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晓风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9 个月 1 天 之前
注册: 05/08/2013 - 13:54
积分: 454

你在这里

升学之路-- (二)咨询看诊

(接上篇)

H医生匆匆问了小彦几个问题,大笔一挥,说了句bipolar, 就是燥郁两级症,然后就是开药写处方,还拿出一盒样品,是膏药类的外用贴,对小彦说这虽然是已经过期的,但是我向你保证绝对不影响疗效。彦妈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心想,原来精神科医生是这样的,跟普通内科医生没什么差别,诊断个bipolar像是个什么肠胃炎似的。

看医生是要凭缘分的,尤其是心理医生。彦妈有一段因为到城里上班,每天要乘火车,起大早,睡眠严重不足,慢慢变成失眠,心情焦躁,也想见识一下心理医生,就约了一位华人女心理博士,彦妈的想法是和医生聊聊,另外再学习一些疗法技巧。没想到一见到这位女博士就没有眼缘,五官不正不说,还嘴歪眼斜的,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然后也是上来就要让吃药,可是她不是医学博士,没有处方权,要給家庭医生打电话,而且打电话的时间也要收费,彦妈本来就心烦气躁,感觉真是不可理喻,是看心理医生,还是在菜市场啊。彦妈出来,看到在外间等候儿子的一位妈妈,就聊了几句。这位妈妈说,她儿子总是下意识地拔头发,在女博士这儿看,也是通过家庭医生开了药,吃了以后有效果。彦妈原以为心理医生是不管开药这回事的,看来他们也依赖药物。

小彦拿了H医生的过期样品膏药,当天贴了一贴,结果当晚反而情绪更加低落,竟然趴在家里地板上不起来了。彦妈上网搜寻了有关该药物的信息,发现有很多副作用,其实美国的药物都是这样,副作用写得吓人,可是美国人滥用药物的现象还是很普遍。彦妈决定不再用此药,也许看看中医调理一下会有效。

彦妈搜寻了当地很多中医的资料,带小彦去扎了几次头皮针,对调节神经和情绪有效果,可是头上总要带着针,睡觉都不例外,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是很难长久实施的一件事。也带小彦看过其他中医,熬中药,扎针灸,小彦倒也不抗拒,中药吃下去,青春痘全下去了,那位中医还研究易经,看了小彦的八字,说20岁后会很好的,他说他的侄子就是差不多的情形,高中的时候很自闭,有一年休学在家,后来上大学之后就好了,还在上海交大和医学院同时修课,成为非常优秀的学生。

对比看西医和中医,彦妈觉得中医更贴心,物理疗法和心理疗法并用,是全身心的整体治疗,当然效果也是因人而异。

除了看中医之外,彦妈也在多方了解其他疗法。有一天,在当地的报纸上看到一个有关EEG疗法,也就是神经反馈疗法(Neuro Feedback)的介绍, 就是类似运动科的物理疗法,用几个电极片贴在头上,另外一端有一台仪器连接,同时患者还上电脑玩特定的游戏,以刺激和训练大脑功能,缓解诸如焦虑、抑郁、ADHD(多动症,注意力缺失)等等脑部功能障碍。彦妈觉得这值得一试,就开始查找当地有无此类医生,很巧的是刚好发现一位,在本地区,也是心理博士的S医生,严格说来是S博士,因为他也不是医学博士,没有处方权。彦妈抱着很大希望和强烈的好奇心带着小彦来到S博士的诊所。

诊所的候诊间好威严,好像座山雕的威虎山,摆了很多大型的狮子、老虎、猿猴等毛绒动物,加上幽暗的灯光,感觉有些压抑。S博士是位小个子犹太人,先把彦妈请进诊室,诊室里很多看来是风水的摆设,大块的紫水晶、流沙瓶和各种金属挂件,进来一看不像是医生诊室,有几分神秘的感觉。S博士先给彦妈介绍该疗法的流程,然后就谈如何收费,说一个疗程看十次,要7,000美元,先跟保险公司申报,保险公司批下来了,再把钱退还,彦妈心想,这犹太人真会做生意,要是看不了10次,保险报回来的钱就都归他了。

第一次先让小彦作了大约2个小时的测验,然后就是EEG的通电疗程,晚上回家后,小彦睡得很好,应该说是疗法起了作用。小彦从小就是个睡觉少的孩子,看来是脑部功能得到调节,神经得到了放松。

在候诊室还遇到一个8、9岁小男孩,精力充沛地到处跑,他妈妈说是多动症已经来看了大半年了,彦妈看她还是一副一筹莫展的样子,心里也很同情,毕竟孩子才这么小,父母太不容易了。

S博士测验结果并没有显示什么大的异常, 只是说小彦对混乱、繁杂的情景不适应,比如做作业时,桌面要干净,最好只放一科的书,还说小彦头脑里太多虚幻的东西而忽视现实的世界。彦妈听他这样讲觉得这个测验也没什么新意。后来小彦又来做了两次,最初的效果也愈见微弱,S博士又建议做脑电波检测,是要自费的,500美元,彦妈没有答应。S博士跟彦妈保证说他有一套方法,可以让小彦重返正常的轨道,彦妈将信将疑。

在下一次看诊时,S博士先单独和小彦谈了半小时,然后给开出一张单子,上面有拼图训练,还有严格的行为规范,奖惩措施,S博士有一个热线电话,在需要的时候可以给他打电话,他会和孩子交谈。

在回家的路上,小彦简直要气炸了,说S博士对他吼,非常凶,他差点就要一拳砸在S博士脸上,彦妈没想到S博士会用激将法,对比T博士的和颜悦色真是天壤之别啊。

回到家里,彦妈想按照S博士的单子照章行事,可是根本是行不通。小彦还是我行我素,奖惩措施也是无计可施,其实小彦除了逃避学习之外,其他方面也没什么大错,按S博士的手段奖励,什么出去吃饭、看电影之类对小彦根本没有吸引力,他也根本不会给S博士打电话,总之彦妈是无法执行这套办法,也不太认同,就作罢了。

一共看了4次,S博士却收了保险公司10次的钱,半年后他给彦妈打电话,说保险公司在调查他,要医疗记录,让彦妈跟保险公司解释一下,说患者要求保密,真是服了犹太人,彦妈没有理会他。(待续)


附:原创作品,转载请署名《海外文轩》晓风并告知,谢谢!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加油 

 
阿朵的头像
 #

跟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