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李三郎,你太丢脸了哟!

 

李三郎,你太丢脸了

 

 

 

       〝妈妈,从今天起,由我来带着咱们家的三郎晨跑罢!〞小弟二郎兴致冲冲地对妈妈素静说。

 

        〝你哥哥呢?〞素静随口问道,她正忙着把一只解冻冲洗好的鸡放进慢锅中,这就是李家四口今天晚餐中要喝的鸡汤。

 

        〝赶校车到学校去练习吹黑笛了!〞老二说。李家这两兄弟,不但长得不怎么像,连性格都大不相同,清秀瘦削的老大一郎,平常非常沉默寡言,温顺斯文,彬彬有礼。老二却健壮活泼,圆圆的一张脸,人见人爱,加以笑口常开,家里一共四个人讲话,他一人就讲掉了四分之三的配额。

 

        〝妈,已经与对街的柯艾美约好,我带我家三郎,她带她家的的小茉莉,一同去晨跑。〞李二郎挂上电话,满脸是笑,戴了遮阳帽,穿好运动鞋,推开大门,喜孜孜地带着李三郎奔出门去。对门柯家的艾美是个百分之百的小美人儿,有着细细的皮肤、长长的睫毛围着水汪汪的蓝色眼睛,配着蓬松光亮的金色卷发,比洋娃娃还要可爱,连她家的哈吧狗茉莉也有着卷卷的金毛以及快要垂到地的长耳朵,难怪李二郎这么高兴。

 

         才一会儿工夫,李家二郎却红着脸,气豉鼓地双手使劲地扯着不情不愿的李三郎回到家中。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素静觉得很奇怪。

 

           〝妈,咱们家的李三郎,实在太丢脸了。〞十一岁的李二郎用力地把运动鞋由脚上扯下来,非常气愤。

 

          〝二郎,你也不要太认真了,腊肠狗本来就是身长腿短,跑起来一歪一扭,当然帅不起来,可是咱们家三郎热情如火,以长补短还是可以的嘛!〞妈妈素静安慰二儿子。

 

            〝妈,谁在挑剔他的长相啦,我是气他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二郎满肚子委屈。

 

            〝李三郎怎么没有风度?〞素静问,一面把三郎爱吃的狗食倒到他的盘中,这家伙正在拼着命地摇着尾巴,让人很担心他会把尾巴给摇断了。

 

             〝柯艾美与我本是要带着小茉莉、李三郎一同在附近跑步的,可是,这家伙一见另外一条潘太太的大玛莉就立刻离开队伍,一直追了过去,跟在玛莉后面嗅个不停。〞李老二非常地不满。

 

             〝真的吗?潘家的大玛莉又肥大又粗壮,站着足足有半个人那么高?咱们家三郎怎么能?〞 素静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家伙居然使着全身的力气,跳起来闻大玛莉的肥屁股,妈,妳看他这么没有教养和礼貌!我的脸面都被他丢尽啦!〞看来李小二真的气坏了!

 

             这么腿短身长的腊肠狗,跳起来的样子,当然可笑。苗条淑女,君子好逑嘛。李三郎虽然只有四岁,以狗的年纪耒计算,也已有卄四岁,正是盛旺少年,难怪会对少艾的异性产生倾慕之心,可是,大玛莉比一个大汽油筒还要粗壮,怎么能叫少艾呢?当然更谈不上是苗条淑女了!

 

             第二天,李二郎一早就梳洗整齐背好书包,只等哥哥一推开大门,丢下一句:〝妈,我今天要早点到学校练习朗诵。〞,抢先走在一郎前面,出门等第一班校车去也。

 

             素静见他这么明显地不肯再带李三郎出门,只好摇头暗笑。可是,等她把一切忙完了打算自已带三郎出门散步的时候,却不见这家伙,真的吓了她一跳。
            〝三郎,李三郎,你在那里?〞素静楼上楼下跑了无数次,都没有回音。

 

             没见三郎跟了俩兄弟出门,是一清早她老公到医院去查看病人的时候就溜出去了吗?但是,李医师出门时天还没亮,而且,他是开车上班的,并没有打开大门,难道三郎是乘汽车开上车道的一瞬间由车房门溜出去的?

 

            〝三郎,李三郎,你在那里?〞素静左邻右舍找遍了她们住小区,那里有三郎的踪影。

 

              下午,俩兄弟一同由学枝回来,老大对妈妈说:〝妈,我们隔壁的史太太问我们是不是有一条对潘家的大玛莉十分倾心的腊肠狗?〞

 

               啊,素静的一颗心,几乎要停止跳动了!

 

               李家妈妈带了二个儿子火速飞奔过去,果然,在史家的盛开的花树下面,奄奄一息地躺着一条腊肠狗,那不正是李家的三郎吗?

 

                〝真的是妳们家的宠狗?早上还看见它跟在潘家大玛莉身后,下午怎么会躺在我家的花树下面呢?〞史太太问站在一旁的素静。

 

                只见三郎一双无助求救的双眼,正向她们望过来,素静伸手过去抱它,狗儿发出痛苦呻吟的声音。

 

                〝三郎好像受了重伤。〞李老大轻轻地说。

 

                 〝好像伤得不轻,你们守着它,等我回去开车送它到兽医蔡医师那里去看一下罢。〞妈妈素静对俩个儿子以及邻居史太太说。

 

              晚上,李医师回家,看见李三郎身上绑着石膏,一动也不动的躺在一个崭新的狗篮子里。

 

             〝咱们家李三郎怎么了?〞李家老爸吃惊地问。

 

              〝咳,一言难尽啊!蔡医师说它的背脊椎骨很长,所以才这么容易受到扭伤的,照X光,绑石膏,打针,老公,这风流家伙春风一度害得我花了好几百美元吶!〞 素静又好气又好笑又心疼,一面把晚餐摆上桌,一面一五一十地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老公。

 

              〝李三郎,你太丢脸了!〞李二郎喃喃地埋怨。              

 

               〝哈哈,有道是: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李三郎真不愧为咱们李家的多情种子哟!〞李医师大笑。

 

              李三郎睁大了温柔缠绵的眼晴,向全家人望着。

 

 

 

 

 

 

 

          

 

Call

 

Send SMS

 

Add to Skype

 

Free via Skypehttp://www.microsofttranslator.com/static/187544/img/tooltip_logo.gifhttp://www.microsofttranslator.com/static/187544/img/tooltip_close.gif

 

Original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哈哈,真有你的!可怎么会是这样呢?

 
余國英的头像
 #

咱們三郎是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嘛!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哈,也把我笑坏了。一回文轩,就读到国英姐的幽默文,真开心。去年一别,快一年了,一切安好?

 
余國英的头像
 #

2016 年由溫哥華到San Dieago,的cruise, 希望能見到妳!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有没有三郎的玉照?让咱们欣赏一下风流小子的英俊潇洒。俗话说狗不风流枉少年啊!三郎,好样的,过不了多久,对面邻居家就该添丁进口了。(假如三郎和大玛丽都没手术的话)

 

这篇该链接到宠物论坛更合适。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