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许金枝小姐(07)——1985年

 

许金枝小姐(07——1985

/余国英

 

 

       第二天,天蒙蒙亮,金枝与丽芬就打开公寓的门,下楼梯出发了。
       “许小姐,妳手上提的是什么?怎么会发出咕咕的响声呢?丽芬好奇地问道。
       “是人家送我们的礼物,一只活鸡,台北的公寓没有院子,只得将活鸡装在篮子里,因为是活的,所以发出咕咕的声音。活杀鸡比超市处理的鸡滋补得多。我们先去鸡市场好吗?金枝解释道坚。
       丽芬也想知道到底如何滋补?所以就一口答应了。
       不一会儿就到了一个贩鸡场,场内堆满了鸡笼,笼内全是咕咕叫着的活鸡。美国的超级市场只卖已经洗干净、杀好、清理好的鸡,丽芬已经忘了包装好的鸡生前是活的。
        她想,有机会一定要带小汉斯来传统市场逛它一逛,单只来贩鸡场看一趟这些活鸡的百态,已经值回票价了!
        “张老板,这只活鸡,麻烦你给杀一杀。金枝对一位穿了肮脏围裙的鸡贩子说。
        “许小姐,妳要先到别处去买点什么呢?还是坐在凳子上等一下?鸡贩子很客气的问。
        “我们先去吃些早点,吃完就立刻回来,麻烦你将鸡块斩得小一点。金枝看看鸡笼旁边的一张不怎么干净的长凳,再看看她自己身上穿的新洋装,犹豫了一下,咐嘱道。
        “许小姐,没问题啦。鸡贩子回答。
        金枝领丽芬到一家卖烧饼油条的小店里,里面早已坐了很多客人,她们只得在唯一的空桌边坐下。
        丽芬抬头看了一下小店墙上贴的菜单,吃惊的发现这家小吃店是真正的以豆浆油条为主,另外只有饭团、蛋饼,生煎包而已。
        “两碗豆浆,一套烧饼油条剪开。金枝对店老板吩咐道。
        “近来,一些由台湾来的新移民在纽约的法拉盛开中国餐馆,兼卖烧饼油条,所以我们周末开车进城,也可以吃到用微波炉烤热的回锅烧饼油条。丽芬为了避免冷场,只得随口闲聊。
        “小四嫂...。金枝欲言又止。
        “金枝,妳要说什么?我在听。丽芬鼓励地说。
        “四嫂,你觉得李老先生对我如何?金枝正色地问丽芬。
        “我觉得他对你很好呀!丽芬说。心里想,这还用问。
        “我已经搬到他的卧室好几年了,他还不曾提过什么时候结婚。金枝慢慢地说。
        金枝的话使丽芬微微发窘,幸好两碗豆浆,一套烧饼油条及时而至,丽芬连忙用汤匙拼命搅拌豆浆,为自己争取一点回答的时间。
        “这个,在文婷的婚礼上,他不是做了主婚人吗? 丽芬支唔地说,这叫她这做媳妇的如何回答呢?
        “那是文婷结婚,我至今还是许小姐哦!金枝失望地说。
        “唔,可能当年他与唐小姐以离婚收场,伤透了心也说不定,要知被蛇咬过的人,见了草绳都害怕。丽芬敷衍地说,假装极为欣赏她的早餐,大大地咬了一口,没有想到现烤烧饼夹现炸油条的滋味,实在出乎意外的好。
        “四嫂...。
        “唔...。丽芬实在不知如何回答。
        “我想请妳帮个忙,催他一催。
        “这个...只要能帮忙当然帮忙。作媳妇的是局外人,怎么催?催了有用吗?还是开一张空头支票,脱了身再说罢,丽芬想。
        为了免得再面对这个有高度隐私性的问题,丽芬慌慌张张抢着去付钱。
        “钱已经付过了。豆浆店老板娘很客气地对丽芬说。
         她们两人将斩好的鸡肉块带回家,李家祖父、儿子、孙子三代正坐在厨房里面吃牛奶、麦片及烤面包。
         “今天我们要出门,鸡块先放进冰箱里冰冻起来,过几天再红烧。金枝将鸡收好,就进入她与李老先生合用的卧室及浴室内更换衣服梳头洗脸去了。
         丽芬看着厨房中的大同电冰箱,心里想道:这个所谓的活杀鸡,除了确定该鸡生前是活的之外,与超市买来的鸡块有什么不同呢?在鸡没有被杀之前,不都是活的吗?
         不久,老杨开了银行的车子来了,大家上车。
         “许小姐呢?她到哪里去了呢?小汉斯,你下车去找找。坐在驾驶老杨旁边的的李老先生对小孙子说。
         “我以为她不去呢,她也要去吗?你去教课,她去干什么呢?儿子李文连忙问道。
         “金枝怎么可能不去!本来我收到好几所大学的聘请,决定不了要答应那一所,她说中原理工学院最为理想,因为她的娘家就在中坜市外的乡下,父母本来赋闲在家,我若每周去中坜两次,她就可以在村里开一家杂货铺,让她父母经营,俩老可以混个生活,不必再靠她这女儿接济了,所以她每周都得去店中照应一下。李老先生解释道。
         “来啦,来了,在谈论我吗?身着长裙的金枝,一手提了装得满满的塑料袋,另一手提了一只白皮包,脚上踩着同样白色的全高跟鞋,由里面匆匆出来,一屁股坐在老先生身边。
         “塑料袋装得这么满,里面装了什么好东西呀?老先生笑嘻嘻地问道。
         “是我们,您与我合送给我父亲的礼物。金枝也笑着回答。
         “送礼要这么盛装吗?老先生笑道。
         “老板娘先要到店里去查账嘛。金枝更是笑容满面。
         “许小姐,想不到妳这么生财有道。为了答应过帮忙催一催的承诺,丽芬有心地在公公面前称赞金枝。
         “许小姐生财之道多得很,那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想得到的呢!房子、股票...只要她看中那样,那样就不敢不大涨而特涨!李老先生半认真地调侃道。
        “还不是受你的调教,您不是常说什么名师手下出高徒,强将手下无弱兵吗?许小姐瞄了李老先生一眼。
        “那里,那里,实在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冰源于水而寒于水呀!老先生大笑,状至愉快。
        谈谈说说,不知不觉中已到了目的地,他们的车在一座大楼前停下。
        “到了,到了,下车的人,请注意自己的东西。司机老杨喊道。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拜读了。

 
余國英的头像
 #

感謝閱讀!

 
余國英的头像
 #

感謝閱讀!

 
司马冰的头像
 #

好看,期待后面的故事更好看。

 
余國英的头像
 #

敬請指正!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