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许金枝小姐(10)——1989年

 

许金枝小姐(10——1989

/余国英

 

 

         丽芬她们回美国之后,不断收到公公的信件,不外谈他的近况很好,身体硬朗,虽然辞去了兼课的教职,但是向他求字、求画的人仍然络绎不绝,所以生活十分充实之类的话。也经常提到金枝,尤其着重的是台北的房价飞涨,金枝的公寓都在台北的黄金地带,已经上涨了数倍。目前,老先生若要知道股票市场的最新消息,得问许小姐啦,她每天穿了球鞋出门打听股票上涨的情况。她父母亲经营的杂货店早已卖掉,因为比起股票所赚的钱,开店的收入已经微不足道了...等等,发
信的地址一直都是和平东路的李家公寓。
         有一天,李文又收到台湾寄来的家信,一看那熟悉的笔迹,就知道是李老先生写的,只是发信的地址已经变成台北市内湖汐止镇翠柏新村。老先生的信内轻描淡写地提到他不小心跌了一跤,幸好没有受到大伤,自己在家中休息了三天,精神就完全康复,是不幸中的大幸,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因为那一阵子恰巧许小姐家中儿子娶媳妇,已经忙碌得好几个月不见人影 。他老人家有了这么一桩意外事件,立刻处理掉和平东路的公寓,搬入翠柏新村,该村在内湖山区,空气清新,十分适合老年人居住,希望你们不要挂念。
        “可惜公公当初不肯结婚,若是结了婚,许金枝小姐做了他的内人,他们的结果会不同吧,可不可能就不必搬到翠柏新村去了呢?丽芬问她的丈夫李文。
        “很难说,人生在世,一件事发生或者没有发生,只有一条路。既然已经发生,就很难想象若不发生会发生什么后果,没有发生的事,怎么推想也推不出什么道理来。李文突然发表了一个很长的论调。
       “...。丽芬张了张口,因为一时之间,还不能立刻发表与他的论调同一个等级的哲理。
       后来,由李老先生陆续写来的家信中知道翠柏新村内有教堂、佛堂、图书馆、洗衣间,甚至有邮局,每位老人有自己的卧室、浴室,吃饭则到公共食堂,每餐有米、面、馒头,副食有鸡、鸭、鱼、肉、蔬菜任意选择,十分丰富。至于许小姐呢,她已经搬进自己早就买好的新式公寓之内,与儿子文存、媳妇婉贞一同共享天伦之乐等等。
      “爸爸愈叫我们放心,我愈不放心。儿子李文看了信,对媳妇丽芬说。
      “那还不简单,我们想法子抽空去台湾探望探望他老人家好了。媳妇丽芬不着边际的安慰儿子李文。
      说起来简单,反正每年都有规定的休假日数,但是实行起来就蛮不是那么一回事,因为他们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久了,经过数度升级、加薪的结果,管理的人员渐多,工作压力日益加大,责任也愈来愈重,出去度一个假,只是将假期的工作都堆到回来以后再做,更多的人和事,等待你来处理,使回来以后更忙、压力更大而已。
      李文他们这里正在忙忙乱乱,李老先生又来了一封航空家信,李文拆开信,将信内的信纸展开来阅读的时候,一张由报纸上剪下来的小纸片,飘落在他的书桌上。
     “爸爸是愈来愈奇怪了!不知他在说些什么呢。李文说,将看完的信递给丽芬。
     丽芬好奇地拿过来看,只见信上只有短短二句话:丽芬,李文如晤:此事件从头到尾,我一概不知。父字。
     “大概是指剪报上说的事吧。丽芬说,指着掉落在书桌上的那张小纸片。
     “唔,附的剪报掉到桌上去了,难怪不知所云。李文说,将剪报捡起来,胡乱的浏览了一下。
     “我看台北地方小报的记者缺乏稿源,连芝麻绿豆的事也登在报纸上。李文看完后,将那张小剪报随意丢入垃圾桶。
     “既然是芝麻绿豆的新闻,公公何必用国际航空信寄来给我们看呢?好奇心使丽芬将公公寄来的剪报由垃圾筒中捡起来过目了一下。
     果然剪报上载的是一则非常不起眼的台北市地方新闻。


     中标题:生子不养谁之过。
     小标题:小母亲经常出走,祖母告诉遗弃虐待婴儿,法庭判决孙子由阿妈抚养。
    【本报台北讯】年轻小妇人张婉贞的丈夫许文存为职业军人,平时驻留外岛,因而婚后张婉贞就一直住在婆婆许金枝忠孝东路的现代化的高级公寓中,张女曾屡屡私自外出寻找工作,皆因缺乏学历及经历,而不获录用。
      数月前,十八岁的张婉贞生出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宝宝许家龙,小母亲曾数度携子离家出走,在外面饥寒交迫,每次都被买卖股票致富的婆婆许金枝寻到带回。
      惟此次张婉贞在屏东一凰梨加工厂找到一份女工的工作,白天上班时乃将婴儿藏于住处的衣柜中,被好心邻人发现报警,该名小母亲仍然拒绝返回台北忠孝东路。
      婆婆许金枝见媳妇执迷不悟,乃正式重金聘请著名王扁山为顾问律师,向法庭告诉媳妇遗弃及虐待初生婴儿,经法院判决祖母胜诉,获得许家龙之抚养权,多金的祖母喜庆之余,特借台北凯悦大饭店举行记者招待会,在婴儿曾祖父母的陪同之下,将婴儿在闪闪的镁光灯下拍照留念。


      “许金枝...,呀,不就是你父亲的...前任女朋友吗 丽芬惊呼道。
      “一定就是她,王扁山律师是老爸的至交好友 ,年轻时候常常到我家的。李文同意。
      “哦?到你家去做什么?丽芬随口问道。
      “那时王扁山才拿到律师执照,当然不外是请老爸帮忙向银行借钱开业啦什么的。
      “李文,公公这么乐于助人,他会不会帮助可怜的张婉贞一臂之力呢?丽芬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张婉贞?谁是张婉贞?银行借钱要有抵押之外,还要有保人,不要忘了我父亲现在住在老人院,是个三餐都靠别人照顾的老迈之人了。李文凄然的说。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