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小时 46 分钟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5228

你在这里

大学生活趣忆 7 非是哥们不义气 油脂太多伤身体

大学生活趣忆 7 非是哥们不义气 油脂太多伤身体

By 蒲松贝

30多年后的道歉

书接上回。

话说方京同学一进门便嚷嚷着找我。

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赶快先稳住他再说。“方兄,先喝口水吧。有什么事慢慢说。”

一面在心里默默把近一周自己的行为快速过了一遍。除了偶尔不注意个人卫生,没有什么不良表现啊?难道是上回在楼道里碰到张胖子没有打招呼,对我有看法?方京是特地来告诉我张胖子不爽?想到这里心里真有些紧张。说不定张胖子怀恨在心,在分配时刁难。那我毕业就得去天涯海角了。

正在胡思乱想时,方京突然问我:“那罐猪油呢?”

“嗨,方兄,您不要搞得这么紧张。不就是猪油吗?”

在我们上学的年代,生活水平比较平均。大家都没有什么钱,而且还要用票。最可笑的是因为户口转到了杭州,所以每个学生都有杭州居民的一切待遇。布票、烟票、豆制品票、火柴票等一应俱全。大多数送给了杭州同学。

因为没有钱,又要营养,浙江籍的同学开学或亲戚来时,大多会带一罐猪油。每次打开猪油罐,口水随之流下。用手指挖一点猪油放在嘴里,任由猪油慢慢化开。淡淡的咸味和油脂的香味沿着齿颊充满了口腔,那种感觉令人难以忘怀。人体有自我调节的功能,身体缺啥就想吃啥。那时就是缺少油水,所以对猪油的渴望就更强烈了。如果舀一勺在热饭里,用筷子一拌,连菜都不要就可以吃八大碗饭。

阿立注:那时猪油还真是好东西啊。记得在农村插队落户时,知青点里的哥们不知哪里弄了点劣质烟酒打牙祭。小菜不够,就猪油加白砂糖下酒。结果可想而知。杭州那时家里面偶尔来点米饭拌猪油酱油,那叫一个香。一般人家里多数还未必是正宗猪油,而是买来的肉里,肥肉太多,割下来熬的肥油。记得偶尔去邻里小店吃碗面条。通常是清汤寡水的“沃面”。偶尔“开洋荤”,点一碗油渣面(补充点油水)。那店里的猪油渣比较正宗,口感也很好(忒有“嚼劲”)。那就真是“社会主义好,囡囡饭吃饱”的赶脚了。

大学生活是一个小型的共产主义社会。大家一起分享,一罐猪油如不加限制,二天就没了。而且还从未听说吃猪油引起肠胃不适的例子。

“没了”我平静地回答。不想给他吃。

“不可能,在你床下搁着呢。”方京笑着指着我说。

看来他早就进行了侦查。不然就是小刚透露了真相,要不他在旁边怎么笑得如此诡异?刚本来也是一猪油爱好者。我很不情愿地把猪油罐从床底下拿了出来。方京一把抓过去。打开罐盖,挖了一勺放在嘴里,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情。随之一声“谢谢”,转身关门而去。身后还传来了一阵狂笑声。恰似金庸小说中某武侠在一名山古刹中寻得一仙丹,服后内力倍增,欣喜若狂拂袖下山呼啸而去。

我轻咬嘴唇,一脸痛苦,惹得小平他们都说我小气。不就是吃一点猪油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当时我真得很难过。方兄,我该怎么跟您说呢?得,30年后写回忆录时再说吧。

事实是这样的。由于开学不久,同学们猪油存量较多。在方京的带领下,前天消灭了小明同学的一瓶猪油。昨天清剿了小平的一罐。今天又到我这里扫荡。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猪油乃动物脂肪。过多服用,除了胆固醇升高,肥胖(当时不可能)外,还会引起表皮毛囊堵塞。急性脸上长疙瘩,慢性引起脱发。

我当时很想对方京同学说:“你是俺们专业众多女生永远的偶像,也是我们全体男生的光荣。千万不可多吃猪油,毁坏形象啊!”30多年后大家也都不怎么吃猪油了。但我那时没有说,不敢说。一说就显得小气了。谁知道以后会怎样呢?失去机会,只有忏悔。

每次到北京拜访方兄,看到他头顶日益稀疏的毛发,尽管这也可能是他工作勤奋操劳的结果,还是感到内疚。原谅我吧,方京同学。原谅年轻时的我,原则性不强,革命斗志薄弱。没有向您说明猪油吃多了可能造成的不良后果。。。

那天我又进入了胡思乱想阶段。。。

突然小平指着窗外大喊“老鼠、老鼠!”鸡冠花丛中一对小眼睛正望着我们。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阿立注:下集预告 ── 美人鸡冠窗口美 老鼠砖头阵地战 (“鲜花与老鼠”)

分类: 

评论

安博的头像
 #

北方人所说的饭香,大部分是因为猪油。小米猪油饭最香。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安博兄好!这么说猪油哪里都是好东西,想当年。。。Smile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