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许金枝小姐(03)——1968年

 

许金枝小姐(03——1968

/余国英

 

 

   这餐饭吃得如何?有下列对话为证。
   “我的结拜姐妹们个个嫁得比我好,都比我有钱。回来时,他们坐的是街上招的出租汽车,唐阿姨有点不满。
   “是可忍孰不可忍,下次不要将我画的画随便送给无聊之人,辱没了我的画。老先生鼻子哼道。
   “反正是自己画的,纸张、颜料能花几个钱?你在说谁?唐阿姨怒道。
   “庸俗脂粉。回答。
   李文与丽芬不愿被卷入,小两口子连忙慌慌张张钻进他们的房间。
   “你书房中书架上排得满满的书,还嫌酸得不够?你!年轻婆婆的声音。
    第二天,天不亮,李家老先生开始咳嗽,通喉咙,继而开窗之声大响,直到整个公寓全部窗子完全打开为止,然后老先生喀嚓喀嚓烤面包,烧水,泡牛奶,冲麦片,只听见汤匙在玻璃杯中大力搅拌之声,叮叮当当不绝于耳。
   “一日之计在于晨,大家吃早点了。最后,老先生很快乐地高声喊道。
    餐桌上一共摆了四份早餐,只有公公李老先生与媳妇丽芬两人坐在早餐桌上。
   “死阿枝,你想害死我呀!昨天的洗澡水几乎烫死我,今天又这样来整我,告诉你,害死我,妳也做不成诰命夫人。里面传出唐阿姨怒极了的声音。
   李老先生对媳妇丽芬使了一下眼色,要她进去帮忙,丽芬只好放下筷子,站起身来,慢慢走了进去。
   唐阿姨披散着头发,坐在梳妆镜前,阿枝大概打翻了什么,正在用一条抹布努力地擦着梳妆台上面的水渍。
   “唐阿姨化妆。丽芬没话找话搭讪。
   “日本人也是东方人,与中国人肤质相近,所以我比较喜欢用日本出产的进口货。唐阿姨听见丽芬的声音,转过头来对丽芬说。
   “美国货呢?丽芬明知故问。
   “美国货不适合我们用。你看,这是珍珠膏,将上好的珍珠磨成粉调制成的,只有日本珍珠粉调得最为润肤,西洋人哪里办得到。唐阿姨拿起一个极为精致美丽的瓷瓶送到丽芬眼前给她仔细观看。
   “对,我在美国就没有听说过什么珍珠粉、珍珠膏。 丽芬心想好了,下次连旁氏膏、旁氏粉都不必买了。
   阿枝看见她们婆媳俩谈话,认为有机可乘,连忙提了热水壶,一溜烟不见踪影。
   安逸的日子只过了两天,第三天华航就告诉他们说李文出境有困难。
   “这是怎么一回事?好像是晴天的霹雳一般。
   “因为老四目前是现役后备军人,不许出境。
   “大学一毕业,不是就已经服了两年兵役了吗?
   经过多日奔走、交涉、托人、送红包等等,动身回美国时候,已经比原订的时间迟了二周。
   “这个家实在归不得了,原以为可以重温旧梦呢!那知回到家里,慈爱的母亲己经音容不在,花木扶疏的日式房子变成了水泥造的公寓,而且为了兵役的事,几乎不能出境。下次再也不回去了,想念家乡的时候,还是看看旧照片,或者干脆到梦中去寻找吧。李文悻悻地说。
   不久,就听说李家老先生与唐阿姨离婚了,离婚不久,老先生也由银行的职位上退休了。一天到晚忙着工作的李文,怕他父亲太过寂寞,特地打了一个国际长途电话回台湾去给他的父亲,并且要媳妇丽芬在一旁的分机上听着,以便一同安慰远在天边的老人家。
   “老爸,您近来好吗?儿子李文关心的问。
   “还好,就是忙了一点。电话里传来老先生的声音。
   “好极了,忙些什么呢?
   还没有等到回答,就听见有人大声说话。
 
   “爸,什么人在讲话?李文诧异地问。
   “楚留香在讲话。老先生答道。
   “楚留香?谁是楚留香?在美国的儿子更吃惊地问。
   “电视上连续剧内的男主角。在台北的父亲答道。
   “哦?
   “我们正要出门,先买几套新的小衣服,然后到巷口老邓家牛肉面店去吃牛肉面,庆祝文存及文婷的生日,不过金枝说得先看完电视节目,知道楚留香的生死下落,才能放心出门。老父亲在电话那边解释道。
   “爸,谁是文存?谁又是文婷呢?打越洋电话的儿子现在更是胡涂了。
   “金枝的儿子、女儿本来叫做小狗、小猫,我嫌太粗俗,给他们取了新的名字,已经到派出所去登记校正过了,九月上小学,许文存、许文婷就是他们正式的学名。李老先生很高兴地说。
   “爸,谁是金枝?我们见过吗?李文还是弄不清楚,继续追问。
   “见过。你与丽芬上次回国时见过。老先生很肯定的回答。
   “爸爸,阿枝的名字原来叫金枝呀?那她姓什么呢?在分机上听着的媳妇丽芬连忙插嘴问道。
   “她娘家姓许。
   李家父、子、媳三人谈得正高兴,突然越洋电话里传来哗啦一声巨响。
   “爸,刚是什么响声?李文吓坏了。
   “文存在客厅里玩球,打破了一盏旧台灯。老先生回答道。
   “哦?
   “其实,我早就想在客厅的天花板上安装一些新式的照明灯,又好看又实用,忙得一直拖着。现在旧台灯既然已经打破,正好重新装修一下客厅,也就是俗语所谓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李老先生告诉儿子媳妇,声音里并没有不高兴。
   “好啦,你放心了吧。放下了电话,丽芬笑嘻嘻地对她的丈夫李文说。
   李文不肯再回台湾,但却十分鼓励他父亲到美国来玩玩。
   “老爸,你不是常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吗?以前抗战时长途跋涉是逃难,现在开放了,随时可以观光签证,来玩玩做做观光客,调节心情,增加眼界,情形不一样呀。做儿子的一再鼓励父亲。
   “再等一下吧,等文存、文婷考上中学吧,记得妳们当初在台北市的日本式旧木房子内,坐在塌塌米上读书的情形吗?进中学、大学甚至到美国去留学,都不需要我操心,不知何故,现在每天都要替这对双胞胎补习功课,可是他们的功课怎么也好不起来,你说奇怪不奇怪?老先生在电话上回答远在美国的儿子。
  

老爸,再不来,您自己的亲孙子就要进小学了!我们专等您老人家来查看、鼓励他的中文呢!李文发出求救的信号。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为什么,为什么,华人总要飘洋过海?

 
余國英的头像
 #

也許是是希望改進生存環境、

也許是由自己住厌的他方,到別人住厭的地方!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