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4 小时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4822

你在这里

大学生活趣忆 1 湖州帅哥进杭城 兴高采烈却疑问

 

在万维贴的回忆系列。也在这里贴一下。。。Smile

编者(阿立)按:接下去转播蒲松贝同学的大学生活趣味回忆系列。与前相同,阿立也稍微酱油调一下。同学们的名字也稍微隐晦一下。标题也酱油了一把,也许更加符合蒲松贝的说书风格。偶尔仍会加个注解等,却是不多。那是因为开始一,两年没有住校,错过了很多奇闻轶事。

阿立那时为什么一开始不住校呢?原来浙大不知何故,当年招生人数超过宿舍负荷。结果所有杭州学生一律走读。因此还每人发了自行车券。不是名牌自行车券哦(上海的凤凰,永久木有关系买不到啊)。只是杭州的牌子,但也要凭券才能买。那时杭州同学有点像《敌后武工队》里的伪军,一溜一溜的。

后来觉得每天骑车来回太费事,不少杭州同学在玉泉一带的农民家里租房子住。开始没有床,还到处借折叠行军床,又有点像共军了。后来学校里搞来了上下铺啥的,也换了几次房东,室友等。这种生活当然也有不少趣事佳话(自然不在蒲松贝这个系列里)。后来跟玉泉管理部门的不少姐姐们也交了朋友。毕业后带人去玩,照样不用买门票。

又比如叶帅有一次来玉泉玩。俺们木有看见他(是玉泉的朋友们后来说的)。倒是看见了一大帮随行的穿军装的美女。她们应该是文工团的吧,个个身材高挑。我们那时盥洗啥的都是去玉泉。结果那天在厕所里突然进来好几个神气活现的便衣。他们灰常严肃滴把俺们一个一个仔细审视。俺们正在方便,却也停不下来。反而显得底气蛮足哈。他们居然木有盘问。让俺们自在滴走了。

后来夏天实习去东北锦州,路上自由行。阿立和徐X兄一路青岛,北京,北戴河玩过去。本来是无穷爽。谁知在北戴河又碰上狗腿子了。这次的家伙灰常穷凶极恶啊。搞得俺们吃海鲜的兴致也无。不提也罢。锦州趣味回忆蒲松贝有专门章节,姑且按下不表。

大学生活趣忆系列

第1回 湖州帅哥进杭城 兴高采烈却疑问

By 蒲松贝

 

78年,金秋10月。天还是那样热。我背着被子,拎着爷爷传下来的旧皮箱上路了。怀揣着仅有的10元钱,先到湖州长途汽车站。汽车到了杭州武林门长途汽車站,有浙大来接新生的一辆大卡车。卡车沿着莫干山路开往浙大。那时平等,上大学和下乡差不多。车在大U宿舍门口停下。一个胖胖的干部模样的人站在门口,一手转动着手上一大串锁匙,一手招呼我们进去。那人就是分团委书记,当面称张老师,背后叫张胖子。

浙江大学,一个对我完全陌生而又非常重要的地方。当时,我们都中了徐迟写的哥德巴赫猜想的毒,立志要勇攀科学高峰。录取书上的热物理工程学系在当时是一个全新的概念。我最崇拜的中学老师也只能帮我排除核物理,猜测与能源有关。太阳能?潮汐,风力?无人知晓,神秘啊。

糊里糊涂下了车。登記,发校微,领饭票等。一切都是机械的进行,沒有让你考虑和观察四周的机会。直到最后看到一本新生名录,好奇心驱使我去翻翻看看有哪些同学。一翻居然看到X谷一的照片,儿童团模样。再一翻看到XX峰,二人都为63年。当年中科大招少年班,莫非我们专业也在招童子军,培养高尖人材?心中不禁一阵窃喜,赶紧提着行李找宿舍安顿。

走到大U 112室。一推门,只见一蓝衣英俊少年坐在靠窗桌前,手指在桌边划来划去。我退出来重新确定门牌没错才走进去。他也不理我,自顾自地在那里。你看他,长睫毛,大眼睛,还没胡子。要不是头上有少许证明读书用功的白发,真应该去考黄龙洞的艺校,肯定粉丝无数。接着我俩相互介绍,他就是XX平。X平因比我小几个月而得一昵称。四年同室,绝对好友。

介绍完毕,我迫不及待地问他专业学什么?他奇怪地看着我:“你不知道啊?烧锅妒的”。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我跌坐在床上。想到十年寒窗最后来大学竟然是学习烧锅炉,顿时意识开始模糊。。。眼前的XX平同学仿佛变成了司妒工。只见他脸上都是汗水和煤烟痕跡。脖子上多了一条擦汗的白毛巾,仿佛是为了映衬他的一脸煤黑。可惜了这一表人才。。。正在胡思乱想时,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我从幻觉中惊醒。新同学来了。他是谁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下集预告 --- 鸟语温州三剑客 京杭原来多帅哥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lilinnalee/user_blog_diary.php?did=224877#sthas...

分类: 

评论

一刀的头像
 #

热物理工程学系=烧锅炉?哈哈。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理工男的冷幽默?!Smile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