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听舞(成人童话)

标签: 

 

                                           听舞(成人童话)

 

                              抱峰 

 

椰梦长廊醒来,朦胧中依然抱着海。海,裙摆白色的镶边铺向沙滩,一道,半道,时隐时现,无声无息。有位海的弃儿蜷缩在岸边,如同杂物死沉的堆积;突然,他触电般挺身坐起,侧耳听,咧了咧嘴似惊喜似抽搐,撩乱的长胡子掩饰不住齐整发黄的牙齿。

 

原来,椰林里一个姑娘正播放男声歌唱,随着歌声舞蹈!

 

你有一个花的名字,美丽的姑娘卓玛拉,

 

你有一个花的笑容,美丽的姑娘卓玛拉,

 

你象一只自由的小鸟,歌唱在那草原上,

 

你象飞舞的彩蝶,闪烁在那花丛中,

 

你象甘甜的美酒,醉了太阳醉了月亮……

 

啊,草原的格桑花,美丽的姑姑卓玛拉……

 

听着听着,他急转身,低下头,朝海而跪,双手捧住哽咽和泪水。他仿佛看到,这位姑娘身着紧短小衫,灯笼肥裤,轻便舞鞋,一双裸露的胳膊有柔有刚;倒脚辗转,后撤前踏,三步一变,多姿多彩;就象一只神鸟唿扇翅膀,向天上追寻。可是天空太遥远,不得不俯冲下落,停在湖边喝水,梳理汗湿的羽毛。喘息未定,又腾空而起。如是反复,越发奋力。

 

只有他才能领略到,姑娘热烈的追寻压抑着难言的悲苦;似在说:“我日夜厮守着你与癌症抗争,五年间不曾懈怠,可是你不辞而别,害得我从长白天池找到天涯海角……问蒿草问树木,问大海问高山,都说去了天上!”

 

他边听舞边在手心里叨咕:“看来你已经挣脱了长期受折磨的锁链——我再也没有牵挂的了。可是可是,于情于理应该走近了见你一面,”用黑瘦的手掂掂后脖颈凝结了油污、尘土、细沙的犹如“羊尾巴” 的发饼,“现在我更加人不人鬼不鬼的了,如果相见,简直无地自容。感谢流浪路上大自然神奇的滋养,如今身上已不疼痛,也有了些力气,却可能旧病复发,再次断送你的大好青春;有幸听听你的舞蹈已经心满意足了,我要告别这出把两颗心串起烧烤的恶作剧!这就是命!”急急离去,趟细沙,梗脖子,一无返顾。

 

然而尘世无处接纳他。第二天天不亮又回到这段沙滩。

 

“海呀,到底怎么办,怎么办?”他浑身烧灼,走进海,浸在没顶的水里不断追问,发誓“不讨个明白就喂鱼虾”。

 

“又来寻短见,从没见过这么固执的!可知道,追求生命的自由同时是爱你的人的权利,追求死亡的成本同时由爱你的人分担,”海把他揽在怀里,用坚硬的贝壳敲击耳骨:“古往今来,水的宗旨是利万物而不争,绝不是轻生者的坟场,不要听信人们对轻生者的颂扬,无论他有多大名气。记住,天堂由不竭的希望构建,你的天堂在于跨越眼前松软的灵魂沙滩!”

 

海深深地叹息,坚决把他吐出,推回浅水区。

 

他躺海的裙摆上,仰望洁净的天空,听着歌声,看着神鸟,默念着海的话。

 

许久,海的裙摆猛地蒙住他,訇地向耳朵灌水,他这才真正意识到最后时刻的来临,痛悔而恐怖;便挣扎站起,栽栽歪歪仆倒在岸。

 

于是——

 

沙滩留下奔跑、爬行的印记,湿渌渌……

 

海终于笑了……     

                                                   (201471日)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