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1 小时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5648

你在这里

大学生活趣忆 9 骄阳似火军训苦 铁汉原来也怜香

大学生活趣忆 9 骄阳似火军训苦 铁汉原来也怜香

By 蒲松贝

军训一:队列训练

书接上回。

军训开始了。男女生是分开训练的,各有一个小排长指挥。

男生们刚开始觉得蛮新鲜的。个个精神抖擞,在骄阳下走队列。只是谁会真的欣赏在烈日下枯燥的操练妮?

给我们男生训练的那排长姓银,回族,河南人氏。他才不管你什么背景,在练正步时用一根棍子在你身上各部位东敲西打,要求严格。这但凡“是颗葱”或“不是颗葱”的童鞋们谁受得了,或是愿意妮?

于是“老套新用”,胡老大又指示我去套近乎。

阿立注:为什么说胡老大“老套新用”呢?什么是胡哥的“老套”妮?这个在“大学生活趣忆 锦州外传”里大家就会看到答案了。其实锦州是后来的事。只是小贝在微信群里先写了锦州的这个“江湖情缘传奇”。现在倒叙回来,所以说胡哥“又指示”了。

阿立自然也不会老老实实滴在骄阳下“日落西山红霞飞”啊。所以也支了个太极绵招,让那一身横炼铁砂掌的银排长毫无着力之处。从此阿立和军训彻底拜拜了。后面的射击假动作练习也逃避了(趴在烈日下练瞄准有神马意思)。一直到实弹射击,阿立才重出江湖。

几天下来,胡哥指示执行的灰常理想,成绩斐然。银排长对我等开始睁一眼闭一眼,日子好过很多。

阿立注:胡老大到底“指示” 了贝贝神马妮?贝贝木有写“如何这般”滴与银排长套近乎。那就只好阿立来回忆了。记得当时同学们热烈讨论如何“收买”银排长。都是男生,“美人计”肯定是“行不通也,哥哥”。最后民主投票的结果是用小资产阶级的“毒草”(中外爱情小说)来“腐蚀”银排长。果然银排长对贝贝借给他看的小说一见钟情,夜不能寐。据说军训休息时也亲热的和大家讨论。银排长还要求大家千万不要小气,有什么好的小说不要偷着掖着。

不过军训时银排长也不能完全不做做样子啊。温州三剑客的老大不幸被银排长挑中了。老大上学前是农村代课老师兼农民。平时走路时挑担提水,携妻领子。那双手哪有闲着在身旁闲甩之时?偶尔冬日农闲,也是相拢衣袖,取暖驱寒。因此老大行军走路总是不过关。左手左脚,右手右脚。经常被银排长叫出来单练。那老大又很认真,脚抬得比我们高,手挥得也高。开始我们感到好笑,后来慢慢就变成了同情。老大被白天操场练,晚上宿舍开小灶,也终于过关。

几天后,银排长发现我们发挥极不正常,时好时坏。这种突然明显的操练变好或变坏,原来都是发生在女生们正好在附近训练时。如果女生们在左边,向左看齐,向左转这类口令绝对不会错。而向右转十有八九会非常困难。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又一次完美体现。

那时候女生们平时穿的都是宽松衣服,一件衣服现在可裁二件。我们男生从来沒注意到女生的身材。军训时女生都扎了腰带。呵呵,一下子男女有别看出来了。我们也只是远远看看,最多队列交错时号子喊响一点,吸引女生的注意力。

这些都比不上女生排那小个子排长。那排长个不高,长得眉清目秀。他对训练工作十分负责,不过也占了十分便宜。他几天看女生的时间,超过了绝大多数同学四年的总和。

令人更为嫉妒的是训练中间休息时,那排长坐在中间,俨然是雷锋的化身。女同学们围绕四周。递水的,送毛巾的。她们眼睛里放射出祟敬的目光,个个争当拥军模范。

我们在树荫下远远看着,默不出声。我看胡哥迷着眼睛,一反常态。估计他心里也在想“这样的好事何时轮到自己?”

再看那银排长。手里拿了一草根,一口一口咬断吐掉。同样当兵,待遇怎么差这么多呀?!别说他了。那情景是绝好的招兵广告。大多数男生都宁可去当兵了。

我悄悄问胡哥:“看这情景,我们班女生谁会嫁解放军呢?”

大哥斜着看我一眼:“嫁给他? 军训完明天就把他忘了”。

最后事实正如老大所料。不过女生们的柔情也算展示了一番,可惜沒临到男生们的头上。

队列练完,明天要发枪了,激动人心。。。


阿立注:蒲松贝的军训续集迄今还木有写下去。大学生活趣忆就只能暂停了。

不过贝贝另有一段锦州实习的佳话外传,可以先插播。阿立打算把锦州外传分成三集播出:

 

插播预告 ── 锦州外传 1 高粱难咽小贝急 故技重施胡哥高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