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西行杂记·西安城

   

                                                     西行杂记·西安城

 

           西安,我来了,不惊动一粒的尘埃。

         远远的望见一座方方的古城,灰色的外表很是内敛,那方正的体态与城楼的飞檐却依然显示出内心的威严。

         城墙外就是大片的麦田,并不茂盛的麦田里依稀的绿色在黄土里很是醒目,这是一季的耕种,是一年的保证,年复一年,是否与这座城一样古老?

        今天看来,这个地方并不富饶,看看那土地就知道了。但这里却是历史的重要选择,这一带的土地孕育的是我们的粗壮的根,这里是中原的心。

        可以想见的是,那时的这里比现在丰饶,林丰水美牛羊有群。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虽是俗语,却是很透彻的真理。欧洲的古城靠石头,用火山灰,我们的建筑号称土与木,几千年的文明就是土与木的支撑,就是土与木的文明。

         我说华夏文明是土木文明不是妄语,大家向那古建筑上一看就知道了。 眼前的西安城也是这样,土烧成青砖历经千年风雨依然不改模样,一个能把黄土锻造成这样刚强的人群还会畏惧什么艰难?

         那架在青砖之上的楼阁又是那样的华贵,这华贵就是用木头营造的,把平凡的木头加工成与青砖经历同样沧桑岁月的楼阁,是怎样的一种智慧与精准?

        不知具体是从何时开始,在一个人的内心,或者几个人的内心,有一种神秘的想法升起,相信树干的内心有神的力量,人活着的时候靠树木遮风挡雨树立威严,到生命结束的时候,也希望得到树木之神的护佑。

        于是,更加疯狂的砍伐树木,创造人类的墓葬奇迹,黄肠题凑。

        上有所好下有所学,不敢比肩可以稍次,等而下之,古树在需求里急剧减少。一种喜好普及的时候就会引起灾难,楼兰古国也是同样的追求,因国力有限无法支撑就被风沙所侵,只留下没有朽尽的木柱。

         几千年的文明演变就成眼前的黄土裸露,在远方就看到黄色的广袤的原野里有一座淡青灰色的古城,有些落寞有些孤寂有些无语。

         但这丝毫不影响我观赏西安的兴致,这个古城的风头在文化里是一支独秀,令每一个初次靠近的文明人都会收起浮躁,把真诚的感觉尽情释放,就像回到自己的家,洗去所有的铅华脱下秀作的外套。

        走在古城里,四下里打量,但却没注意到什么,因为我的内心尽在历史里徘徊了。这里的积淀太厚了,眼神一飘或许就是从周朝传过来的气息,稍一转动也许就感受到秦朝的严厉与霸气。

        我们一直自豪的历史里的辉煌的顶点都在这里上演,我们是什么民族?这个名子怎么来的,为什么是这个名子?汉唐,是每一个有这个国度传统文化基因的人都乐意经常提起的,即使飘在海外打拼的人也都在心里认可一个相同的文化之根,这根就是在这儿孕育发展形成的。

        当年的那些书生呢?读书的人从四面而来,骑马骑驴的徒步坐车的,还有的因为路途遥远家境清贫还半是乞讨半是打短工地一路过来,为的就是想一搏功名,或为己或为朝廷也有可能为民。这么多的人来,这么多的读书人来,碰撞出了多少的故事,也碰撞出很多的精彩。

         当然这都是隋唐时期的了,白居易初来被笑说居不易;李白呢,来了书生意气被发挥到极致,又走了;杜甫一生心系长安,却不不得不草庐西南。

        高兴时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失意时则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为奋起抗外辱而冒死兵谏也是在这里发动,这是很该重笔的一节。

       是的,这一座城很厚重,行走在街道上你不得不放缓你的脚步,放缓你的呼吸,你,只是一粒微尘,在重叠了那么长历史的这座城里,在浩瀚的文化长河里,你只能尽力去感受,你只能默默去体味。

        站在这里,就是站在了中国古代史的陈列馆里,从旧石器到新石器,从灭商而开新风的西周到秦的天下一统,从强盛西汉一路演变到隋唐,哪一步不是血雨腥风?哪一步不是荡陈变新向前跨越?

        丝绸之路使国人开始了解了世界,也使世界开始了解中国,“西罗马,东长安”,相互的影响可见一斑。

        行走在这里就是与历史走在一起,就是与为我们留下灿烂文化的智者文人走在一起,听他们或叙说或吟哦,感受他们的感受体会他们的体会。 这样一处所在,每个为自己民族文化感到自豪的人都要来走一走,到了这里就会穿越时空见到你最想见的历史人物,无论他彼时贵为天子,还是落魄书生,也无论他是孔武有力的将领还是勇于冒险的境外使者,他都会与你交流,只要你愿意,都可以。

        你还可以来一大碗羊肉泡,边吃边聊,或者你就买两个黄澄澄的柿子边吃边听。

        这样的所在,任你的思绪展翅任你的心灵放飞。

        我正在这样肆意的翱翔,眼前的大片的红与黄却惊醒了我,街上两旁服装店里的衣服不是大红就是中黄,很饱满很鲜艳,红的像火,黄的像阳光!东南方的城市都流行浅色系,浅灰浅绿浅紫,淡淡的轻柔的。这里呢,这么热烈这么奔放这么纯粹,很执着很彰显!

        为什么呢?许多信息来来回回的碰撞,我似乎有些明白了。

         正如江南的白墙黑瓦拱桥几点娇梅,这里是黄色的厚土一片苍茫,如果不配上纯粹的耀眼的色彩来上几句高亢的腔调,怕是被大面积的黄土色给淹没了。

          南方孕育清秀,北方崇尚大气磅礴,固然。

          我来了,不惊起一粒的微尘;我到了,是这里的一粒微尘;我走了,不惊动一粒的微尘。

  

 

                                                                                                                      一0年十月三十一日十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行走在这里就是与历史走在一起......我也喜欢西安。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我们的历史虽然坎坷但很绵长,我们的脚步虽然不太齐整但在向前……

 
予微的头像
 #

木桐把尘埃弥漫的古城,写得黄土厚重!

你来了又走了,一粒微尘,流浪天涯,落在互联网!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这座城太厚重了,我们的历史太厚重了。个体只能是一粒微尘了,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