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为美国的文艺人呼吁一文引起的争议而说明

 
刚从纽约城里回来,在城里又吃了一张罚单就腿发软,回来接着挨了两块砖,还是认识的人扔过来的,哎唷喂,差点儿没被砸得趴下了!:)开玩笑!

本来觉得我的文章说得很清楚,这样看肯定是不清楚,引起与我本意完全不相符的看法,便想再补充几点。

第一:写这篇文章的起因有二,一是为湾区一位文艺朋友的近两年辛苦的生活经历心痛,我记得那天跟她谈完她的辛苦,我立刻做了两件事:一件是跟一位做贷款的朋友谈可不可以帮帮这位朋友贷到款;另一件事就是跟我的一位工程师朋友谈怎样可以帮助这位文艺界的朋友,不要让她那么辛苦!我记得当时对工程师朋友感叹:湾区这么多生活还算优越的国人,难道就不能爱护和支持这样的一位受人尊敬的文艺人?工程师朋友说没有人知道文艺人员的生活原来这样辛苦!我回头想我自己不也不是太清楚吗?

第二,在洛杉矶,几家电视台的记者跟我做采访,我们一起吃了个工作午餐,所以有了段闲聊,闲聊是从某个著名电影明星在中国的奢侈和来美之后的拮据谈起的,这样很自然就谈到他们这些文艺界的人员在美国待遇太低,尤其是与中国的同行相比天差地远,我才了解到他们的工资低的令我吃惊!我当时就说我要写一篇文章表达我的看法,这件事一直在我心上,回来之后,才有了那篇文章。

我以为我是为他们呐喊,不想被人解读成“优越感”“居高临下”等,我自己也反省是不是我的锋芒太露?或者用词不当?不管是如何造成的这种看 法,我这里说明一下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这与不尊敬、贬低根本谈不上!我正因为尊敬这些人,才会为他们心痛,才会为他们呐喊不公!

一件事情一篇文章,会引起不同的解毒,不奇怪,我也不会太介意,本来每个人看事情的角度就不同,呈现出来的图像就不会一样!但是,我还是很开心,这篇文章引起了大众关注,在文学城就有一万多人次读过,万维和海外文轩还有更多的读者,并且绝大多数的读者能从正面解读我的意思,或者更好的解释了各种可能帮到文人的办法和建议。比如,立委的评论,就让我深思且连连点头,他说“好像这也不单是中国文艺人的问题,历来的文艺人的大多数(市场化的通俗文艺的极少数幸运儿不算)都很潦倒。纽约大街上也常看到那些潦倒的街头艺术家。据说北京圆明园附近也集中了一批潦倒的艺术家。理想社会应该是政府来调节市场和纯文艺,保证真正有天才的文艺人能尽兴发挥。。。。”据我所知,欧洲如德国,政府就给文人团体津贴,最近,有一文轩的文友就是组织了一个德国中文作家组织,问政府要求津贴。

文轩的另一位文友,在中国是学经济的,到美国却开始学文学,经过十年的艰苦struggling, 他终于明白靠文学养不活自己和家庭,作为男人他有更多的责任,他选择再回到商界,但是他并没有放弃文学,今天他谈起这一切,说的话跟立委说的两条腿走路是一个道理。

当然,我不是说让文人都去转行,但是如我文中所说的文人如果挣扎在生存线上,哪有那许多精力和闲情去追求艺术的完美?

说到我站着说话不腰疼,其实我腰特别疼!知道为什么吗?我曾经也是学文的!来美国改学企业管理,在企业里翻滚了这么多年,人到中年却发现对文学的一腔热爱无法放弃,又回头拾起,开始业余写作,也是正如立委所说 “其实这个“业余”所花的精力和时间往往比那个糊口的“主业”还甚”,我也希望劳有所获,可是,今天给文人付稿费的出版社有几家?如果,我也跟美国中文电台电视台的从业人员一样以文字糊口,也会一样挣扎在生存线上,还可能更惨!将心比心,这怎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的腰可真的比谁都疼!除了腰疼,我心还疼呢!

我之所以用了那个“沾沾自喜”,可能打个双引号会好一点儿,因为,不久前,我才写了一篇文章《谈谈中年职业女性》,里面感叹人到中年的女性特别是有自己爱好的,职业反而有些像鸡肋,弃之可惜嚼之无味。 是一种理想和现实的矛盾!经过这件事,尤其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位著名电视主持人说他年轻的时候梦想做什么什么,就是没想过要做主持人,有很长一段时间觉得没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很惆怅,但是有一天忽然想通了,因为他发现能真正做自己梦想中的事情的人少之又少,今天他能有一份受人尊敬的工作,还能保持自己的那份爱好(他的梦想中的事情变成了爱好),他应该自己觉得是幸运的!这句话给我很大的启示,我也意识到,我能拥有一份饿不死的职业,并且还能有能力继续自己的文学之梦,不应该老是埋怨自己不幸运,唉叹为什么不能辞了工作从事专业写作等等,我也应该和他一样,心生感激,老天这样的安排一定有其美意!这大概可以说是我那句“沾沾自喜”的来由!

哈哈,红花,这几段都是针对你那几句话写的。你的这块砖砸得我真疼!没想到一写就打不住,该说得我希望都说清楚了。

不过,没关系,大家伙如果还有看不惯的地方,尽管砸砖,我就当是棉花做的!:)

也转一些万维和文轩的评论和我认为更好的补充:


林玫phoenix:在美国你用中文报道新闻,你说能有多少市场?美国电视台的新闻编采起薪就差不多15-20万,主播更高了,我们州地区ABC主播年薪都是几百万的。现在国内电视台职员待遇也很高,不需要封口费年薪就很可观,普通新闻一线记者年薪就20万以下,制片人都30-40万,总监一级都50-80万,象孟非一级的名主持就更高年薪200多万,还不包括自己出去代言

海云:薪水待遇天差地远,最主要还是对人的尊重。这些人其实在华人中很有影响力,就像我说的那个湾区我的文艺人朋友,工程师朋友很想认识她,可谁都没想到她生活那么辛苦,这种反差令人叹息,所以,我听了就告诉他们我要发出我的声音,哪怕很小声,哪怕没有用,我要说出我心里的痛惜!

融融:美国的作家也很可怜的,除了畅销书或者得奖,很多人靠写专栏来养文学的。想靠文学作品谋生在哪里都一样,十分困难。

海外作家业余写作的也很多,业余有业余的特色,大概只有张翎比较出色。她说,被转为影视作品之前,出版的小说没有赚过钱。

海云:我也觉得业余有业余的特色。文学创作本身就是在一种生活的积累基础上加以创造的东西,职业写作为了写而写,反而不如作为一种爱好,因为热情和喜爱而写更感人。

纽约站:很羡慕那些英语流利的华人,有一份令人尊敬的工作,足以过上体面并有尊严的生活.你说的湾区朋友的际遇,虽然令人觉得心酸,但有一份全工,又能做几份半工,至少也算幸运.而在我的身边,我发现有不少的文化人过着屈辱的生活,连份象样的工作也没有.就像我一样,以自己小学生的英语水平,要找份自己喜爱的兼职的工作也不易,更不论去谋求什么有尊严的工作了.虽然自己算不上文化人,但从这个侧面去探研,你说的电视工作人员,也显得是幸运了?你关注中国文化人在美囯的生存环境,我代那此生活在底层的文化人向你说声感谢!
海云:是的,当人的尊严都谈不上的时候,谈何精神领域的创造?所以,我呼吁为了这些生活在国外的文艺人谋取一份尊敬和合理的收入。

雨林: 也许这样的待遇,不仅只发生在海外的华人从事中文文艺业界人员中。 Harry Potter 的作者 JK Rowling,在出名前的境遇也让人嘘吁不已。 谢谢海云写下这样沉重的话题。 有些社会问题也许长久找不到答案和途径。

但是, 我们在体悟, 在思考, 在设法。

HenrySong:商业社会,就是如此,市场决定一切。

二十多年前,我结识了一批画家朋友,在国内都是响当当的大牌,在洛杉矶能街头画头像挣点钱已是不错了。当然,也有其实本事不怎么样,可却很会经营的聪明人,消尖了脑袋转身向国内“发展”,自诩个著名留美华人画家的头衔,蒙国内人挣钱。那时候沾点洋气在国内还是很有市场的。搞纯艺术在商业社会是很难生存的。中国日益向商业社会发展,纯艺术一定会面临同样的困境。

为中国人公司打工,人家就是欺负你英文不好,别无出路。这是所有中国人公司的共同点。我很痛恨那些专门欺负中国人的中国人,可那些中国人,不欺负自己同胞,又有什么别的本事呢?你让他去欺负老美,他敢么?

我对我所有在中国人公司上班的朋友的建议就是,每天记帐,把所有工作加班加点的时间全纪录下来,最后找机会和老伴算总账。告他违反劳工法,看他还以后再继续欺负中国人。

作者:13579aaa 留言时间:2012-03-04 02:31:47
美国是个市场化发展到极致的国家。在这个国家,一切服务以社会需求来调节。所以,呼吁为从事中文文艺的工作者提高待遇,是不切实际的,原因是中文受众太小,或者说社会需求太小。如果美国有5000万到一亿华人,美国中文电视台主持人待遇一定会高。目前情况,实际美国中文电视根本没啥存在的必要,因为想看中文电视的可以直接收看国内电视节目,内容既丰富,质量也高。延伸一步说,中国文艺工作者根本不适合移民海外,失去了国内读者和观众这个土壤,就算你技艺再优秀,有什么用呢?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2-03-04 04:38:32
13579aaa说的是严酷的现实,不得不同意。
博主说的“伸手援助”的事,好像有些个难为了其他华人。
如何帮助呢?捐款?成立基金会?帮一个艺人,还是帮所有有困难的艺人?




作者:mayl 留言时间:2012-03-04 08:12:41
作自己擅长的专业难以维持生计,就只能兼职另谋出路了,比方说,开个店,做点生意?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2-03-04 08:20:22
最好的帮助就是帮他们拉广告。而广告的多少和价位又取决于收视率。收视率的问题只有他们自己才能解决,从策划到主持。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2-03-04 11:03:25
学学蒋大为吧。人家有加拿大国籍,在中国发展。今年春晚还见到他的身影,尽管岁月已不饶人,嗓音变哑。但至少这是一个信号,说明大陆政府敞开着门,有能力的文艺人士应该到中国去发展,那儿有资金,有观众,有市场。前几天看了一场电视音乐会,出场的全是八十年代中国第一次青年歌唱比赛获奖者,几乎清一色的外国国籍,几乎一致的在中国寻求商机。

常常看美国影视,华人中出现的以女性据多,而且确实以 Chink 眼据多。所以中国的文艺人啊,如果是女性,有着(或手术)Chink 眼,尚可考虑在此地发展,其余就歇歇吧。文艺界能有龚雪的定性,嫁鸡随鸡的又有几位?

还有一位当初当学生时敬重的关贵敏,一曲“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让多少人如痴如醉。可惜八十年初得了肝硬化,后来选择“神韵”,期望大师帮助治疗,年前听说病逝,至今秘不发丧。如果关贵敏留在中国,情况一定不会如此。

咱万维上也有几位曾经的文艺人,多以记者或其它文字为生。在这嘎哒,当西文记者没门,也只有与几个当地中文小报小刊小坛拉拉关系,弄点耸人听闻吸引当地华人眼球的,或许是其生活的主要来源。

中国文艺人们,如果耐不住寂寞,还是尽快向中国发展吧。




作者:xu3331 留言时间:2012-03-04 12:09:28
...... 很容易被自己的同胞拿一把 ......

的确。本人经验,在海外倒是老外能敬重你,同胞却乘机 --- 拿一把。

这个世界,中国人也许太多,互相争斗、尔虞我诈。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12-03-04 12:21:28
我见过不少美国文艺人也在生存线上挣扎的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有的路都是自己选的,也不必怨天尤人。

 
予微的头像
 #

赞同木桐。

 
海云的头像
 #

这里面有些人为的因素的。我也是看到这些因素想为他们鸣不平的。

 
雨林的头像
 #

这样的呼吁,也能帮助 工程师, 商人,医生,律师以及政府官员等等, 都意识到,不能直接创造财富的人文事业, 对人类社会的贡献,与科学技术是同样, 甚至是更重要的。 

“理想社会应该是政府来调节市场和纯文艺,保证真正有天才的文艺人能尽兴发挥”。

 

 

 

 
海云的头像
 #

理想的社会肯定是有距离的。

 
红花的头像
 #

海云,我是一个要么不说,要说就说自己观点和感想的人。好,你没趴下,而且用另一篇来解释了初衷,我很赞赏。

对于人生的价值,对于理想,对于成功,对于物质、名誉、利益,怎么看?我想,是每一个人自己在追求不懈的事。

你的反省是对的。如果这样一个话题出来,有争议是理所应当的。我只是说了我的看法,不中听,但是是我的直觉感受。

我不拐弯。尤其对你,因为你是一个有影响的人。

如果谈论这样的话题,拿出来讨论,很好。你把自己的那段感受加进去,真的让我感觉到,自己捧着金饭碗,旁观着那些找饭碗的人说:幸亏我没有像你们那样,做文艺人一条道走到黑。。。我可是衣食不愁。

 

如果你是顺境,那么就感谢主的恩典,不必要去对比,尤其是和还在挣扎和爬坡的人对比。

 

虚怀若谷,是永远的做人品德。我不是说海云你没有这样的品德,但是在这篇,我还真没有看出来。

 

不过,你的这篇,你说到“心痛”“腰痛”,我算你说清楚了。没什么了。

 

当然,你拿那些正面支持的例子来表明你说清楚了,可是,我也知道,许多人是没真正明白你要表达的意思的。比如我。

 

呵呵,我这个人有些认死理,感谢海云当作了“棉花糖砖”。友谊不变,讨论继续!

 

 

 

 

 

 
海云的头像
 #

红花,如果你没弄明白我写的文字,问一声,我可以解释一下,很容易的事,就像你有时候有问题给我一个电话,很容易谈开的,可是你写在我的文学城文章后面的评论,评的不仅是我的文字,而是我的人,我便也只好特地写一篇文章来解释清楚。如果解释也被说成是虚怀不若谷,我真的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了。

也许就什么都不说了!论断别人很容易的,我还是不作论断了。

谢谢你直言,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请你原谅!

当然,还是姐妹和朋友。

海云

 
周小哭的头像
 #

在万维的博客我没评,但是我当时也是一肚子想法。,我总是想,如果想在美国生活,并且还想过得好一点,一定要过语言关,过不了,就不能要求太多了。其实我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我自己就正在面临着类似的局面。不管在国内有多少风光和可能,那都是过去,如果选择了放弃国内生存的环境,那就要想办法适应新环境。如果适应不了,那就回国。总之,这样选择带来的结果,是个人必须要面对和承受的。并且,选择了留在美国,失去了国内的一些“好处”,那肯定是有所补偿才会有这种选择的,比如,空气、食品、社会环境、制度体制、孩子的教育环境等等......大家简直一边倒地不支持海云的提议,因为这不是一个关于哪一个人的“情感”方面的话题,其实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并非仅仅是他们的专业,其实还有很多的专业。可能最主要的是,他们并非真正受到了什么不公正待遇,也没有发生什么一时的灾难和危机。只是他们的专业挣不到大钱而已。

我想对人而言,不论是海云,还是文中的朋友,大家都抱有善意的;但是对事儿,就肯定会有不同的看法了。

不论怎样,海云这颗善良的心,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海云的头像
 #

谢谢你的补充。万维的评论也不少,有点岔开了主题,不过,没有一条是针对我的。文学城不同,因为那里有人质疑作者的用心,引起两位我在加州认识的人说我在炫耀自己的好来衬托穷文艺人的不好,这于我想为文艺人争取权益的初衷完全风马牛。所以,我才写了这篇。

总之,这是桩不大不小的事情,没有多大的关系,弄不清楚的,我试图说明了,希望说清楚了,如果还是不清楚,或者一定要那么理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你的评论应该算是另一个话题,如何适应美国和克服心理上两种文化和国情造成的冲击,有机会,我们都可以谈谈这个话题。

 

 
幸福剧团的头像
 #

这话说得实在,又理。

 
红花的头像
 #

海云,如果你仔细读我的那段评论,我是说:我读了几遍,本来不想说话的,但是后来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觉得对于那篇文章,我是理解了的。我还专门把你的话引用了出来。

 

我们是好朋友,彼次欣赏和支持。这个,到今天为止,我都没有改变。

我们经常在电话中交流,文学、思想。。各方面,我还学会了你教我的南京盐水鸭,而且我还记得,你临走的时候,亲自到我家送我盐水鸭。

友谊不变!

只不过,读你的那篇文章时,我更愿意自己是一名读者。我用我的解读方式表达我的看法和意见。

我知道,你要表达的不是这样的意思,但是,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也许你有疏忽,就造成了这样的局面。反面的声音也是一种中肯意见和支持。

 

不好意思,今天对于你来说真不顺利,吃了罚单,而且红花也有些不识趣。。哈哈,没事儿,畅所欲言嘛。 

你写你的,我表达我的,不冲突。

好在今天马上就要过去。可不,在东部已经是星期一了。祝你有一个好梦。

 
海云的头像
 #

红花,我已经开始忘记,你也别太在意了,这件事没有什么。

如果你是文学城中的一位普通读者,那样评,我可能也就一笑置之。这几年网上写作练得最多的就是承受力。多写了一篇文章最主要还是因为开始觉得受伤是因为以为你对我的了解(如你所说我这次硅谷三次落泪两次你都在侧),觉得你不应该不明白我写的意思,以至于对我的为人作出那么大的误差评判......

过去了,又是一天。旧事已过,一切都是新的了。

谢谢你提醒我反省自己,完善自己,让我们相互督促,做一个更好的写者。

 
红花的头像
 #

海云,无论我是普通读者,还是你的朋友读者,我都可以表达我的见解。对吧。

我理解你的意思,但是我只能提醒你,你的文章Pass给读者的,意义是模糊的,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而我,正好是反对的声音。

你后面又有一个解释补充的文章,这就更说明了你第一篇文章没有表达出来你的意思,要不然,何必“亡羊补牢”呢?

 

海云,我很喜欢你,你是我的朋友。我们有共同的信仰,又都爱好文学写作。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和自己,有的时候写字写多了,就无形中会表现出一种优越感。也许自己不是那个意思,但是有人就不这么认为。

 

记得最近,我和一个朋友在一起比较哪个皮包好,当然都是名牌啦,说着说着,就毫不掩饰地说:“那个包不上档次,你的眼光不会那么浅吧。” 说者无心,但是身边就有朋友不插话。过后我很后悔,因为她正在为房租发愁。而且,我忘记了我刚到美国时,在K-Mart时,连10块钱的皮包都舍不得买的窘境。

 

在湾区,在美国,在世界各地,许多人买不起房子。我们来的早的人,算是赶上了美国经济的好机会,所以买了低价房,又增值了许多,有了Equity的资本。别人买不起房的人多的事。如果你要真同情,倒是想办法捐助失学儿童。。。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你说她们在为贷款发愁。我过去是做贷款的,难道你认为银行是有意怠慢他们不给他们批Loan? 杞人忧天,你的好心不但没有帮对地方,而且又把自己的“沾沾自喜”表露无遗,这让我很刺目。

 

我知道,你是一个谦卑的人,也是一个有思想的人,但是从那篇的文字上,我还真的就嗅觉到了优越感。

 

还有,你这篇文章只链接了那些支持者的声音,是想说明什么呢? 是想说明这些人读懂了你,而那些持不同意见的人是曲解了你的原文意思?

那我只能说,你只想听好听的声音。当然,我也喜欢听赞美和支持的声音。但是,仔细听一听,读一读那些持不同观点的声音,也许更有助于你下一次不被读者曲解。

 

海云,我不认为我伤害了你,我只认为我太直接了。但是,这是我的个性,希望你饱含。而且,说不定明天我会打电话问你无锡排骨到底怎么做啊?希望你还能心平气和地告诉我做这样麻烦的排骨的秘诀。

 

主内平安。你是我的好姐妹。

 

红花。

 
海云的头像
 #

红花,我说了一件事物一篇文章,每个人的解读都会不同,你看文轩这里的读者的解读基本上都能理解我的初衷。你说我引用的都是正面的评论,你错了!我引用的是所有海外文轩的评论,除了融融和暗香说“只有一个海云”没用,我不想把别人赞扬我个人的评论包括在里面。除了文轩的评论,我引用了万维读者网在我写那篇文章时的所有的评论(除了有关法轮功的评论没包含,现在你过去看,可以看到更多的评论)这里是万维读者网我这篇文章的链接:在美国的生存线上挣扎的中国文艺人。 后续文因为是从文学成引起的,所以没有用文学城的评论,因为都在那里。好了,别耍女人的小心眼了!一直说你大西北来的,直爽。

关于包包还是贷款,那可都是你说的,我很少会那么做。正如你好几次打电话给我,我在上班,你说跟朋友在星巴克喝咖啡,我从来没觉得你故意烧包,或者说你有优越感呀。今天还有朋友打电话给我,评论你的激动的态度,她说“海云你沾沾自喜”那句话读得笑死我了,觉得你挺幽默的,要我也说我心中窃喜。“,这个人也在湾区,你也认识。同样的句子,她觉得我幽默,你觉得我优越。我只能说不同的人不同的解读。

朵朵妈已把我写这篇文章最初的成因解释了,如果你仍坚持说我优越感,我也没办法,是不是?别气了,想想你喝咖啡我上班也没说你有优越感,是不是?:)

公正的善意的批评我乐意听的。随时欢迎你给我打电话,我是不会为这点小事生气的。

来,hug一下,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红花的头像
 #

呵呵, 有人告诉你我很激动,她还真说对了。不然,我也不可能对海云这样直抒胸臆。我就是一个感情外露的人。 不过,我真的想提醒你和我,当人有了一点知名度,或者说当我们写文字随手就落笔的时候,真得在写之前想一想:这样写出来,会是怎样的效果?

当然,真性情的表达,还是不变的。

我很少激动。 但是,我一激动也是非写不可的人。对你,就不客气了,都老朋友了嘛。 你也不是小气之人。扔一块砖给你,你当棉花糖接住,当炸弹接住,是你的事情。而对我,是为了你今后的进步。

我也Hug你一下。哈啊,咱俩合抱,可是“合肥”了。晚安。

 
予微的头像
 #

欣赏红花和海云的率真!一片文章出来,肯定读的人都会有不同的感受。红花是真的挚友,感觉到了危机,就提出来。

海云有悲天悯人的心,一向都直爽表达自己。只是最近比较出名,自然要开始小心谨慎。

都是银网中的金苹果!

大家能畅所欲言,文轩才能兴旺。

 
海云的头像
 #

谢谢予微,这也是个很好的提醒。出不出名见仁见智,对我也无关痛痒,可只要不被当作壮猪宰了就好!:)

 
henrysong的头像
 #

我觉得我的老乡红花有些误读海云了。海云确实是对那些在美国从事文艺的国人的待遇有所不平才发了那篇博文。而且海云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而更多是打抱不平。

对这种事情,我觉得帮助是很难的。帮得一人,能帮所有人吗?美国是个商业社会,市场调节靠的是供求。美国就那么些华人,市场就那么大,供求决定了在华人圈子里混,成不了大气候,当然,还得承受华人老板欺压华人的事实。追求理想固然可贵,但人毕竟要吃饱了饭才能想到精神层次的追求的。想要立足美国,生活过得好些,就必须面对现实。大家来到美国,想必绝大多数人是自己的选择,既然选择了,就要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很多中国人来到美国很多年了,还不会讲英文,结果只能在中国人的圈子里混。既然你自己不能加强自身的能力,开阔自己活动的空间,掌握更多求生的本领,最后不能得到你自己期望的更好的生活,也就不能怨天尤人了。美国总体还是比较公平的社会,只要自己有本事,总是会机会成功的,不似在中国,要靠后台,靠关系。说到底,关键还是靠自己努力。只有自己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靠别人永远是行不通的。

 
海云的头像
 #

谢谢理解。

 
阿朵的头像
 #

没想到这m一篇博文,引起这m多的反响,我也来说说我的看法。

海云在加州时,的确跟我说过,你周围的人那m多工程师,能不能帮助一下受人爱戴的文化人?海云说这话是有感而发,因为通过接触,她了解到有些文艺人的辛苦,奔波,从事着自己喜欢的专业,一个小时才10美元,收入和付出不成比例,她很心痛,我看到海云自掏腰包,买了gift card给她的艺人朋友。。。。。我想海云是个感性的人,又是一个有话就说的人,所以她的初衷是因为感慨,因为爱护,想用她的笔发出一点声音。这点是肯定的,无容置疑的。

不过,为什么会得到不同的解读和感受?我想,海云可以从中得到启发的. 因为你是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大家都你说写的,所说的要求就更加严格,对你语气,用词的要求就比其他人更高。有些用词,你可能是无意识的,对于一般人,也就没什么,但是对你,就不一样了,这点希望海云能理解。

谁都不是完人,谁处理问题都有不同的方式,只要大家都敞开心扉,接纳对方,虚怀若谷,把自己的不同观点说出来,反而会增加大家彼此的理解和了解,还是好姐妹,不是吗?

 
海云的头像
 #

这点争论没什么的,当年在万维,对小说《冰雹》的争论要比这多多了,要知道同样一件事情,不同的人眼里会有不同的解读。就比如小说里男人的出轨, 每个人的看法都不一样,我原来写的时候觉的铁板钉钉的事儿吗,可是读了大家的评论你能看到,每个人的见解都是跟他自身的经历有关,而我们每个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也有差距,不可能要求所有的人都同意你的看法。

龙应台说过一句话:这个世上,当有一半人赞扬我的同时,肯定有一半在在诋毁我。

所以,平常心看争论和异议。说清楚我们就问心无愧,不理解也不能强求的。求大同存小异就很不错了。

 

 
融融的头像
 #

外出回来,看到在那么多的跟贴,也说几句。海云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那是一个伪问题。不是依靠你的呼吁能够解决的。或者说,是不可能解决的。谁读经济学,请出来解释一下吧!

海云目前有能力和爱心给移二代发稿费,可算奇迹。如果你要解决你所呼吁的问题,把你的全部工资拿出来都解决不了。所以,我说,只有一个海云。

那么为什么有人要误解你呢?因为你提了一个伪问题,一个超过你的能力也越出社会能力的问题。

 
海云的头像
 #

是的,融融说得对,今晚刚与两位文轩的文友探讨这个问题,他们也是说没有解决的办法,所以我提出来不会有多少的效果,只会引起争议。

 
西伶的头像
 #

看到这里,我能理解两个女人的心思,虽然我很“小”,但是我懂事早!哈哈哈。

看到你们能够在这里直抒胸臆,而不是底下打个电话互相争执,看得出你们都是坦荡的人!仅这一点,就值得人竖起大拇指!

 
幸福剧团的头像
 #

你的原文在哪里呢?

政府和社区为什么不能协调拿出些税收来支持多元文化呢?

对于文艺工作者,要扶持和支持的,毕竟精神财富最终才是人类留得下的东西,经济越发展,也需要精神上的审美。

欧洲这边相对好些,至少我认识的音乐作曲家,可是安心下来谱曲,业余时间去学校教育少年儿童,不错,协会每个月有固定的

津贴维持温饱。有演出和访问就有可观的收入。

 
再想想的头像
 #

"这几年网上写作练得最多的就是承受力"

我很喜欢这句话。我是个喜欢躲在角落的人,觉得安全。不过可以想象得到那么多注意力是财富也是挑战,现在的有很多公司或研究机构想破头皮要知道别人怎么看,所以survey满天飞。你就不用费这个劲了,好事。同时人是主观的人,同一件事一万个人就有一万个看法。

 
我们不怎么认识,不过文如其人,我相信你的为人和初衷。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