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老美傑生的結婚紀念日(下)

 

老美贾森的结婚纪念日(下)

/余国英

 

 

         嘻嘻,我们也来个夜夜春宵,亲热缠绵,不也是挺不错的吗?我笑咪咪地想。
         本老太太正在盘算要不要去换一件比较香艳性感的睡衣呢?太单薄的睡衣会不会受凉呢?想着想着,居然睡着了。
        「铃,铃!」电话铃将我由梦中惊醒,我只得睡眼朦胧地起来接电话。
        「国英,为了要给贾森一个惊喜,我忙了一个下午,打算来一个烛光夜餐庆祝我们的周年纪念,那知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皮爱咪简直要哭了。
        「他有没有交代到哪里去呢?」我问,看样子两人都想给对方一个惊喜吧。
        「贾森今天一早就出门了,说是与你家卢嘏一齐去一个地方,可没说什么地方。」
        「那不就是了,我家卢嘏也还没有回家,贾森大概也打算给你一个惊喜吧。」我说。
电话才挂好,铃声又响了起来,我顺手又接了过来。
         「国英,不好了呀!」是卢嘏非常紧张的声音。
         「真爱大惊小怪,已经过了九点,怎么还不回来,你在哪里呢?」我问,抬头看了看时钟。
         「我在警察局。」他喊。
         「什么啊?这些警察太无法无天了,替人买药难道犯了法不成?」我怒道。
         「替人买药没有罪,罪名是骚扰,不要再啰嗦了,妳快些来吧!」他也怒了,不过是在生我的气。
           一路上,我惊疑不定的开着车,心想果然不好啦,他会不会像嫦娥一样,先将药丸吞了,然后骚扰良家妇女?
           到了警察局,果然看见他呆头鹅一般垂头丧气的坐在那里。
          「不知怎么一回事,我按照皮贾森的请求,过了温柔路到了销魂街零零七号,将装了药片的信封塞到门下面,先敲窗一分钟,再拍门两分钟,最后按三分钟门铃通知,正打算离去,一对赤身露体的夫妇愤怒的由门内出来,召来警察。」他说。
          「你记错了,是销魂街七零零号,不是零零七呀,真是冤哉枉也。」我真替他不平。
          「那你们要不要到销魂街七零零号找你们的朋友来证明你们的无辜呢?」值夜班的警察问。
          「不必了,不必了!我们回家去吧。」卢嘏双手乱摇道。
          「若不澄清的话,可能要替小区做义务工作两小时,还要到心理医师那里去做一小时的咨询。」警察查了一下资料书。
          「澄清一下吧,可怜皮爱咪还在家中望眼欲穿呢!」我说。
          「使不得,使不得,贾森告诉过我,他今夜约的女人,是我们消防队的义务女秘书卡洛,并不是皮爱咪,看来贾森早把他的结婚纪念日忘记啦,我们千万不要去蹚这混水。」卢嘏说。
你想,我能说什么呢?
          「我目前一直替小区做义务工作,每周七小时,所以下周做两小时工的话,反而比平常少做五小时。我们的儿子心理医师李德康平常十分忙碌,现在有整整一小时父子谈谈说说,也是挺不错的。」卢嘏连忙说道。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啊?啼笑皆非的结局?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