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许金枝小姐(05)——1980年

 

许金枝小姐(05——1980

/余国英

 

 

        “请问,你们这里有一位李虚白老先生吗?电话接线生非常清晰地用中文问道。
        “有,什么事?
        “这里是台北,有一位许金枝小姐打收费电话给李虚白老先生,李先生愿意负担这长途电话的费用吗?同一位接线生再问。那时的国际越洋长途电话相当昂贵。
        “喂,我是李虚白,许金枝小姐电话的账单寄给我好了。李老先生答得十分干脆。
        “喂,金枝,喂,要不哭...金枝,不要哭,慢慢讲。李老先生对着电话筒喊道。
        “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找你干什么?老先生大声地问。
        “什么!打死了人?老人家脸色吓得发白。
        打死了人?李文与丽芬也吓得面面相觑。
        “什么?把许文存给抓起来了?...唉!好,不要哭,好,我回去,立刻就回去!的老先生对着电话筒紧张地喊道。
        “唉!唉!我出国来一两个月,就出了大事,不回去不行了!李老先生放下电话,连连叹着气。
        老先生紧紧张张地坐了飞机匆匆忙忙离开美国。
        过了好一阵子,老公公终于来了一封厚厚的航空信,用了好几张信纸,细说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总而言之,不外是两派少年街头斗殴,不幸一位敌党的少年受伤不治,后果当然由许文存与他的朋友们负责。文存辩说打群架的那晚他恰好不在场,他用机车载了妹妹文婷补考去了,文婷考试的时候,他的本欲坐在考场内阅读租来的少年漫画,被主考的陆老师劝告之后,只得坐在走廊地下就着路灯阅读,一直等到文婷考完,他才与妹妹两人一同交还漫画书,骑了机车回家。此事陆老师与出租漫画书店的黄老板都愿出法庭作证,李老先生正忙着将文存交保赎回,找到的辩护律师姓王名扁山,是李老先生的好友至交,问题大概不大。
         已经痛下决心,从今要格外加强对这双兄妹行为的管教,更要严加督促他们的学业。文婷商业学校毕业后,到银行张经理的手下找个事做,大概不成问题,李老先生以前帮助过老张。文存高中毕业以后,若能考取军校,由军校来好好管教他的行为,一切就算大功告成啦!老先生给儿子媳妇的信上写道。
        “什么大功告成?谁的大功?他们的母亲许金枝小姐呢?还是许金枝的东家李虚白老先生?看完老父亲洋洋洒洒的来信,儿子李文忿忿不平地问。
        对双生兄妹严加管教的结果似乎甚如人意,后来文存果然进了军校,文婷商职毕业后真的在张经理的银行做了三个月的工友练习生,期满之后补了一个空缺,有了正式职业,再不多久,在美国的李文、丽芬夫妇就收到一张红色的结婚喜帖。
        寄来的喜帖内附有一张李老先生亲笔写的信,咐嘱儿子媳妇务必要参加结婚典礼,许文婷是他的干女儿,她是这次婚礼中女方的主婚人,新娘的嫁妆是完全由他筹备的。
        “务必!哼,要我们务必参加这位干妹妹许文婷的婚礼!丽芬,妳说奇怪不奇怪?我怎么对许家三口这门干亲戚,完全没有印象呢?不要说记不得文存、文婷长得什么样子,连他们的母亲的样子也一点都记不清了呢?这位许金枝小姐不是我家老爸李虚白老先生的红颜知己吗?亲生儿子李文不满地的问媳妇丽芬。
        丽芬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原来他们只由双胞胎母亲的东家,也就是李文父亲那里零零落落间听到一些关于许家的事情,是真的从来没有正式见过面,连照片都没有看过半张。至于阿枝呢,他们虽然好像曾经喝过她倒的茶,但也仅仅只是喝过她做小姑娘时倒的茶而已,连正式的照面都没有打过,记些什么,又有什么印象可以记呢?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