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许金枝小姐(09)——1985年

 

许金枝小姐(09——1985

 

 

 

   
         老同窗寒暄之后,时而畅谈自己及其他同学的近况,时而追忆旧时情景,愈谈愈高兴。
         “林教授,跟我们的便车一齐去吃晚饭罢。李老先生走过来邀请,原来他已经授完课回来了。
         “吃晚饭?...哎呀,已经下午五时,我得赶快回去啦,居然谈得忘了世间。妳住在那里?明天我回台北找陈希煌、林大栋、温玉霞、李芙美、叶国鹫大家聚一聚。老同学意犹未尽,交换地址、电话,慎重相约之后,林庆信教授才匆匆离去。
         老杨的车带了他们到吃晚饭的地方,饭馆的院子里已经有了十几桌,每桌都黑压压的坐满了客人,一见他们进去,就有人将司机老杨请过去喝酒。
         一位穿了新衣又黑又瘦的乡下人恭敬地站起身,迎了过来,后面跟了一个乡下女人,大概是他的妻子,台湾乡下人叫牵手。
         “欢迎李老先生光临。俩位乡下夫妻一同向李老先生鞠躬致敬。
         “四哥、四嫂,这是我的父母亲。阿爸,阿母,这是李老先生的儿子、媳妇与孙子,由美国回来的。金枝一面介绍,一面将塑料袋交给她的乡下母亲。
         “我们村中每年吃拜拜,都是我们吃人家的,今天是我父亲六十大寿,特地请你们来吃面,乘机也请村中其他的亲朋好友来作陪客。金枝对他们说,又由皮包中取出一个红包一并交给那个朴实的乡下女人。
        “李老先生请上坐首席。这位老实的寿星客气得近乎谦卑了。
         李老先生欣然坐了首席,在席上谈笑风生,不时讲着笑话,全桌的人不论听懂与否,每人都恭敬地陪着笑脸。
         “虚白,你看这个小女孩可爱不可爱?须臾,金枝带了一个女孩子过来,那孩子有着圆圆的脸,黑黑的眼睛,红红的嘴唇,果然十分可爱。
         “唔,妳又有什么新花样?李老先生笑着调侃金枝。
         “她的名字叫婉贞,是我到屏东乡下替文存找来的,等文存一毕业,就可以结婚,不久,我就可以抱孙子了。金枝得意地说。
         “这么说,是妳的童养媳了?现在这个时代,培养一个童养媳合法吗?老先生笑得更厉害了。
         “不是我的童养媳,是文存的未婚妻。婉贞的母亲是我小时的好友,最近她家经济困难,就让她来做文存的未婚妻,目前在我父母的店中帮忙。金枝急忙更正道。
         金枝不等老先生再有任何意见,立刻就将小婉贞带开了。
         大家又开始重新吃喝。
         明眼的李老先生立刻就看清了当前的情况,知道寿星夫妇不停地为他夹菜、倒酒、添茶,又一直为了要细听他老人家用不标准的国语讲的笑话,在重要的时候可以陪笑,所以两人自己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主人拘束,其他的客人也不便太尽兴,所以等寿面上来,李老先生匆匆吃了一碗面,就站起身来,举起酒杯说:祝许家老兄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健康快乐,万事如意。
         “许老先生,对不起啊,我们得早点走,免得路上塞车,不能奉陪了,我们走后,你们再继续吃喝罢。李老先生说完将酒杯仰头一饮而尽,再也不肯多喝一滴了。
         “老杨,我们得走了,一车人的安危都在你手里啊,到台北还有很长的一段路呢。李老先生招手叫老杨过来,对他说。
         李老先生站起身后,金枝,李文、丽芬以及小汉思们也都站了起来跟在他后面,许老先生夫妇恭谨地离座送客,将李老先生一直送到车上坐好,汽车引掣发动之后,丽芬她们由车窗内还看见许金枝的乡下父母站着躬身目送,一直等到车子离去。
         “又吃又玩了一下午,再吃肚皮就撑破了。小汉斯摸摸肚子,满意地叹了一口气。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