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许金枝小姐(02)——1968年

 

许金枝小姐(02——1968

/余国英

 

      李家新买的公寓是在一座新建的五层大厦的二层,大楼并没有电梯,也没有停车处,反正小汽车是银行的财产,属员工福利性质,用完了就由老杨开走,不需要地方停车,老杨也是银行雇员,需要用车时才找他,用完车他自会回自己的家,更不必为他操任何心思。
    “文君,小四他们到了,快出来看看他们带了什么好礼物来送妳。新婚的李老先生,轻轻按了一下门铃,将声音放得特别温柔。
    “阿枝,阿枝,快拿三双拖鞋来!这个死阿枝不知又死到哪里去了。还没有见到新女主人的芳影,就已经听见娇喝的声音。
    “在这里。一个脸色蜡黄,身材瘦削的年青小姑娘正由鞋柜旁边站起身来轻声地说。手中拿了三双拖鞋,李老先生、李文及丽芬,一人一双。
    “文君,妳看,这对纯金耳环,不正是妳吵着要的吗?另外还有香膏、香粉,是丽芬她们亲自由美国带回来,千真万确的舶来品,保证不是假货。看来李老先生对年轻的新妻子十分娇宠。
    “呀,原来真是一对纯金耳环,跟我的那条金项链倒像一套似的!让我拿进去配配看。穿了新旗袍的新婆婆看起来顶多四十出头,才走入客厅,一眼看见这对耳环,就很有好感,马上忘了跟丽芬她们寒暄,立刻捧了绒盒反身又折回卧室,可见这个礼物真是送对了。
    “小四,丽芬,这间是你们的卧室,你们先到浴室去洗把脸、冲冲凉。阿枝,妳去烧点热水,泡一壶热茶来给大家喝喝,休息休息。那时还没有桃园机场,已经五十五岁的李老先生一早就赶到松山机场接机,回来又张罗着招呼儿子媳妇,完全没有疲倦的态度。
    李文、丽芬他们将行李放好,略事梳洗之后,再回到客厅时,刚才拿拖鞋给他们的那位小姑娘正在替他们倒茶。
    “真的完全相配,连闪的金光都是黄澄澄的,一看就知道就知道是香港的进口货,不像本地的土产,净泛红色。唐阿姨戴了全套手饰出来,对着客厅中的大镜子左顾右盼,十分满意。
    “你这一番大道理,不是由陈经理那里学来的吧?李老先生笑嘻嘻地揶揄他年青的新夫人。
    “四哥、四嫂,你们是出过洋,见过世面的博士,不要笑我品味差,只爱黄金喔。我其实更加喜爱珍珠宝石,可惜你们的父亲不很识货,交游也不广阔,平常跟一些珠宝商也没有甚么来往,生怕买到假货,暂时只好戴点黄金首饰。年轻的新婆婆对着镜子,用右手手指轻轻地摸着金光闪闪的新手饰,笑着说道。
    “咳,用我们银行家的眼光来看,当今世界的金融是金本位,当然储存黄金比较合理,买卖进出都比较方便。李老先生解释道。
    “美国钻石不但质量比台湾的好,连价钱都比台湾的公道呢,听说在纽约唐人街后面有一条街,整条街都是专门买卖钻石的市场,到那里去好好杀价,可以杀到批发的半价。下次你们再回国,务必给我带一枚回来唷。唐阿姨对小夫妇推心置腹地说。听得李文他们大大地吓了一跳,他们每天图书馆进,实验室出,哪里知道纽约唐人街后面还有一条钻石街?更何况要杀甚么价钱呢?
    “咳,咳,我们暂时不要谈金银珠宝这些庸俗不堪的东西,谈谈怎么替小四哥嫂接风吧。李老先生轻咳一下,转变话题。
    “今天我在会友楼订了两桌酒席,给四少爷、四少奶奶接风。唐阿姨笑嘻嘻地说。
    “会友楼?会友楼在哪里?怎么请了两桌,我一点点都不知道。老先生诧异的问。
    “杭州南路。两桌比较热闹,餐厅也愿意多做一些贵重的稀有好菜。何必让你操心呢,你只负责付钱就好了。新婆婆文君很体贴的说。
    “小四他们远道归来,我以为妳要让阿枝在家里做点什么好菜来给他们吃呢。老先生似乎有点失望。
    “会友楼的老板娘是我结拜的姐妹之一,她开始筹备的时候,我就答应过一开张就去捧场,小四他们回来,不正是个好机会吗?看来早就决定好了的。
    “不要小看阿枝的手艺喔,十年前她才十三岁,就到叶公超公馆的厨房里去做工了!这么说来,刚才见到的那位黄瘦小姑娘已经有二十三岁了,真正看不出。
    “十三岁会做什么?还不是去找个副官睡睡觉罢了。看样子唐阿姨不怎么喜欢阿枝。
    “阿枝是明媒正娶嫁给叶家的副官的吧?她丈夫不幸在车祸中丧生,是个可怜的小姑娘。
    “不睡觉,怎么会有一对四岁的双胞胎呢?告诉你,可怜的小姑娘,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么不起眼的小姑娘,居然已经是两个四岁孩子的小母亲了,实在令人吃惊。有道是真人不露相,丽芬有点想仔细再看一下阿枝,可惜刚才出来倒茶的时候没有注意看,现在她已不在客厅。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如此引出金枝小姐,让人想看下篇。。。

 
余國英的头像
 #

感谢閱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