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小时 15 分钟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4858

你在这里

大学生活趣忆 6 – 牧羊姑娘歌声亮 子弟兵啊望远方

大学生活趣忆 6 – 牧羊姑娘歌声亮 子弟兵啊望远方

By 蒲松贝

当过兵的人(下)

书接上回。

“方京的头为什么总向右侧呢?”我们揣测着各种可能性。

首先排除了眼睛斜视,颈椎受损等生理疾病因素,那时医院不兴收红包体检很严格。又排除了见义勇为的可能性。是与他女友分手时被扇了耳光留下的后遗症?下手这么重的女孩子估计他也不敢去找。

越猜越离谱。我赶紧说:“别猜了,我告诉你们吧”。

“方京按现在标准绝对是京城四少之一。可是在当年,他当兵后被分配在青藏线上的某一个兵站。地图上他曾指给我看过,大约在青海和西藏的交界处。从当新兵开始队列训练伴随着服役全程,立正、稍息都没有问题。就是那向右看齐这个动作,方京开始做得不标准。在老兵的带领下,他天天练、时时练。连吃饭、睡觉、上洗手间都在练。最后练得非常标准,达到了去天安门广场或红场参加阅兵的水平,但也留下了情不自禁向右看齐的习惯。”

我这一说,大家恍然大悟。只有小华不服气。他认为方京当兵的经历大家都知道的。但头向右的习惯绝不是向右看齐练出来的,而是有另外的原因。接着他给我们编了一段更匪夷所思的动人故事:

阿立注:这个当然是贝贝和同学们的创意编排和善意玩笑,当不得真的啊。

那也是方京在青藏线服役期间。秋末冬初的一天,他在兵站门口站岗。一条马路二头不着边际,直通天涯。地上没有树,天上无鸟。一天也过不了几辆汽车,四周一片寂静。除了枯燥还是枯燥。正当方京仿佛要睡着时,从西藏方向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铃声,还有回荡在空中的响鞭。他转过头去,只见远处公路上出现了一团白云。那是牧民在转场,方京死死地盯着周围那唯一移动的活物。

俗语说:望山跑死马。当年西北的PM很低,能见度高。至少可以看见十公里以外的动向。

方京就这样歪着脖子看呀看。不知不觉过了两小时,但他却不感觉累。因为在白色的羊群中,他看到了一丛鲜艳的花束在不断的移动,也听到了藏族女孩高亢而又连绵不断的歌声。半年都没有看到女孩子了,怎么能不激动呢?淡定淡定,方京反复地提醒着自己。他仍然保持着军人站立的姿势,只是头已向右侧定格了好几个小时,肌肉都僵硬了。

“你怎么把方京说得像电影《冰山上的来客》中的阿米尔一样了呢?”我插嘴。风和小平立即阻止我,让小华继续说。

羊群和赶羊群的女孩越走越近。方京看到了牧羊姑娘那粉红的笑脸,看到她充满友善的眼睛,看到她挥动着手上的鞭子,如同看到一位天使。脑海里突然响起王洛宾的歌曲“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她拿着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当姑娘走过方京身边时,方京还是那样侧着头。他很想转回头来,多看那姑娘几眼。但肌肉僵硬引起的刺痛让他放弃了这个念头。姑娘就这样从他身边默默地走过,带着几许失望消失在青海侧的天边。方京没能目送她离开,因此他心里一直感到很遗憾。作为一名光荣的人民子弟兵,竟然无法给藏族美女一个微笑。

从此每次轮到他站岗时,都会将头转向右边西藏侧。他一直盼望能再次碰到那个藏族女孩。他要给姑娘一个微笑,表示一下军民鱼水情和那天的歉意。方京因此习惯了向右看,遥望远方。

“小华你真会编!”我们三人当然不相信那是真的。

“不信你们去问方京。”小华反驳道。

正当我们犹豫是否要去向方京核实时,门被推开了。

“说曹操,曹操到”。来者就是方京,一进门就直呼我的名字。

难道我们在这儿谈论的事他都知道了?不可能。那他找我干什么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阿立注:下集预告 ── 非是哥们不义气 油脂太多伤身体 (“一篇封存了30多年的检讨书”)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