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阿朵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个月 3 周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8
积分: 12306

你在这里

体验拓荒者:Elkus 计划(转)

双胞胎学校的Christa McAuliffe,三年级有一个很重要的一周的Field Trip。这个Trip,一走就要一周,我没有去当随行家长去帮忙。但听随行家长回来讲她们的感触,非常感动,只是这些零星的片段散落在记忆里,我没能有一个全面的了解。谢谢学校的另一个家长Weiwei Gu,跟着孩子们一起去体验,回来后写下了这篇记录,这让散落在我脑海里的那些记忆被串了起来,形成了一道美丽的彩虹:学校的独特,老师的尽心,家长的配合,孩子们的FUN,FUN,FUN!


为了这个Field Trip,学校,家长,孩子都做了大量的准备,我到教室帮忙的时候,看到孩子们分成几个group,也就是成立了几个“家庭”,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Family Name。在这个家庭里,有妈妈,爸爸,奶奶,爷爷,孩子,孩子们自己选择在家庭里的角色。我记得小双选的是当这个家庭的继子,我问他为什么不选择当爸爸,爷爷呢?他撇撇嘴说:当爸爸,爷爷要有wife,我才不要wife呢:-)


最令孩子们紧张的是,每个家庭要参加一个镇议会,议会有镇长(有个 Elkus镇,咋能没镇长呢),牙医兼铁匠(会打铁的人肯定可以轻松的拔牙),学校老师(听说搬迁来的家 庭有不少学龄儿童),农民(镇上一下搬来许多农民,本土的农民可要紧张了),镇上的醉鬼(这位家长不是太搞就是太懒),警长(有了醉鬼,治安可是个问 题)组成。孩子们要向镇议会陈述他们的计划,目标就是:多给我们这个家庭批一些土地吧。。。


孩子们回来后说太喜欢这个Field Trip了!征得Weiwei Gu的同意,我把她写的感想转载过来,加到我的这个“美国学校体验日记“的系列里,把这个学校的program完整的展现出来,希望你也和我一样,为这个学校点个赞!




一,缘起

 

Christa McAuliffe学校的教学方针是动手实践中学习,家长参与,寓教于乐。 这一主旨的确实实在在地贯彻在每个年级和每门学科的教学中。

 

三 年级的社会学科围绕着加州历史,从开学到二月份,孩子们学习了加州圣克鲁斯一带的印第安文化(Ohlone),了解了西班牙在加州殖民建立的宗教文化 (mission)。期间邀请了印第安人后裔来课堂演示印第安人的生活习俗,参观了印第安人村落遗址,游览了西班牙殖民期间的教堂(mission)。课 堂上,孩子们读文献,写报告,发表演讲;在家里,他们做弓箭,搭帐篷,制做模型;有的周末假期还和家人去附近的西班牙教堂游玩,真是玩得不亦乎。

 

这 些刚刚告一段落,他们又开始准备Elkus活动了。学生们要体验十九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拓荒者,从东部迁移到西部的经历。 Elkus是McAuliffe教学的亮点之一,我作为随行家长兼摄影师(老公不去,我只好做候补了),目睹了孩子们在这个活动中的成长,纪录下来一吐为 快。

image1.jpg

 

Elkus 活动的历史背景是南北战争结束后,1862年林肯签署了homesteading 公文(中文大概是安家落户计划):没有犯罪记录的家庭可以在西部向政治申请160公顷土地私有,大批移民从人口密集的东部辗转迁移到中西部州,开垦新的土 地(其实他们是掠夺了印第安人的土地,赶走残杀了印第安人,可谓是印第安人的血泪史),扩张了美国的领土,加速了西部各州的农业工业发展。

 

McAuliffe 的学生的Elkus计划即模拟了当时的西迁运动。在课堂上老师把孩子划分为四个家庭,每家有六个成员。家庭成员角色和年龄由学生自己决定,例如爸爸,妈 妈,祖父,叔叔,孩子,沿途收养的孩子等。每个家庭决定他们的原始居住地,迁移路线,所携带物品,规化资金使用等等。孩子们还要设计自己的人物性格和所会 的技能,记录搬迁日记。课堂上的阅读,写作,数学围绕都这个背景而设计。elkus_poster.jpg

 

这 些准备工作之最终目的地是加州半月湾的Elkus 农场。这个农场是加州大学下属的一个教学农场,由戴维斯分校(俺们的母校啊)负责管理。Elkus的主旨是让孩子贴近自然,在自然和劳动中玩耍学习。农场 常年有小学生参观,但目前只有McAuliffe的学生每年在这里留宿历练。

 

二,准备

 

McAuliffe三年级去Elkus已经至少十几年了,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刚开学时就有一位家长报名做执行总管,二位家长负责食品准备工作。

 

课堂上,每个拓荒者家庭有很多任务。他们要计划各种搬迁事宜,计算家当的重量,所占面积,挣虚拟币支付旅费和将来安家费用,解决纠纷。。。另外他们还要真枪实弹地负责制定在农场的一份菜单,每个家庭将在农场做一顿饭供应全班,当然菜单制定还需要考虑这个活动的经费。

 

菜单制定后准备食品的家长开始采购,计划总管家长也根据菜单列出设备和物品清单,请家长捐助或借用。同时愿意做司机或陪同的家长开始报名。

 

考虑到菜单里不少肉类,临行前一两周班上的烹饪课上,孩子们把肉类,例如培根肉牛肉,在学校厨房里预先烧熟,请负责食品的家长带回家冷冻保存。

 

临行前一周,各类物品例如锅碗瓢盆,冷藏箱,工具,箱子陆续送到学校,由总管分门别类地打包整理好,所需食物也在负责人的家里准备完毕。孩子们也按照清单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每个人一个行李箱加背包和睡袋,准备出发了!

 

 

三,西进!

 

盼 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了出发的日子。孩子们的第一站是Purisima creek redwood open space preserve。这个环境保护区位于Elkus东部,出发点有一条4英里的山路通往山脚下的农场。在老师和四位家长的带领下,孩子们沿着山路步行去农 场,他们有的还穿上模仿19世纪的衣服,女生戴着bonnet (一种无边的女帽),男生则是牛仔帽。

 

没有步行的几位家长则负责将所有车辆开到农场。大家马不停蹄,分头行动,拆卸整理行李,运输车辆,在大部队到达前勘探地形。

 

Elkus 座落在半月湾山区的一个僻静的小山谷中,仿佛与世隔绝。农场占地面积125公顷,养有马驴羊鸡兔。农场还有两个菜园子。牲口棚附近有两个极其简陋的帆布大 帳篷,是孩子们睡觉的地方,晚上有两位家长会在旁边搭帐篷守护。老师和其他家长们在半里地外的会议中心的几间办公室打地铺。会议厅有一个大餐厅,厨房。孩 子们将在这里继续准备他们的安家计划的功课和早晚餐。

 

四,农场

 

孩子们在农场生活三天两晚,活动围绕着19世纪的homesteading背景,有以下几个项目:工作(即农活) ,学习讨论(每个家庭准备homesteading presentation),演讲答辩,做饭及用餐。

 

到 达的第一天下午,兴奋的孩子们在农场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参观了牺口棚,生态展览厅,在菜园子里摘了花,尝了菜,休息之余还喂了山羊,抱了抱兔子,去鸡窝里骚 扰了公鸡母鸡们,感觉so far so good, 一切都是小菜一碟,这个field trip只是比较长一些而已。

 

不 过从各个渠道听说的Elkus的传说很快在第二天就变成了现实。孩子们早餐刚结束,就被农场人员带走,分配去做各种农活。去了牲口棚的孩子们,蹑手蹑脚地 踩在湿漉漉臭哄哄的地上,捏着鼻子学习使用耙子,清扫马厩羊圈的粪便,给牲口们整理新床铺。他们摇摇晃晃地推着堆满了马粪的独轮车,奋力的推到马粪山卸 货。家长们在一旁无所事事,只能在旁幸灾乐祸地观看拍照。在菜园里工作的孩子们好像待遇好了很多,他们学着锄地种菜,浇水除草,倒也悠闲。很快工作人员发 现他们太轻松了,于是给一个小组安排了一个貌似不可完成的任务-将一个刚刚做好的六尺长两尺深的花床(flower bed)填满 。烈日当空,孩子们拿着铁锹努力地填充花床。隔天孩子们交换了工作,目的是确保每个孩子都全身散发着泥土和马粪的气息。

 

 

 

 

在Elkus的前两天的另一个重要任务是准备他们的homesteading计划和演讲。每天下午全班有一个半小时的学习时间,仍以每个家庭为单位,在家长的指导下,思考讨论他们的安家置业计划。讨论的题目如下:

  • 家庭为生的方式-由于受农场影响,大部分家都号称自己是农民,会种田,打猎,养鸡养鸭等等;
  • 价值所在-回答则是各种农业致富机制,卖羊毛牛奶鸡蛋,纺织等等;
  • 为啥来这里安家-那还用问吗,当然是加州好了;
  • 怎样造福社区 -给你们生产出这么多农贸产品,还不是造福一方。。。家长还想启发其他想法,例如税收,基建,教育之类,孩子们似懂非懂。
  • 一些具体的问题,例如所需土地的地点和面等等。伐木的想住在树林边,河流边,种地养牲口的想要平原,哪些动物的副产品可以用来交易挣钱,并造福社区,养牛养马养鸡都需要多少土地,牛奶鸡蛋的产量等等。有些问题找不到答案,可以第二天去问农场人员。

 

最后孩子们还要根据讨论的内容每个人准备一份演说稿,主讲其中一个话题,家长则帮助他们练习,为第二天晚上在所谓的Elkus镇议会上演说做准备。


这 个Elkus镇议会是整个活动的高级机密,孩子们一直笃信真的有个Elkus镇,镇上有个议会团听他们的演讲。老师和家长们准备这个议会也算是煞费苦心 (当然和娃逗,乐在其中)。临行前两周,老师召集随行家长开会介绍行程,交代任务。其中还要家长报名化妆成议员,角色任选,服装台词自备。几位好事的家长 迫不及待地报名,组成了这一届的议会:镇长(有个Elkus镇,咋能没镇长呢),牙医兼铁匠(会打铁的人肯定可以轻松的拔牙),学校老师(听说搬迁来的家 庭有不少学龄儿童),农民(镇上一下搬来许多农民,本土的农民可要紧张了),镇上的醉鬼(这位家长不是太搞就是太懒),警长(有了醉鬼,治安可是个问 题)。

 

在 农场的最后一个傍晚,被蒙在鼓里的孩子们怀着敬畏的心情走进农场的议事厅,要面对镇上的议员们演说,要求一块安家的土地。(如果你们奇怪为什么孩子们相信 真有Elkus议会,那就问问他们是不是相信圣诞老人吧。。。)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在陪伴的人群里少了6个家长。。。为了制造氛围,议事厅没有开一盏电 灯,只有野营用的手电灯照明。在昏暗的灯光下,孩子们紧张地等待着议员的到来。

 

突 然走廊里传来咚咚的脚步声,一个身穿黑色燕尾服,戴着高高的黑色礼帽的大高个走进议事厅。这人戴着一副黑边眼镜,留着一对上翘的胡子,走进来的时候迈着大 跨步,径直走向主席台镇长的位子坐下。他一边用小锤子敲着桌子,一边用略带英式口音地要大家安静。孩子们被他故作威严的样子吓住了,全场鸦雀无声,瞪大了 眼睛盯着他,居然没有认出这是平时喜欢逗他们玩的一个家长G。等到其他几位穿戴19世纪衣服的议员们陆续进场落座,孩子们才从刚刚的惊吓中缓过神来,逐渐 认出各位议员。大概是镇长出场太过威风,孩子们还不能确定,有些在下面窃窃私语,说“看他的鞋子,他应该是G!” , 有些大胆的忍不住叫出声来,直接问镇长是不是G。旁边陪伴的老师和其他家长都捂着嘴巴,抱着肚子,笑到一边去了。


 

戏剧化的一幕终于平息下来,议会厅开始按计划进行演说和答辩。每个家庭轮流出场,企图说服议员们给他们在Elkus 农场一块安家的土地,回答议员们的各种问题。会议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议员收集了个方面的材料离开回去"讨论决定"是否批准每个家庭的申请。

 

离开农场前的午后,议员们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上,对每个家庭的申请作出点评,发放了土地证书,每家都心满意足的分到了几亩田。

 

 

民 以食为天,这么多孩子和家长的用餐问题可是这个活动的另一个主要部分。出发前几周,全班同学已经以“家庭”为单位讨论拟定了每餐饭的菜单,每个家庭负责做 一顿饭。学校的烹饪课上,孩子们也预先做好了一些肉类食物冷冻起来,带去农场,以节省做饭的时间。烹饪课的家长非常负责,在课堂上还和孩子们讨论制定了具 体的程序,每顿饭都有一打小卡片,上面注明做菜所需工具,步骤等等。随同家长还有专门负责厨房事务的总管,保证小朋友们的厨房安全(当然还有监工的效 用)。孩子们制定的菜谱也是五花八门,有汉堡,墨西哥式牛肉鸡肉,色拉,香肠,培根,松饼,热巧克力奶,水果。孩子们在厨房里切剁煎烤,倒也像模像样。负 责做饭的孩子用餐完毕后还有一个更艰巨的任务,那就是清理厨房,刷锅洗盘子。在家没洗过几个碗的孩子们,在监工的督促下,居然也把厨房勉强打扫干净了。



工作学习之余,孩子们在农场也享受了许多城里没有的乐趣:在鸡笼里抱抱母鸡,去羊圈里给山羊们梳毛,到兔子笼里喂喂兔子,从菜园子里摘些菜叶尝尝鲜,在农家院子里里荡轮胎秋千,拔河,晚上围着篝火唱歌,讲故事,在大帐篷里彻夜喧闹。。。


 

五,后记

 

作 为chaperone和摄影师的我感慨于孩子们之间纯真的友爱,相互帮助,合作解决问题的能力;他们在困难中不低头,努力向上的精神。当然,也有孩子不太 喜欢这个干农活,吃大锅饭,睡通铺的旅行。有个孩子就抱怨这里很无聊,很想家。但是大部分的孩子回来后都津津乐道这个农场的经历,认为这是三年级最棒的一 个活动。

 

高年级的孩子们每提及农场之行就是笑谈清理牲口棚的排泄物(镇议会他们是宣了誓,缄口不谈的)。我相信他们在Elkus里学到的互助,体验的艰苦,已成为他们人生的一部分,Elkus也永远是他们儿童时代的一份美好的回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明凤的头像
 #

美国的中小学教育确有许多值得学习借鉴的地方。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