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许金枝小姐(08)——1985年

 

许金枝小姐(08——1985年

/余国英

 

          “老杨,你在这里等一下,大家先随我去参观我的办公室,立刻就回来。李老先生交代。
         
大家一哄下车。
          “
老爸,你们学校兼课教授竟有这么高级的办公室吗?李文诧异地问老父。
          “
其实是与王教授合用的,只不过王教授平常在美国,只有暑假才回台湾来,正好我嫌暑假热,不来这里,所以两人共享一个办公室,但却互不冲突。老先生解释道。
         “
喝完茶我要先走,四嫂要会老同学。四哥、小汉斯不如跟我到乡下去,嚼甘蔗、吃槟榔,再下水田里去摸鱼、抓青蛙。金枝怂恿道。
         
在美国洋生洋长的小汉斯只见过汤匙里的白糖、桌上菜盘里的红烧鱼、青蛙也在少年儿童书本内读过,至于槟榔及水田,就完全不知是什么了,所以兴奋得一直拍手。
       “
那你与小汉斯就跟了许小姐去吧。丽芬连忙对李文说。
        他们一哄又去了。
       “丽芬,知道妳老同学的办公室在那里吗?老先生开始问媳妇。
       “不知道。
       “有他的电话吗?
       “没有。
       “希望妳还记得他的姓名。她的公公笑了起来。
       “我替妳打个电话到学校去查问一下...喂,喂,林庆信教授吗?他有一位老同学余丽芬找他。电话接通以后,李老先生将电话交给媳妇丽芬。
       “
喂,林庆信吗?哈,很久没有人叫你林庆信了吗?哈,哈,我是李...余丽芬呀,怎么去你的的办公室呢?...当然不知道!好,那我就原地不动等你。丽芬对电话筒说。
      “
爸爸,他说要步行过来找我,我们自从大学毕业,各奔前程以后,还不曾再见过面呢。挂完电话,很久没有被人家叫余丽芬的李太太很兴奋地对李老先生说。
      “那妳就坐下来等,我还有半小时才上课。丽芬的公公对她说。
     
半小时!丽芬灵机一动,这不正是一个谈金枝的大好机会吗?千万不能错过。
      “
爸,你觉得许小姐如何?丽芬问。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嘛。
      “当然好,她在我家已经十几、二十年了!李老先生叹道。
      “那你们怎么还没有结婚呢?鼓起勇气,丽芬开门见山的问。
      “结婚?哪里那么容易!我们太不相同了!她的公公轻轻地说。
      “不同?
       “身分不同,门户不当,年龄相差悬殊...。李老先生分析道。
       “爸爸,你不至于还有这种落后的封建观念,放不下身段吧?丽芬诧异极了。
       “不是落后的封建观念,而是前进的务实考虑!我们两人相差太多了,身分、年龄、思想...。丽芬的公公切断她想讲的话。
       “
爸爸,真正的爱情是不受阶级、年龄、身分限制的呀!丽芬几乎要大声喊了起来。
       “
妳在谈爱情?我还以为妳在谈结婚呢!李老先生轻轻地笑了起来。
       “爸爸明知故问,当然谈您与许小姐结婚的事。
       “丽芬,妳读了那么多年的书,拿了那么多学位,可是对人生的了解,是绝对比不上妳老爸爸的。李老先生大摇其头。
       “老爸,您老人家不会是嫌贫爱富吧?丽芬怀疑地问。
       “那妳就更错了,目前她的钱比我的多,不久的将来,会更多。李老公公笑道。
       “
有这回事?简直不能相信,不过,老人家何至于骗她。
       “
目前,我只有和平东路旧公寓一套,她的的一套公寓在忠孝东路,有电梯,有新式防盗设备。最近新买的第二套公寓在罗斯福路二段。忠孝东路和罗斯福路都是台北最新的精华地区。
      “
怎么可能?她,她煮饭洗衣...。
      “
有什么不可能,她平常生活吃住不花钱,几十年工资存起来做购买公寓的头款是足够了,其他不足之数再向银行借,用收的房租来付分期付款,现在我们台湾也可以用分期付款的方式来购买房屋。李老先生告诉丽芬。
     “
银行怎么肯借钱给她?...哦,有您老人家做担保!丽芬恍然大悟。
     “
她比人家先买股票,买进时价格很低,现在渐渐涨了一些,过不了几年,台湾的股票市场一定会白热化。李老先生预料。
     “那您老人家看了钱的份上,也该跟这位富婆结婚呀。丽芬仍然不肯放弃。
     “是许小姐找妳来说项的吗?我已经快七十岁了,一岁年龄一岁事,今天看起来还好,明天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近来正在打听台北几处老人公寓的情况...当然不会立刻搬进去,这些公寓一直供不应求,有人一等好几年呢。李老先生微笑着告诉他的媳妇。
     “若是您与许小姐结了婚,您老人家有年轻太太照顾,何必一定要搬入老人公寓呢?丽芬还不死心。
     “万一她不肯照顾,又不愿送我去老人院呢?老先生反问他的媳妇。
     “怎么可能!丽芬说。
     “现在她有时叫我李老先生,有时叫我虚白,全看她高兴,万一结婚以后,突然想要叫我老不死、杀千刀呢?不要笑,很多女人这样喊她们丈夫的。李老先生再追加一句。
      “...。丽芬张口结舌,不知该说什么。
     正在无言以对她的公公时,老同学及时而至。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这个故事很好看。

这一集也应该是1985年吧,因为与上一集的时间是一致的。

请原谅,我老是在无关大局的事情上这样较真。

 
余國英的头像
 #

己改正,非常感謝!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