全家福挂在饭厅墙上。这还是两年前大女儿初中毕业时照的,一直闲置一旁就没理会。先生下星期将要回来了,她想给他个惊喜。照片挂好,饭厅整个的感觉果然不同。虽不是不同凡响,却也似模似样。大客厅里,她也新近买了块装饰地毯。女儿们都说她选的地毯漂亮,她期待地想知道他的反应。现在就差要换掉客厅的旧沙发。她已上网出售旧沙发。就等腾出地方,她便到家具店将看好的皮沙发运回来。这些她都没有在每日一通的电话里和他说。他想都没想过她会干这些粗重的活,她暗自窃喜。先生不在家的日子久了,很多以前她不会做﹑也没想到要做的事,她都得做了。

 

按时到学校接了小女儿,马不停蹄地送她去上琴课。大女儿今天放学后留下来做义工,然后跟同学回家。乖巧的她体谅妈妈一个人接来送往的辛苦,自己和会驾车的同学都说好了。还甜甜的说:“凯瑟琳会送我回家的,你一点也不用管了。”她的同学都纷纷自己开车了。等她爸爸回来也该带她去拿驾照,也为将来她离家念大学做准备。

 

提琴老师很满意新买的大提琴,对小女儿下星期的面试信心满满。她很开心,看来独自长途驾车到加州将大提琴升级,还是值得的。当干妈得知她一个人开这么远,心急火燎地问:“为什么不等你老公回来再说,他都快回来了。他不是要推迟回来吧?”

 

“不是不是。主要是来不及呀。现在的琴嫌小了,她很快便要面试了。还是趁劳工节的长周末去一趟,我会当心的。”

 

“你这妈妈真没说的。我那时候哪有为我的儿子们操这么多心。开长途很累呀,不行不要硬撑。还带着两个女儿呢,真是。”

 

正是有女儿们在车上,她更加不可有任何闪失。她不敢象先生那样赶夜路,也不敢贪恋洛杉矶的美味中餐,回程时早早地便打道回府。刚出了城,就收到他的电话。中国的时间已是凌晨三点了,他还没睡。她要集中精神开车,无心和他多讲。可六个小时后,她快到家时,他又打来了。虽没有任何异于寻常的话语,她知道他定是记挂着她们这一路的平安。

 

琴课完后,她送小女儿回家。给她弄些午后的小吃,吩咐女儿练钢琴做功课,她又出门见客人。

 

这一对客人夫妇也是她的朋友。不像其他的经纪,她从不打广告,客人都是朋友或朋友的朋友。往往是朋友成为客人,客人又变成朋友。她喜欢生意就这样缓缓地源源不断。既不会太忙,好让她有时间照顾家庭,又不需应付陌生人的电话。

 

倩丽约了她的先生一起来。房子的事都是倩丽一个人研究,锁定了可能的目标之后,让先生来过过目。在看的过程中,她先生总是听不明白,她们说的房子是哪间和哪间。气得倩丽直埋怨他不上心。碰上这种情形,她自是要打打圆场,安慰倩丽:“没关系,他没象你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分析手头的资料,自然闹不清楚啦。你心里有数就好。他来就是把把关的。这不,他出差之前还是抽空来了。”

 

和倩丽分手,已是晚霞满天。驱车回家的路上,看着窗外的绚丽,想着忙碌的一天将要过去了。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中国打来的。中国现在应是星期六的早上。想必今天他没有接到她的电话,趁出门前的空挡找她了。

 

许是她在开车,手机信号不稳定。她听得很辛苦却没听清一句完整的话。他又重拨了几次,她只依稀猜到他说了一句:“胡玫找我……”胡玫是她的大学同学,他现在的生意伙伴之一。他提胡玫干什么,该不是又要她汇钱过去追加投资吧?她的心收紧了一下。马上想起干妈天天在她耳边唠叨的话:“别给钱你老公回大陆做生意。他年轻能干,又有钱,小心狐狸精打他的主意。她们可是无孔不入的。不是不相信他的为人。我在律师楼里见多了,老公回大陆的,最后都弄得家破财散,夫妻反目。”

 

他还在打来,还是听不清。眼看着快到家了,她对着电话喊:“要不要我回家打给你?你是不是赶着出门?”断断续续听见他说:“回家……打……过……”他似乎是有话要说,但听语气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带着一身热气,她冲回了家。黄昏的屋里幽暗幽暗的。怎么如此安静,女儿呢?张望一下女儿的房间,也没有灯光。不容多想,打开厨房的门,她正要奔过去,却发现小女儿在客厅的阴影处朝她狡黠地笑:“妈咪,我吓着你了吧。”

 

“被你吓死了,还这么得意。”她怪嗔地说。

 

“这是我最成功的一次。”小女儿还在沾沾自喜。

 

她可没心情和她计较,马上拨中国的电话。只听见他在电话那头说:“沈阳那边的工程要动工了,有个剪彩仪式。本来我要回美国了,就不参加,由胡玫代表出席。可现在沈阳方面很重视,把剪彩仪式搞得相当高调,省市领导都会到场。我们这里光是胡玫出席,怕是不妥当,……”

 

她听明白了,悻悻地说:“你的意思是要延期回来,要我帮你改机票,是吗?”

 

“你先不要急嘛。”他宽厚地笑了,平静地等着她继续。

 

“既然都改机票了,那就改晚一点了。反正你的事永远做不完,你也不想回来。”

 

“我想回的呀。”

 

她用剩余的理智说:“现在只有打电话到香港。虽说国泰航空的总部在香港,但你的机票是在美国买的,不知道改不改得了。美国现已是星期五的下班时间,反正也找不到人了。你应该自己打去香港。”说了还是白说,这些从来都是她的事。他根本不求过程,只要结果。

 

放下电话,窗外的红霞已剩最后一抹。是那么红,鲜红欲滴。

 

整个晚上都在与航空公司交涉。果不出所料,香港无法得知机票的详情,什么也确定不了。白忙了。

 

已经很晚了,大女儿仍未回家。发信息给她也没有回音。她开始担心,同时歉意地想到,今天有点忙过了头,竟无闲暇关心她。不可以这样下去,她提醒自己。想着想着,听见警报器的嘟嘟两声,有人开门进来。

 

“妈咪,你还没睡?”看到她迎过来,大女儿惊讶地说。

 

“在等你呀。你没有回来,我怎么睡得着。”其实她也不全是在等她。

 

“下回你不用等我的。”

 

“你不该太晚回家。”

 

“我知道。以后不会了。”

 

平日这个时候女儿们还在做功课的话,她都会先睡了。她也奇怪自己竟无睡意,虽然她很累。这是个充满挑战的一天。相比之下,傍晚时分他的那通电话最令她身心疲惫。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现实人生,浓缩三天。明天正在来。。。

一个别字:“也不敢贪念洛杉矶的美味中餐,回程时早早地便打道回府。”, 贪恋,比贪念(名词)更合适。

 
鹤望蓝的头像
 #

谢谢捡漏!

 
予微的头像
 #

只因你错过了洛杉矶的美食啊,就让我看见了。呵呵。

 
TreasureEveryMoment的头像
 #

故事吸引人,能感觉something is going to happen。期待中。

 
鹤望蓝的头像
 #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没什么大事发生。

 
常约瑟的头像
 #

充满了生活气息。把日常生活的细节生动地描述出来。好文!

 
鹤望蓝的头像
 #

谢谢约瑟!你写的细节让人热泪盈眶。。。。。。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男人不在家,女人也能行。

至于修车问题,加入AAA组织好了,一年大概100刀会费,遇到问题打个电话,AAA就来人修理,如果半路车子坏了,他们也免费给拖车,很方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