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闲聊《西厢记》和《莺莺传》

 

    文轩作家红叶的《红娘日记》,文笔诙谐幽默,颇有创意。把一个善良、机智的红娘活生生地展现在读者面前,引起了我重新翻阅西厢的兴趣。

      记得小时候听周璇唱的《拷红》:“夜深深,停了针绣,和小姐闲谈心。听说哥哥病久,我两背了夫人到西厢问候……”。这么多年了,还有印象。

以后读《西厢记》,虽然是张生和莺莺的故事,却把红娘当成了主角。让人记住的是莺莺的“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和那些经久不衰的诗词:“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等等。

 

                         图片取自网络

 

《红楼梦》第23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贾宝玉和林黛玉读《西厢记》的对话。欲说还羞、半真半假的场面,使人忍俊不禁,更加深了印象。我称之为“一对知心人、两个小冤家”。

唐代诗人里,因《莺莺传》(又名《会真记》)而成名的元稹(公元779--831)与白居易齐名,二人感情深厚,多有唱和,并称《元白》。研究元白诗的学者中,陈寅恪可能算是集大成者,所著《元白诗笺证稿》,在中山大学讲课时,一首“长恨歌”讲了近两个月。

《莺莺传》是元稹的自述之作,其篇末辩称:“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不妖其身,必妖于人。……时人多许张为善补过者。予常于朋会之中,往往及此意者,夫使知者不为,为之者不惑”。诿过于莺莺,致使人物形像前后矛盾,把一段温馨的故事变得来含混不堪。鲁迅先生评曰:篇末文过饰非,遂堕恶趣”( 《中国小说史略》 1973年版 65页。就故事而言,莺莺令人同情,张生负心使人生厌。 

元代王实甫的《西厢记》源于《莺莺传》,为传世名著,全书文笔优美,人物心理刻画细致入微,将一段历经曲折的才子佳人故事写得团圆美满,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而今来看:(外扮老夫人上开)“……老相公在日,曾许下老身之姪、郑尚书长子郑恒为妻。因俺孩儿父丧未满,未得成合”(《西厢记》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63年版 1页) 。在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如果不是张生出现,也就没有这份热闹了。 

整个故事,张生动情在先,无论吟诗或抚琴都是他在撩拨芳心。他让红娘带过纸条(可以理解为情书),表达爱慕之意(《红娘日记11》记录了一首藏头诗),却打动了莺莺。说到这里,情窦初开的MM们要多个心眼才行了。

而莺莺的诗,白纸黑字倒是成了证据。如果要对簿公堂,莺莺真是百口难辩。即使有红娘做旁证,恐也难说清。而《拷红》一段,红娘的申述不无道理,无论老夫人愿意与否,最后接受了她的意见,这也是唯一适当的选择。

以后的故事都非常熟悉了。郑恒虽有不妥,但不应触树身亡。王实甫写到这里,似乎太草率。有道是“演到无法,出个菩萨”。(夫人云)“俺不曾逼死他,我是他亲姑姑,他又无父母,我做主葬了者。”(《西厢记》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63年版 164页)。故事到了这份上,红白喜事一起办,似乎有点尴尬,王实甫只好麻麻杂杂过去了。

50年代著名女画家王叔晖画的连环画《西厢记》,通过画面准确地诠释了这部杰作,堪称连环画中的极品,令人爱不释手。当年有幸购得一白描本,仍然保存至今。                             

邮政部门在1983年发行了一套《西厢记》特种邮票,分为惊艳、听琴、佳期、长亭4枚,为王叔晖工笔重彩的作品。小小方寸之中,集中表现了故事中最精彩的情节,颇有收藏价值

 

 
     
元稹《离思五首》之三写到:“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成为千古名句,情真意切,感人肺腑,被誉为最好的情诗。

长江三峡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巫山在巫峡入口处,我们曾多次到过。巫山虽为小县,却是川东门户、旅游重镇。眼前店铺林立、商贾云集、游人如织。“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诗句随处可见。真是曾经沧海水,见过巫山云,一往情深的真情流露,还有什么可以与之相比呢?可是《莺莺传》中的薄情才子张生却与此诗成为鲜明对照       
    
我们游览了巫峡和神女溪,中午在江边一农家乐进餐。望着滔滔江水涌入狭窄的巫峡,进入长江三峡中最激动人心的一段里程。巫峡的秀丽风光和优美传说令人神往。巫山12峰虚无缥缈中的姿影,古代宋玉的《高唐赋》、《神女赋》给人以太多的联想。隔岸眺望,可看到飘渺的巫山云和秀丽的神女峰。如果你熟悉巫山神女的故事,再品味“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诗句,将是怎样的意境?

                                神女峰

 

 

唐代才女薛涛与著名诗人白居易、杜牧、刘禹锡等多有交往,并与元稹过从甚密,互有唱和,情意绵绵,甚至等了元稹一辈子。成都望江公园的薛涛井,是纪念当年薛涛汲水制“薛涛笺”(书写用纸)的地方,当地人一般都知道,但二人并未成为眷属。

                                 成都望江公园薛涛井

 

对于元稹的评价,主要是在诗词和文学造诣上。他有的诗写得非常好,如“连昌宫词”、“离诗五首”、以及入选《唐诗三百首》的“遣悲怀三首、“行宫等,描写细微,感情真挚,相当引人入胜。

《西厢记》与《莺莺传》毕竟有所不同,二者的历史地位和文学价值,学者自有评论。到各地旅行,游览风景名胜之时,如果辅以历史文化知识的介绍,将会加深印象,使人有不虚此行之感。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一刀的头像
 #

如诉家珍 引人入胜

 
明凤的头像
 #

历史文化与风景名胜互为因果,有一种不能割舍的渊源。谢谢刀侠!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以前只看过越剧西厢记。。。现在补上这一课。Smile

 
明凤的头像
 #

留言如同见面,谢谢杭州阿立,问好!

 
红叶的头像
 #

谢谢明凤跟读我的<<红娘日记>>,以及让我们欣赏到那些同历史名人有关的美好的风

景名胜。我把郑恒的结局改了改,让他骑马逃跑了,因为他还不是罪大恶极。美

化了一下张生的形象,在元稹的<莺莺传>>里张生是个始乱终弃的薄情人。张生的那

首藏头诗是我自己写的,如果能够打动情窦初开的MM们的心,那还真不错。Smile

 
明凤的头像
 #

谢谢红叶!红娘谦虚谨慎、做事认真,又有名人效应,真是够她忙的。

 
甘行尔的头像
 #

元稹始乱终弃,人俱骂之;设若元稹下第而回,会是什么下场?

 
明凤的头像
 #

谢谢甘行尔兄!没有发生的事情,只要符合逻辑,怎么设想都行。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