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鱼池里的故事

 (一)


我家后院有个鱼池,里面养了十几条锦鲤。每天清晨走到鱼池边喂鱼,是我的一大乐趣。


鱼池位置于起居室的窗下,是一位日本园林高手在二十多年前为我们设计建造的。当时建造这个鱼池时,那位日本园林师搬来几十块不起眼的石头,把它们随意放置在鱼池坑的周围。多年之后,我迈入暮年,闲暇时经常在后院散步,才逐渐发觉这个静静地躺在后院一角落的鱼池,竟然是如此的雅致、静谧、安详。鱼池周围的每一块石头,好像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设计而放置下去的,看上去非常自然,它们仿佛是大自然用她那神功鬼斧之手创造的天生产物。这些大小型状不同的石头,与池水里沉潜自如、悠然自在的锦鲤,以及内子在鱼池旁边种的多种植物,构成了一幅动与静的美妙画面,影射出那位日本园林师的高雅意境。


鱼池吸引了许多天然野生动物,在众多来访者之中,我特别喜欢一对红蜻蜓。因为蜻蜓生性爱水,鱼池为这对红蜻蜓在长年甘旱的后山坡上提供了一个憩息的乐园,它们时而贴在鱼池的水面上盘旋,时而伸展它们轻薄透明的翅膀,展示像直升飞机一样可以停止在空中的绝技功能。最令我愉悦的是看到这对红蜻蜓一动也不动地站立在鱼池边的植物叶的顶尖,它们的翅膀在阳光下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彩,挺立的身躯显得格外轻盈俏丽。



日本园林师在鱼池的南角落修筑了两个阶梯,让从过滤器里循环出来的水自上而下顺势流回到魚池里。这两个流水阶梯成了许多野生鸟定期沐浴的“贵妃池”,让我偷窥到许多漂亮的小鸟贵妃出浴的场景,这其中有身披靓丽艳蓝色羽衣的蓝松鸦,有叽叽喳喳唱个不停的黄雀,还有曾经被毛泽东误例为“四害”之一,在中国遭受到灭顶之灾的麻雀。


(二)


在后院养鱼不是一帆风顺。鱼池建造工程完成之后,我与内子迫不及待地跑去离家不远的一家鱼店,以十美元三条的便宜价格,买了十几条小锦鲤鱼苗,把这些五颜六色活蹦乱跳的小锦鲤鱼苗放进它们的新居。之后,我们日复一日,翘首以待小锦鲤快快长大。


在我们精心喂养呵护下,两年之后这十几条锦鲤鱼苗已经“长大成人”了。正当我们每天乐津津地观赏这些日趋活跃、艳丽的锦鲤时,一场不幸的灾难,毫无预警地将临于鱼池。有一天,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只巨大的白鹤,她有一双细长的腿与一个长长的嘴巴。她趁我们不留意,飞入鱼池里饱餐了一顿,待我发现时,五条可怜的锦鲤已被她吞入肚内。


这是一只非常饥饿的鹤,五条锦鲤似乎並没有满足她的食欲,尽管她被我的吼叫声吓跑了,却并没有远离她的“犯罪现场”,她停留在对面山坡上的一邻家房顶,从那儿虎视眈眈地遥望着我的后院,伺机再次扫荡鱼池。


我与她隔着山谷遙遙对阵了两个小时后略感疲惫,便回屋休息了。不多时,从鱼池那儿传来一阵嘈乱的卟嗵卟嗵搅水声,我跑出门外,看到大白鹤站立在鱼池里,细长双腿仍有一部份露出四英尺深的鱼池水面,正在尽兴地低头攫取呑食她的猎物。看到手无寸铁的我朝魚池奔来,她不慌不忙地咬住一只红色锦鲤的腰部,张开她那巨大的白色翅膀,慢悠悠地腾空而去。留下在地面上惊悚不堪的我,眼睁睁地仰头望着那条靓丽的红锦鲤扭动着身躯,在大白鹤的长嘴巴叼咬下,无力地在空中挣扎……


侥幸没有被大白鹤吃掉的几条锦鲤,霎时失去了这么多朝夕相处的同伴,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在空荡荡的鱼池里惊恐万状,四处躲藏。它们最终没有逃脱劫运。在四个月后的一个漆黑夜晚,一只浣熊悄悄潜入鱼池,尽情地美餐了一顿,把残留在鱼池里的锦鲤抄斩灭门,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三)


经历了两次“鱼池浩劫”之后,内子与我悟出了一个道理,在这野生动物出没无常的后院山坡上养鱼,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大白鹤、负鼠、土狼、蛇、山鹰,这些山坡上的“原住民”或过路客,会随时光顾我们的小小鱼池,猎取毫无招架之力的锦鲤鱼的性命。


正当我们守着空荡荡的鱼池束手无策之时,一位内子学生的妈妈带来一只白色的小狗。她说这是一只无家可归的狗,流浪到她的家门口乞讨食物,因为她家已经养了一只狗,无法收留这只流浪狗,所以把她带来我们家。


这是一只刚出生几个月的Samoyed小母狗,她的家族发源于俄罗斯西伯利亚,有着一双可爱的大眼睛和一只非常漂亮的长尾巴。她天生丽质,毛发雪白柔软,内子与我看到她一见钟情,立即收留下她,为她取名Snowy,中文译名“雪儿”。


自从家里增添了雪儿这个新成员之后,山坡野地里的“原住民”不再敢大摇大摆地入侵后院了。于是我们又重新买了十几条小锦鲤鱼苗,荒凉空旷的鱼池因而恢复了生机。雪儿是一只非常机智的“保安”,十几年来,每当有敌情时,她会不停的叫喊,直到企图侵入后院的野生动物离开才罢休。她曾经在渔池附近捕捉到好几只浣熊与负鼠,立下了辉煌战功。在雪儿的守护下,鱼池里的锦鲤平安无虑地生活了十多年,原本小小的鱼苗现在都长的很大了。


(四)


养好锦鲤鱼,需要保持鱼池里水的清洁。日本园林师在设计建造鱼池时,在池的底部建造了一个排水管道。我们每个月用马达把鱼池水从这个排水管道抽出一部分来,这些抽出的脏水並没有浪费掉,而是被引导到后院山坡,用来灌溉山坡上的植物。


除了定期在鱼池抽水换水之外,我们每年还要对鱼池做一次“大扫除”:把锦鲤从鱼池里捞出,暂时存放在一个临时搭起的水池里,然后把鱼池的水抽干,用高压水龙头把积澱在鱼池底部的汙泥清除干净。


前不久,我们请李师傅来“大扫除”。李师傅来自沈阳,是位鱼池维修高手。他不仅仅把鱼池清理的干干净净,还为我们换了新的鱼池抽水马达,並且把鱼池的过滤器也打开清理。

(五)


李师傅清理鱼池后的第三天,吃完早餐,我拿着鱼食,像往常一样坐在鱼池边的一个石凳上喂鱼。过去充满了污泥浊水的“黑龙潭”,现在变成了清澈见底的“青龙潭”,长期积澱在鱼池里的一层厚厚黑汚泥,被李师傅的高压水枪清除之后,把鱼池底的水泥本色祼露出来,十几条五颜六色的锦鲤在清清的水里翩翩地扭动着娉袅身躯,摇摆着轻薄透明的尾巴,构画出一幅令人赏心悦目的场景。


正当我沉醉在眼前这一美景时,突然注意到锦鲤的游速开始加快起来。一开始我还误以为这是鱼儿们因为池水变得淸澈而欣喜雀跃的一种表现,但当它们越游越快地相互追逐,游到鱼池的两头快速转弯时,甚至跳出了水面,我才意识到这是一个不寻常的举动,原本宁静的鱼池一时间变得骚动不安起来。


锦鲤鱼们一反常态的燥乱骚动,把平时与他们相处融洽的雪儿也吸引过来。当看到锦鲤跳出水面,雪儿本能地竖起她那机警的双耳,前爪踏进水池里的一个台阶,做出了即将捕捉猎物的准备动作。尽管我再三手忙脚乱地告诉雪儿不要干涉锦鲤鱼的“自由”,但她无视我的劝说,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鱼池里的动态,随时准备着,为了鱼池的“维稳”而采取果断行动。


鱼池里的骚动继续升温,鱼儿们跳出水面再跌落下去的水花到处飞溅。雪儿在鱼池周围像巡警似的来回走动,几次差点跳进水里抓捕这些“聚众滋事”不安分守已的锦鲤,而我在一旁生怕雪儿做出“仇者快,亲者恨”的举动,数次力阻雪儿,让她不要多管闲事,轻举妄动。


这紧张的局面僵持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内子从屋内向我喊话,提醒我,去修车厂的时间到了,因为我们最近接到汽车制造商的通知,说是我们汽车的油箱原设计有瑕疵,需要送回修车厂改造。


在去修车厂的路上,看着我仍然心系鱼池、心神不定的样子,内子开玩笑地说:“我给你打个100元的赌吧。我保证雪儿抓不到鱼。那些鱼游的那么快,雪儿怎么会抓到它们呢?”


(六)


二个小时之后,我们从修车厂回来。一进家门,我便迫不及待地冲去后院。果然不出我所料,一条硕大的黄锦鲤躺在离鱼池三米远的地上,我一眼就认出,这是一条我们养了二十多年,个头最大的一只锦鲤。不晓得她躺在这水泥地上有多久了,她的两个鱼鳃轻微地呼吸着,几乎没有了气息,她的尾部有一大块伤痕,地上有一滩血迹。看到我走过来,她无助地看着我,双眼似乎流下痛苦的泪水。我用颤抖的双手,把她从地上轻轻托起,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回到鱼池中。一进入水中,她深呼了几口气,缓慢地加入了其它锦鲤的行列中。


这时我紧绷的心才松弛下来,猜测这一定是雪儿闯的祸,便在后院四处寻找她,想狠狠地教训她一顿。


也许被刚才这条在地面上乱蹦乱跳、垂死挣扎的黄锦鲤吓坏了,也许雪儿的本能使她意识到她的“维稳”行为侵犯了她守护多年的锦鲤的权益,伤害了主人的宠物,她自知闯了大祸,悄悄地躲藏在院子里的一处枞树下,低着头蜷伏在地上,两只耳朵耷拉下来。看着她那一副天真无知的可怜相,我心中的怒火一下子息减了大半,原本涌上心头责骂她的一大串话,只发泄了一两句便都烟消云散了。


我走回到鱼池边,想再看一眼那只受伤的黄锦鲤是否仍旧活着,这时我才注意到,鱼池的水面上漂浮着一层白色泡沫,这些泡沫越来越多,越来越浓厚,把水中的锦鲤遮掩起来,让我无法清楚地看见那条受伤的黄色锦鲤。我恍然大悟,锦鲤下卵了!


(七)



原来鱼池里一反常态的骚动,是锦鲤产卵之前的前奏曲。鱼儿们急速的游水动作、一蜂窝地相互追逐、腾空跃出水面,都是他们春情发作的一种表现,这些浮现在水面上的白色泡沫代表了几十万个鱼卵。我把这难得的壮观用手机拍摄下来,把照片贴到我的微信朋友圈上,即刻引起亲朋好友的兴趣,一时间众说纷纭:


有人怀疑:“从照片上看不像是鱼卵。这么多鱼卵,大鱼还不都给你吃光了啊。”


有人分析:“水干净了,环境舒适了,大鱼们高兴地放心产后代了,看来鱼妈妈在等着水干净了才肯产卵呢!”


有人担心:“这么多鱼卵,得能产多少小鱼啊,你们那鱼池该放不下了吧?”


有人建议:“放一些水草,鱼卵可在水草上生长,还要定时喂食,照日光保持水温,大约两周小鱼就会出现了。”


还有人建议:“把鱼卵捞到一个盆里,盆里放些水草或大片树叶,鱼卵会附在水草上。放到太阳下晒,过些天没准儿就会孵出来了。”


有人咛嘱:“一定要把大鱼隔开,不然它们会吃光这些鱼卵,过三天如果鱼卵变成白色,说明鱼卵没有受精,生不了小鱼,如果鱼卵成透明色或半透明,就能生下小鱼,鱼卵生下来应该是落在水底,或在水草上。如果真是鱼卵,很快就会生出小鱼儿的,三天以后每天都会有变化,一周就能看到眼睛和尾巴了。”


有人期待:“一定拍照下变小鱼和小鱼长大的过程!”


有人提醒:“有些鱼卵会让大鱼吃掉的。没被吃的自己就会长成小鱼了。”


有人庆贺:“恭喜! 生机勃勃。应该将大鱼捞出,免得吃掉鱼子,鱼儿们就平安成长了”


有人评论:“顺其自然吧 ,让鱼卵生出小鱼是上帝的事儿,你等着就行了。”


(八)


第二天清晨,我起了个大早,即刻跑去后院,想观察一下经过一昼夜的时间,那些白色鱼卵是否会有变化。当我走近鱼池边,不禁大吃一惊:昨日鱼池水面上那一层浓厚的白色泡沫,消失的无影无踪。十几条五颜六色的锦鲤,若无其事地漫游在清澈透底的池水中,仿佛什么事也未曾发生过。


我看见内子手里拿着一个水管,正在往鱼池里灌输新水,原来她已经把鱼池里的白色泡沫与肉眼可瞧见的鱼卵,全部清除掉了。我急问她为啥这么做,她淡淡地说:“咱们这小小的鱼池哪能容得下那么多鱼苗,你别太贪心了。”


看到大势已去,我想起了她那句开玩笑的打赌,说:“别忘记你还欠我100元呢。”


她不服输地答道:“也许那条黄锦鲤是自己跳出水外,並不是雪儿抓到的。”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Amoy的头像
 #

看常老写的鱼池的故事真过瘾。仿佛和您一起在池边驻足观赏一样。最后的结局我也觉得顺其自然的好,这个世界,还有我们不知道的这个万物生态,本来就有着自然的规律吧。顺祝常老夏安!让我们读到更多妙趣横生的好故事!

 
常约瑟的头像
 #

谢谢Amoy. 

 
一刀的头像
 #

很高兴读到常兄优美的鱼池故事,祝夏安!

 
常约瑟的头像
 #

谢谢蔡兄。 

 
司马冰的头像
 #

鱼池的故事,精彩。只是没看到鱼籽发育的结果,遗憾。

 
常约瑟的头像
 #

哈哈, 就如同我的老伴说的, 我不能"太贪心了“  谢谢来访。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欣赏这么优美和惊险的故事,好像亲历了一样,这日本园林师设计的鱼塘一定是你喜爱的,真是上天的赐予,可爱的游来游去的锦鲤鱼让人羡慕。

 
常约瑟的头像
 #

谢谢来访与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我们住加州时,也曾多次说要造一个锦鱼池,一直没能付诸行动,读了你的美文,心里痒痒的,回加州第一件事就是造鱼池,当然还得养一条好狗护鱼。

 
常约瑟的头像
 #

我这个鱼池深度4英尺, 你建鱼池时最好再深一点。  

 
芝麻开花的头像
 #

太精彩了!

 
予微的头像
 #

好紧张,还以为要地震了,还是大狗熊正要来。。。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